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妮赵薇白百何扎堆出演话剧,是在寻找避风港?

上周五晚,话剧演员出身的倪大红、郭京飞凭借电视剧《都挺好》获得白玉兰奖最佳男主、最佳男配。

上周六晚,影视剧演员出身的倪妮主演的话剧《幺幺洞捌》在剧场首次演出。

话剧>电影>电视剧,已经是默认很久的演技鄙视链。

所以话剧演员演电视剧,成了“拯救影视剧”,收获无数好评和奖项;而影视剧演员演话剧,得到的却更多是质疑。

#北京人艺演员吴刚#

倪妮出道八年首次挑战话剧,首演话剧就选择了一个高难角色。

演技上,她需要一人分饰两角,在当代作家舒彤和民国女子安娜两个角色之间不停转换。

技术上,要快速换装七次,要记大段大段的台词,要背诵整段整段的日文词,形如相声演员的“贯口”。

采访时倪妮直言“我不是戏剧科班毕业,没有上过小剧的课,上台会紧张,肢体不舒展。但我会拿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不,是两百、三百、四百、五百的努力。”

所以为了这次话剧首秀,倪妮准备了很久,每天八小时高强度训练。回到学生的状态,一个一个发音的学台词,跟着老师练气息,排舞蹈。

这样的努力和挑战,其实可以看出她的着急“我演过电影,也演过电视剧,很饱和,很疲惫,不知道怎么演……我想突破,看看自己有哪些可能性?我得打破自己,这是三十岁之后要做的事。”

有着“出道即巅峰”“街拍女王”等标签,作品印象却还停留在《金陵十三钗》,在演技大花越来越吃香的当口,演技备受质疑的倪妮需要飞速进步。

走上舞台直接面对观众,是她选择的锻炼方式。

而这个锻炼方式,是有成功案例的。

受制于《爱情公寓》的王传君,在话剧工作坊免费帮人读剧本,主演话剧《抄写员巴特比》,转身归来,成功转型。

偶像身份的胡歌在《永远的尹雪艳》和《如梦之梦》两部话剧磨练后,带来了《伪装者》《琅琊榜》等佳作,实力更进一步。

长时间的排练,对一个人物无数次甚至数年的演绎,直接看到观众给自己的反馈……

话剧无疑是提高演技的一次魔鬼训练,熬过来,大多都会有长进。

这些成功案例加上袁泉、倪大红等话剧演员在影视剧中的精湛表演,“话剧出身”成了自带光芒的名头,似乎只要经过小舞台认证,就是好演员。

于是小舞台似乎越来越成了一些明星心中的“避风港”

演技被质疑,影视圈又正好限薪?那就乘机去舞台上锻炼一下;影视圈资源少竞争大,那就去话剧音乐剧圈里沉淀一下。

而因为他们的名气以及首次挑战舞台的噱头,大多一进入就能获得话剧音乐剧圈的“顶配”资源

倪妮首演话剧就是赖声川导演执导,张若昀第一部话剧搭档林兆华导演,韩雪出演音乐剧搭档音乐剧圈顶流刘令飞。

但到底是真的锻炼还是只是镀一层金?其实很难判断。因为愿意为他们花钱去小剧场看的,大多是忠实粉丝,常态就是夸。

而剧院不允许摄像拍照,他们的表演只能被小部分粉丝和剧迷看到,真实情况很难判断。

就像张若昀主演话剧《三姐妹·等待戈多》,通稿很多,实际情况却是他只排练了一个多星期。(没有质疑张若昀演技的意思)

赵薇搭档田壮壮,合作改编了获得过普利策戏剧奖及托尼奖最佳剧本的《求证》,配置豪华好评不断。

但却有影评人表示,赵薇虽然有颗演好凯瑟琳的红心,也下了工夫琢磨角色,但实际表演偏离了人物方向,田壮壮也没有发挥出导演该有的水平,浪费了这么优秀的剧本。

而演技之外,也有侵犯话剧圈固有规则的行为。

观剧时一些粉丝不懂剧院利仪,大面积亮起手机屏幕,随意打断演员表演节奏,让真正的话剧迷非常气愤。

而韩雪因为感冒失声,临开场才告知将播放录音带代替真唱,直接触及行业底线。

虽然事后迅速解释道歉,但“假唱”让她通过《声临其境》和《我就是演员》积攒的口碑出现裂痕。

同时也让影视剧演员参演话剧音乐剧获得了更多质疑。

相信很多影视剧演员选择去挑战话剧,是有对演技的追求,有想要享受舞台表演的酣畅淋漓感。

但当话剧圈成为了试错田,演好了,是演员的突破和进步,演砸了,是话剧圈向流量和卖票的妥协,这些诚意和追求就都成了笑话。

#陈妍希舞台剧版《大话西游》#

绯闻缠身的白百何,最近也选择了以素人身份自行报名参与音乐剧选拔,最终拿下了李宗盛音乐剧《我是一只小小鸟》的女主角,回归大学本专业。

又是一次影视剧演员困境中选择在剧院沉淀自己,最后到底是名气反哺小剧场,还是影视剧演员扰乱小剧场?

现在暂不得知,只是剧场无奈又充当了一次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