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赌钱,女人赌爱,在赌局中谁不是当局者迷仍愈陷愈深

说起赌场叠码仔,你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应该是在某台湾女星生了三个娃仍不肯结婚的男友身上吧?

他在澳门当叠码仔时于“刀口”上舐血的传言,与众女星层出不穷的绯闻,在塞班岛开设赌场、变成赌场大亨的不可描述的人生。

但是,还有一种叠码仔是白百何这样的。

她叫梅晓鸥,她痛恨赌博,却又阴差阳错进了赌场,以叠码仔作为事业,与赌徒们周旋,付出金钱与感情,收获一地狼藉。

叠码仔据说是中国澳门特有的职业,一方面给娱乐场(即赌场)招徕客户,越有钱越能赌越好,另一方面还能为不方便直接兑换筹码的客户兑换筹码,同时提供信用担保,用电影里黄觉扮演的史奇澜的话说“就是移动的人肉信用卡”。

梅晓鸥以这种既需要了解客户,与客户感性交流,拉关系,又需要理性分析客户,冷静决策,降低信用风险的职业谋生。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梅晓鸥没能清晰地分开水与火,必将融化其中。

6月14日,由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李少红执导、张叔平担任造型,汇聚了白百合、吴刚、李少红的御用男演员黄觉、耿乐、钱小豪、曾志伟、刘嘉玲、梁天、胡先煦、于小彤等卡司阵容的电影《妈阁是座城》正式上映。

妈阁即澳门。严歌苓笔下那“三更穷,五更富,清早开门进当铺”的东方拉斯维加斯。

作为影视圈里的作品改编大户,严歌苓曾与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陈冲、张艾嘉等知名导演多次合作,打造出了《梅兰芳》《金陵十三钗》《归来》《芳华》《天浴》《少女小渔》等文艺片和《当幸福来敲门》《铁梨花》《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等口碑好的电视剧。

此次的《妈阁是座城》是严歌苓与第五代女性导演李少红的首次合作。

善于描绘女性情感、揭示人性迷局的女作家并担任编剧,擅长女性题材创作的女导演,再加上历经风波后要从“小妞电影”里转型的“票房女王”白百合,另外,老戏骨吴刚的加持,这部电影怎么着也能及格吧?然而,上映首日票房惨淡,豆瓣评分5.6。

电影中,严歌苓和李少红共同将视角投向了女性的命运和情感,勾勒出了从澳门回归前夕至今这20年的时代变革大背景下,在赌场这个以男性为主的“战场”一隅,叠码仔的贪婪狰狞,房地产商的命运巨变,艺术青年的人生浮沉,赌徒们的沉沦堕落,以及白百合饰演的女主角梅晓鸥如何在赌场上谋生求爱,如何在妈阁这座由金钱和欲望堆砌起来的浮华城市中与“群狼”斗智斗勇、攻城略地、爱恨纠缠,去抓住一点温暖和希冀的故事。

时代洪流、命运起伏、权情角力、人性挣扎、爱欲纠葛……这样一个充满张力和戏剧性的故事,本可以是一部精彩的人性大片,却被叙事节奏、部分不合理的剧情以及女主角的表演所影响,整体看来平平无奇,缺乏激动人心的力量。

01

妈阁是座城,是座欲望之城,男人赌钱

男人们,来到妈阁瞬间变成赌徒一掷千金,巨富商贾眨眼间输光了身家,艺术名流谈笑间输掉了“底裤”。

女人,在妈阁也化身为赌徒,在机关算尽、逢场作戏的爱情赌局里感情用事,肝胆相照,一不小心输光了“筹码”。

无论是为钱,还是为情,红男绿女均深陷欲望深渊,不得解脱。

男人们,是金钱欲望的傀儡。女人们,是情感欲望的奴隶。不懂抽身,不会退出,沉沦在欲望之海。

有人在赌桌上杀红了眼,不见横财不撒手。有人在情场上随波逐流拎不清,最后满盘皆输。

有人赌财富,有人赌感情,有人赌江山,有人赌青春。谁又能笑话谁?谁又能嘲讽谁?

小赌徒卢晋桐(梅晓鸥的前夫)沉迷赌博,妻离子散。

大商人段凯文(梅晓鸥的客户)沉迷赌博,千金散尽,身陷囹圄。

艺术家史奇澜(梅晓鸥的客户)沉迷赌博,前程尽毁,远走天涯。

梅晓鸥看着他们滑向欲望的深渊倾家荡产,却仍头脑发热、深陷其中,赌上爱情,落得一场空。

赌博的最大魅力在于以小博大,给人获取“横财”的机会,但它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当赌徒们这种获得“横财”的梦想在赌桌上具有实现的可能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他们那喷薄而出的焦灼。也正是这样发横财的梦想让赌徒们忽视了那挥之不去的巨大风险。

在底牌翻开前,赌徒们的肾上腺素飙升。底牌翻开后,胜负立判,输赢落定。赢家松了一口气,欢呼雀跃;输家崩紧一根弦,慨叹运气不佳。如此循环。

对金钱的贪欲,对筹码的追逐,使得赌徒们前仆后继,赢家再接再厉,输家执戈再战,如飞蛾扑火般跳进欲望的无底深渊。

梅晓鸥没有直接参与赌博,但是她却是距离这深渊最近的人。

虽然目睹了无数人跌落深渊,万劫不复,她的内心要求自己一定不要踏进这深渊半步,但是她仍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她距离深渊太近了,深渊也在凝视着她,并将她带入欲望的黑洞,粉身碎骨。

02

妈阁是座城,是座欲望之城,女人赌爱

在妈阁,欲望驱动着赌徒们进入赌场。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梅晓鸥深谙此理,处处提防他人,但是却没有防住内心的深沉情感。

她不赌博,光赌爱,结果爱被欲望号街车碾得支离破碎。

当梅晓鸥身怀六甲时,嗜好赌博的前夫卢晋桐粉碎了她关于爱情的幻想。

她无依无靠后在老尚那里得到了安稳的港湾,却不得不进入自己痛恨的赌博世界,见证人世荒唐。

对于老尚这个人,想多说两句。不仅仅是因为扮演他的曾志伟一直都是油腻中带有痞气。

老尚是那种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看上了已婚的梅晓鸥,就勾引梅晓鸥的丈夫赌博,卢晋桐血管里的赌性被发酵起来,扩展到全身。梅晓鸥顺理成章地离开了他,老尚出现,佳人得抱。

后来老尚的私生子因赌博欠下巨债,老尚没有凭借其江湖地位勾销赌债,而是用全部身家偿还。这里似乎天理昭彰,因果报应。其实是导演在表达,面对赌博人人平等,无论如何都是输家。

而冷血的华仔虽“功成身就”,却最终横尸异国,亦即此理。十赌十输。没有人是欲望的赢家。

当梅晓鸥在赌场上游刃有余时,遇到了北京的地产大佬段凯文。俩人亦真亦假,暧昧丛生。

段凯文以赌博为目的,与梅晓鸥眉来眼去,骗得她的信任,为以后借钱赌博,赖账不还埋下伏笔。梅晓鸥却对段凯文从虚情假意变成了假戏真做,投入了感情,损失了金钱,万劫不复。

梅晓鸥将史奇澜带入赌场,眼睁睁看着他深陷赌局却无能为力。梅晓鸥愧疚自责,激发了近乎母爱式的情感,在史奇澜穷途末路之时,奋不顾身,倾囊相助。

殊不知,史奇澜对她只能共患难,不是双飞鸟。危机过后,想起发妻幼子、艺术人生,史奇澜最终离开。

梅晓鸥身在赌场却对爱情抱有执念,对赌徒抱有幻想。这样的赌博,一开始便错了。

赌博清晰明了,胜负即判。爱情之于赌博却更为复杂,不能以输赢论英雄。

梅晓鸥身处欲望之城,阅历丰富,却前有段凯文,后有史奇澜,连续受挫,究其原因,仍是赌徒心态。总是在想我这都ALL IN了,你那边也总得全押了吧。就连上司菲姐也怪她“感情用事”。

可见赌桌上的规矩,在爱情里并不适用。

妈阁是座城,是座欲望之城。

这城市由人的欲望堆砌出来,也将所有人裹挟,将他们带入沉沦的深渊。谁能战胜欲望,谁便是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