贾珍扒灰贾蓉不以为然,反而用四个字替父亲开脱

《红楼梦》中最大的丑事,恐怕就要数贾珍扒灰了。这无论在任何年代,都是不能被人接受的。所以,当焦大因为遭到不公平待遇,而将此事当众爆出后,秦可卿立刻就病了。不久之后,就香消玉殒。

贾珍之妻尤氏,与秦可卿之夫贾蓉,无疑成了这件事中最大的受害者。所以,秦可卿病故之后,尤氏装病不出,连家事也不料理,逼的贾珍不得不请了王熙凤来帮忙。这是懦弱的尤氏的人生中,做出的唯一一次抵抗。

那么,贾蓉对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态度呢?曹雪芹写到了两个很值得我们细品的两个小细节。第一个细节,是在焦大当众骂“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哪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时,“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装作听不见。”

凤姐倒也罢了,这事儿一来不与她相干,二来她是一位女子;贾蓉却也是“遥遥的闻得”,“装作听不见”。贾蓉的这种表现,究竟是无奈,还是另有原因?亦或兼而有之?第六十三回,曹雪芹才给出了我们真正的答案,贾蓉对父亲扒灰这件事,不仅不以为然,反而用了四个字,来替父亲开脱。

当时,贾敬忽然宾天,正在皇陵为老太妃送葬的贾珍贾蓉父子,星夜赶回。在铁槛寺的贾敬灵前,稽颡泣血地痛哭了一场之后,贾珍命贾蓉回府去,料理停灵之事。这贾蓉,“巴不得一声儿”,立刻就飞马往家跑。为什么?因为此时,家中有他那两位年轻漂亮的姨娘在。

一见尤二姐和尤三姐,贾蓉就笑嘻嘻地出言戏弄,戏弄的尤二姐红了脸,一边骂着贾蓉,一边顺手就拿起一个云都来,搂头就打。贾蓉吓得抱着头滚到尤二姐怀里求饶。尤三姐又上来要撕贾蓉的嘴,贾蓉又忙跪在炕上求饶。接着,贾蓉又和尤二姐抢砂仁吃,尤二姐嚼了一嘴渣子,吐了贾蓉一脸,贾蓉全吃了。

简直是乱了套啊!连宁国府中的丫头们都看不下去了,道:“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她两个虽小,到底是以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贾蓉便撇下两位姨娘,搂着丫头叫:“我的心肝,你说的是,咱们馋她两个。”急的丫头慌忙推他,骂道:“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玩,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的那府里谁不知道?谁不背地里嚼舌根,说咱们这边乱账。”

宁国府里乱什么账?无非就是贾珍和秦可卿的事,贾珍、贾蓉和尤二姐、尤三姐的事。贾蓉的不以为然,在此时彻底表露出来:“各门各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有风流事……”

“脏唐臭汉”,这四个字就是贾蓉对父亲扒灰的态度。在古代最繁盛的两个朝代,尚且如此,“更何况咱们这宗人家”?我们都知道,在唐代发生了一件最著名的事,就是唐玄宗纳了儿子寿王李瑁的妻子杨玉环为妃。在贾蓉看来,皇帝家都有这样的事,咱们家发生这种事,又有什么奇怪的?

“脏唐臭汉”四个字不仅表露出贾蓉对贾珍扒灰这件事,并不介意,反而还在用这四个字,为父亲开脱。只不过,这究竟是贾蓉在父亲的强权之下而发生的心理变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们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