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这一家六口唯一顶梁柱倒下,10岁女孩带弟弟放羊救爸爸

“前一段时间过儿童节,老师让班上同学许愿,有的说要一个玩具火车,有的想要一个芭比娃娃,但我的心愿是希望我的小羊赶紧长大,那样就可以换好多好多的钱,就可以给爸爸治病了,妈妈也不用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打工,我和弟弟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了,特别想她。”6月15日,星期六,河南南阳,带着弟弟在村头放羊的10岁女孩张婉茹说。 (来自:大河乡土)

张婉茹的爸爸张俊勇今年33岁,住在河南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泉东新村。2009年张俊勇和段红梅结为夫妻,同年生下了女儿张婉茹,2015年生下小儿子张根硕。张俊勇是一名钢筋工,平时除了种地,闲暇时间就在南阳附近的工地上打工。妻子段红梅在家操持家务,照顾两个孩子和两位老人,一家六口的生活平淡而幸福。图为夫妻俩结婚时拍摄的婚纱照(家属提供)。 (来自:大河乡土)

2016年10月,张俊勇在体检中被检查出血压过高,后在小诊所开了些药服用,但血压始终不见降低。为尽快查出病情,妻子段红梅陪张俊勇去了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发现他的肾功能各个指标全部超标,确诊患有慢性肾脏病及肾功能衰竭。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得了这种大病,夫妻俩一下子全懵了。经过和医生协商,张俊勇开始接受透析治疗。图为张俊勇在家里做腹部透析。 (来自:大河乡土)

2017年1月24日,张俊勇因重感冒导致感染,身体严重虚脱一度昏迷,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半个多月才脱离生命危险。“在郑大一附院一共住了两个月的院,花了18万块钱,一下子就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到处东借西凑,欠下近8万元的外债。” 张俊勇介绍。图为张俊勇在医院排队交费,买透析液和口服药。 (来自:大河乡土)

张俊勇说,在郑大一附院出院时,医生告诉他,如果想治好自己的病,换肾是最好的途径,但手术费和后期抗排异费用很高,大概需要60万以上。如果不换肾,就只能一直透析,直到身体器官衰竭为止,这个过程到底有多长谁也确定不了。图为张俊勇在自家麦田旁陪伴小儿子。 (来自:大河乡土)

妻子段红梅得知张俊勇只有换肾才能恢复健康后,为了挣换肾的费用,她丢下两个年幼的孩子,远赴广东一家电子厂打工。张俊勇说:“妻子为了能随时回家照顾我和孩子,选择了短期的临时工,每月挣3000多块。面对换肾所需要的60万,她也知道自己的工资远远不够,但她说我这么年轻,两个孩子又小,况且这病也不是绝症,咱们一定要尽全力争取,孩子们不能没有爸爸!”图为张俊勇与在广东的妻子段红梅视频。 (来自:大河乡土)

患病以后的张俊勇身体素质急剧下降,常常浑身无力,稍微一动就全身冒汗,一般的农活都干不了,更无法外出打工挣钱。“我父母的年龄也大了,平时要管理家里种着的几亩地,还要帮我照看两个孩子,也找不到挣钱的门路,现在全家只有妻子一个人在外打工,挣点现钱。” 张俊勇叹息道。图为张俊勇56岁的父亲在地里收麦子,丧失劳动能力的张俊勇只能在一旁帮着照看儿子。 (来自:大河乡土)

懂事的小婉茹有一次听爷爷说,小羊长大了可以换钱给爸爸治病,就开始尽心尽力照顾它们。每天放学回家写完作业后,她都会牵着小羊到村边的树林里去放羊,几乎从不间断。羊吃草的期间,她就和弟弟去拔草,“家里要多攒点草料,下雨天或者冬天,小羊就不会没有吃的。”小婉茹说。小小的她只知道两只羊养大后应该能卖很多钱(一只成年羊约一千元),然而年幼的她却不知道两头羊的钱,还不够爸爸一个月的透析费用3000元左右。 (来自:大河乡土)

为了节省治疗费用,张俊勇一直选择自己在家做透析。因为透析液太凉,特别是秋冬季节,输到身体里受不了,需要恒温箱来保证透析液的温度,他就花300元买了一个二手的透析用恒温箱。尿毒症透析有两种,一种是血液透析,另一种就是腹部透析。血透一般情况下是隔一天透一次,而腹透每天都要做,甚至一天要做多次。图为张俊勇在家里做腹透。 (来自:大河乡土)

两年多来,张俊勇不敢消极懈怠,再苦再难也不愿意让家里人看出来,上有父母,下有幼子,他说自己不能趴下。但是病魔无情,从最开始的一天腹透2次,到现在的每天腹透4、5次,张俊勇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医生经过检查后,建议他尽快做换肾手术,但目前全家只有妻子每月挣的3000多元钱,这根本不够治疗费用。张俊勇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图为张俊勇在医院买药。【大河乡土原创作品】 (来自:大河乡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