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希腊举办酒宴的时候,这个三个程序为何必须要进行?

盛行于城邦时代的会饮活动起源于荷马时代的酒宴。荷马史诗中多次出现酒宴的描述,这不仅仅是一种文学的常规,而是与贵族生活方式的一个核心特征相对应,史诗的诗歌已经成为宴会上招待客人的主要形式。

荷马时代是古希腊社会由军事民主制时期向城邦时代过渡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贵族首领或者“王”在社会政治、军事中起着重要作用,但是由于社会生产力的局限,贵族首领的经济实力还不够强大,无法独揽政权,因此,在政治决策中,首领(王)、长老会议和战士大会都发挥着程度不同的作用。

贵族首领在政治中起着主导作用,因此,荷马时代具有浓厚的贵族政治色彩。这种贵族政治在社会生活中的表现就是贵族首领们经常举办的酒宴。这种酒宴在荷马史诗中经常出现,是贵族首领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荷马史诗中描绘的酒宴场景形形色色,有规模庞大的百牛大祭,也有小型的私人酒宴,有热闹的婚宴,也有悲痛的丧宴,这些酒宴举办的目的不同,规模不同,酒宴中的活动也不同,但是它们都有三个重要的仪式和程序:

一、献祭

献祭是《荷马史诗》中酒宴的一个重要内容,无论大小酒宴,祭祀是最先进行的、也是最重要的程序。

一般在祭祀前要先进行清洗,主要是净手礼。《伊利亚特》中阿喀琉斯因为担忧其朋友帕特罗克洛斯,向宙斯献祭祈祷。他先洁净双手,然后斟了一杯闪光的美酒,仰望长空祈祷。

奥德修斯在主持百牲大祭时,先把祭品绕祭坛摆成一圈,然后洗干净手,抓一把大麦粉。净手礼一方面是为了表示对神的崇敬,以免有脏东西亵渎了神灵;另外一方面也有其实际意义。荷马时代,人们都是用手直接抓取食物,如《伊利亚特》第9卷中说,阿伽门农将长老们引进营帐,在他们面前摆上合乎口味的肉食。他们伸手抓取摆在他们面前的食品。

因此,洁净双手也有饮食卫生的实际功效。这一传统在古希腊能够一直流传,既有其宗教仪式的教化作用,也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实际需要的结果。

洁净仪式之后,酒宴的主持者(往往是军队统帅或者部落首领)要做祈祷,祈求神灵的赐福。荷马史诗中我们经常看到阿伽门农在祭祀时向宙斯祈求庇护。

《伊利亚特》中描述了阿伽门农主持的一次祭祀。他先是宰了一头五岁的公牛,然后邀请的客人们围绕公牛,阿伽门农向宙斯祈祷:

“最荣耀、伟大的宙斯,裹在黑云中的神,住在天上的主宰,请你让太阳不西沉,黄昏不降临,直到我们把普里阿摩斯的屋顶推倒烧成灰,把大门用火焰焚毁,用铜枪在赫克托尔的胸前刺破衬袍,他的伴侣绕着他倒下来,用牙齿啃土地。”

祈祷完毕,先撒上粗磨的大麦粉,然后把牺牲的头往后扳,割断喉咙,剥去牺牲的皮,把牺牲的大腿砍下来,用双层网油覆盖,在上面放上生肉。这些祭品用干枯的柴薪烧烤。

完整的祭祀仪式主要包括净手、祈祷、撒大麦粉、切割祭品、焚烧祭品。有时也会有简单的祭祀,像奥德修斯的牧猪奴欧迈奥斯只是从牺牲上扯下一绺鬃毛,扔进灶台的火焰,同时向所有的神明祈祷。

不论祭祀仪式简单还是复杂,焚烧祭品(或象征祭品的鬃毛)不可或缺。因为祭品在焚烧过程中,会有烟雾散发,同时还会发散出气味,这种夹杂着祭品气味、飘渺升起的烟雾直达奥林帕斯山上,象征着奥林帕斯诸神与献祭者共同分享祭品。

二、调酒

古希腊人认为,只有神才能喝不经过调兑的纯酒,所以纯酒是献祭给神的。

喝烈酒在古希腊人看来是一种野蛮行为,会使人发疯,因而酒宴上用来招待宾客的酒要用水调兑。调酒一般由专人负责,称为司酒。

调酒在荷马史诗中经常出现。在阿波罗祭司克律塞斯主持的祭祀仪式上,他们在饮酒吃肉之后,把调酒缸盛满,先用杯子奠酒仪式,然后把酒分成众人,饮酒时吟唱赞美神的颂歌。

《伊利亚特》第九卷中,阿伽门农设宴款待长老,寻求解决困境的办法。大家推举由奥德修斯和埃阿斯作为阿伽门农的使者去向阿喀琉斯求和。事情商量完后,传令官给他们净手,然后把调酒缸盛满,大家向奠酒,然后把酒分给大家,大家开怀畅饮。

荷马史诗中并未明确说明调酒时酒与水的比例。阿喀琉斯在招待奥德修斯等人时就吩咐帕特罗克洛斯进行调酒,并且要调浓一点的酒。这说明,荷马时代调酒的比例不只一种,应该是有浓淡之分。继荷马之后的赫西俄德在诗歌中说明酒水比例为1:3。

赫西俄德生活于公元前8世纪上半叶,与荷马时代相距不是十分遥远,他所描述的调酒比例可能源自荷马时期。因此,在荷马时期饮用经过对水之后的酒已经是固定的习俗,调酒也称为饮酒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调酒需要在专门的器皿——调酒缸里调制,向神奠酒之后,每个人就可以尽情享受美酒带来的愉悦。

三、正式的酒宴

首领们的酒宴并不仅仅只是满足于口腹之欲,还寻求精神上的享受。

酒宴过程中常常伴以体育竞技和诗歌吟诵,这种表演在《伊利亚特》中出现的较少,可能是因为史诗的主题侧重于战争,而英雄们活动的场景主要在战场,战争的间歇才能举行酒宴,没有表演或表演少也在情理之中。

英雄们在酒宴之后,往往会进行谈话,商讨下一步的军事行动,这也是酒宴的内容之一。后来的希腊城邦会饮中一个主要的内容就是谈话、辩论,只不过主角不再是英雄战士,而是哲学家、社会名流。《伊利亚特》中唯一的一次竞技表演是在阿喀琉斯为帕特罗克洛斯举行的葬礼酒宴上。此外,在奥林帕斯众神中的酒宴上有阿波罗弹琴,缪斯女神的演唱。

然而,在《奥德赛》中,酒宴上的表演活动比较多。那些求婚者在奥德修斯家中举办的酒宴、墨涅拉奥斯宫殿中的酒宴以及阿尔基诺奥斯为奥德修斯举办的酒宴上都有诸如诗歌、舞蹈和竞技的表演。

在奥德修斯家里,那些求婚者在满足了吃喝欲望之后,就开始寻找其它的乐趣,歌唱和舞蹈,是酒宴的补充。可见在荷马时代,表演已经是酒宴中的一个主要内容了。

参考文献:

张丽霞《古希腊城邦会饮研究》

吴晓群《古代希腊仪式文化研究》

晏绍祥《荷马社会研究》

(古希腊)荷马《荷马史诗?奥德赛》

(古希腊)荷马《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英)罗伊·斯特朗《欧洲宴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