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上市、里程焦虑、交付赌约、自燃……李斌回应一切

戳视频,看《财约你2019》对话李斌

本期嘉宾 |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

小财说:

2014年至今,市场上一批造车新势力崛起。

它们踩着电动车的新风口而上,试图和有着百年历史的燃油车巨无霸们争夺市场。蔚来汽车正是其中的代表之一。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李斌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他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垂直媒体“易车网”的创始人,是摩拜单车的早期投资人和关键先生。如今,他正带领蔚来汽车打造一种新商业模式。但是,争议从未散去。从早期的“PPT造车”的质疑声,到后来“流血上市”的争议,再到整个电动车行业都面临的里程焦虑、补贴退坡、亏损以及自燃等问题,李斌一路跋涉前行。

李斌将蔚来的创业过程比喻成登顶珠峰,而他们才刚到山下的大本营,前面还有1号营地、2号营地、3号营地,还需要冲锋,最后才能登顶。

在造车新势力进入下半场的时刻,李斌的突围之战才刚刚开始。

一问:自燃、赌约、里程焦虑……李斌回应所有质疑

马腾:

像电动车经常会说到安全性问题,比如说自燃,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斌:

我觉得是这样的,首先从传统车的角度来讲,自燃是有一定比例的,至少从数量角度来讲,(燃油车)比电动车多多了。自燃有很复杂的原因,车辆每天都在用,像前一段时间,我们西安的一辆车磕了底盘,磕了一个长30厘米、宽30厘米,还有1厘米多深的(凹陷),把电池顶进去了,但是它不是马上自燃。我们很少会看到电动车是行驶过程中出现问题的,燃油车可能会这样,比如说油路出问题了。

燃油车和电动车到底哪个安全?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汽油是爆燃的,咣就爆了,但电动车从冒烟到最后烧,一般来说都有几分钟的时间,这个有国家的标准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反而电动车会好一点。

马腾:

我想问一下那个赌约,和小鹏汽车的赌约,就是要交付一万辆。

李斌:

对。

马腾:

当时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赌约呢?

李斌:

我没有要跟何小鹏打这个赌,有一次媒体采访的时候,他说2018年没有新造车势力能够(交付)超过一万辆,后来有媒体就传话到我这来了。我说是吗?他们就怂恿我们赌这件事情,我们其实没有特别认真地赌这个东西,我是不赌博的,反正我跟小鹏也非常好,我们俩就是开开玩笑。我说我们要交了一万辆,你买一辆我们的ES8。

马腾:

结果呢?

李斌:

结果他必须得买,但是至于他买没买我还没盯这个事呢。

旁白:2000年,李斌创立易车网。2012年他又锁定了智能电动车的赛道,经过两年的酝酿,李斌的蔚来汽车驶入了人们的视野。又过了四年,蔚来汽车开始量产,在李斌看来,好车不仅是硬件的事,还应该通过科技联结未来,他的这种观点,究竟是在向资本市场讲故事呢,还是要基于造车催生一个全新的业态?

马腾:

我看到一个说法,当然是一个吐槽,说蔚来ES8这个车硬件不像互联网公司做的,但是软件也不像互联网公司做的。

李斌:

确实初期有一些用户或者一些媒体这么说我们。因为这里和以前的车不太一样,以前的车纯粹都是硬件,没有很多软件的迭代,我们这里面更多是软件,我们是先把硬件装好,软件逐步迭代和开放的。

马腾:

您现在的座驾是什么?

李斌:

我就是这个。

马腾:

它会不会让你产生比如说里程焦虑,或者是充电成本方面的考虑,就是用户普遍驾驶电动车的焦虑?

李斌:

其实今天真正开电动车的人还是少,还是开汽油车的用户多,比如我前天从合肥开到南京,昨天从南京开到上海,都是用我们的ES8,我就在高速服务区补了一次电,觉得挺好的。

蔚来自己也有移动充电车和换电站。APP上你点一下我要加电,移动充电车就在那等着。

马腾:

它是人工开过来的?

李斌:

对。大部分的时候在市区跑根本没问题,如果偶尔出一趟远门,你就用国家电网的充电桩,包括我们的一键加电服务,要用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去看这个东西。

马腾:

移动充电车这块的成本大概有多大?

李斌:

我们初期的投入肯定是高一点的,但是,它跟保有量有关系。

二问:电动车燃油车赛道争霸,谁能拿下决胜局?

马腾:

我们提起蔚来的时候会说它是一款电动车、新能源车,打环保牌。很多燃油车也在不断地做环保方面的改进,是不是双方最后会形成蛮竞争的一种关系?

李斌:

环保是初心,也是最终的很重要的一个结果。但是,汽油车之所以会被智能电动汽车取代,很重要一个原因还是它的技术不适合未来发展的这样一个架构。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传统的汽油车你可以想像一下:你给它一个指令你说我要加大油门,它要做多少工作,它要喷油、燃烧、爆炸再做功、再机械推动。它中间延时是比较多的,一般来说有四五百毫秒的延时。但是电动车的话,只有30毫秒的延时。

现在的汽车公司也已经深刻认识到了,比如说大众说要全面转型成为软件驱动的汽车公司,用软件驱动电动车和用软件驱动汽油车,哪个更make sense(合理)呢?我觉得是很多因素结合在一起导致的这样一个变化,所以现在我把这个词叫什么,我叫Smart EV,叫智能电动汽车。

马腾:

市面上很多传统的老牌汽车厂商,它都持有你说的智能电动车的技术,只是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没有完全地转过来。你觉得如果有一天它们转型过来后,会有不一样的竞争格局吗?

李斌:

汽车行业确实不是手机行业,因为手机的变化、供应链的变化是很快的,可以比较快的切换。汽车行业是完全不一样的,汽车它的供应链的复杂程度百倍于手机,它的销售服务网络的复杂程度也百倍于手机。所以传统汽车公司即使切换,也是很漫长的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传统的汽车公司能够跟得上时代的变化,完成它必须要做的变革,也能够去经历这样的转变,当然也有一些公司可能跟不上时代的进步。

马腾:

汽车除了刚才您说的智能化方面的特性,它也是一个工艺比较复杂的、需要支撑体系的一个产业。以后蔚来汽车有没有可能跟哪个汽车厂商做一个联合呢?

李斌:

我认为汽车行业是需要站到一个比较高的角度去看的,因为汽车行业不是一个winner-takes-all的生意,它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生意。汽车行业是很要去讲产业的联合的,蔚来虽然是一家新的、年轻的、创业的公司,但是我们一直非常尊重汽车行业的很多基本规律。比如我们和江淮,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在制造的工艺、供应链、质量方面有很高的标准,但是我们培养熟练工人还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们当时就选择了这样的一个道路。(备注:蔚来汽车在生产制造上与汽车公司江淮合作,蔚来的ES8、ES6就是由江淮代工)

三问:造车新势力混战,谁能活到最后?

旁白:对于现在新造车势力良莠不齐的现状,李斌有他自己的判断。在智能电动车的市场上,有这么多的品牌涌现出来,必然会有这么一个洗牌的过程,不是今年,就是明年,迟早都会到来的。

马腾:

有一个数据说现在有一百多家,甚至更多的电动车企业在中国。到今年,是不是意味着有一个大的洗牌发生?

李斌:

首先我觉得也不一定有一百多家,这个数字我也不知道怎么出来的。真的在做这个事的可能也就十几家,没有一百多家。

马腾:

十几家我也觉得很拥挤。

李斌:

十几家,如果活下来几家,有百分之二三十,就算活下来三四家,30%的成功概率还挺高的,不低了。每年都说是生死存亡的一年,对创业的公司来说是这样,对于传统的公司来说也一样。

马腾:

我也看到一种说法,这么多电动车企业蔚来是最有可能活下来的。为什么呢?因为李斌有钱。

李斌:

我没觉得自己有钱。蔚来虽然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不够完美,或者说很多地方要改进。但是我们确实是第一个大规模的推量产车的。如果比喻成登山,我们已经到了大本营,我们还有1号营地、2号营地、3号营地,还要冲锋,最后登顶。可能很多我们的同行还在去大本营的路上,或者正在搭这个营地。

所以毫无疑问,我们肯定是在这个时间窗口方面走得快了一步,快的这一步不一定代表什么。因为汽车的创业是非常残酷的,ES8是去年上市的,我要卖好几年,但是我的决策是2015年就做了,它的性能是什么样,它的技术路线是什么样,它的成本是什么样,定完了,后面改不了的,只能微调。

马腾:

但是刚才你又在讲它是一个智能车,互联网的技术又是日新月异的,这两方面会不会有矛盾?

李斌:

这是非常挑战的一件事情。一方面,你的硬件有它的客观规律。它的成本太高了,可是它的主要功能体现,现在越来越依附于软件,软件又是可以每天迭代的,常用常新的。以前汽车行业在研发产品的时候,有点像原始社会打鼓,你打一个鼓点就行了,比如我是五年出一代,再用五年。像你刚才说的,我现在要拉小提琴、弹钢琴、吹笛子的,这都很像软件,你怎么样(指挥),这些乐器能在一起能够和谐。

马腾:

像交响乐一样。

李斌:

对,像交响乐一样。

视频 | 特斯拉入华,蔚来该如何接招?

背景:从诞生到赴美上市,蔚来一直顶着“中国版特斯拉”头衔。2018年,特斯拉正式确定在上海建厂,预计2019年年底第一辆国产Model 3将正式下线,双方在中国市场上的正面竞争不可避免。中国学徒与海外鼻祖正面PK的故事一直在上演,滴滴VS UBER、阿里巴巴VS 亚马逊,依靠对本土市场的了解、快速的反应机制,中国学徒们纷纷战胜了它们的老师。在智能电动车赛道上,相同的结局还会上演吗?

马腾:

说起蔚来的竞争,我们就不得不谈美国的对手特斯拉。特斯拉来中国建厂之后,我们来推测它的价格会有所降低,会不会对蔚来的销售形成一定的竞争?

李斌:

特斯拉到中国来,可能短期来讲,都会给大家一些压力,从长期来讲,我认为其实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促进。

马腾:

所以竞争是个好东西。

李斌:

是这样的。特别是汽车品牌的竞争,从来就不是一个两三年的事情,它是很长期的竞争。只能用时间证明,到底谁做得好。

蔚来是希望成为一个以车为起点的community(社区)。我认为将来的商业模式,可能不光是关乎某一类产品和服务的,它更关乎的是这种产品、这种服务能够把人怎么样连接起来。

四问:回应“流血上市”,解码蔚来资本局

旁白:股价本质上来说是投资者对未来的预期。蔚来目前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并不好,说明投资者对蔚来的发展是有一些怀疑的。但是这些怀疑,也许会通过蔚来今年的发展、战略规划、宣讲,得到一些调整。然而,一切都有待资本市场的检验。

马腾:

我们知道蔚来在上市前它有过多轮的融资,融资到140亿左右。你周围有很多投资大佬都投资了蔚来,像刚才提到的Pony,还有雷军、张磊他们。你觉得他们是看好蔚来本身还是看好你本身?

李斌:

这些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和投资人,他们做投资的决策肯定是基于他们认为正确的判断。因为大家都知道智能电动汽车是一个很大的变革行业,我觉得他们肯定都希望有一些参与。在这个时间点,我跟他们做一些交流,大概说了我的创业想法,我自己也有非常坚实的承诺,我们最早的3亿美金的创始投资,我自己出了一半。这一半,我是没有要一股创始人股份的,大家确实看到了我的这种决心。

马腾:

蔚来是在2018年上市,当时其实整个资本市场不是特别好的,蔚来选择在这个时候上市,为什么呢?当时蔚来的亏损也蛮大的,我们把它叫做“流血上市”这样合适吗?

李斌:

不能叫“流血上市”,我也不知道流血上市是什么意思,上市就是上市。上市对于我们来说,募集到公司发展需要的资金,给了老股东、早期投资人一个退出的通路,为将来继续通过资本市场募资打一个基础。我认为上市肯定是完成了我们的战略目标,这就是我们预定中的要发生的一件事情。

马腾:

不是特意选在2018年是吧?

李斌:

这就是我们原来的计划,我们成立那一天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节奏。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投机心态,在那个时间点,你能募到多少钱,你的股价是什么样,肯定跟大的行业有关系,或者整个资本市场的情况。后面包括股价的一些波动跟整个中国汽车市场的情况、竞争的情况都相关。也加上我们今年3月份以后,早期股东也解禁了。

马腾:

我们一般把股价认为是投资者对未来的一个看法,既然是一家上市公司,蔚来有没有试图去跟新的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建立一种比较良好的沟通机制呢?

李斌:

当然我们的IR(投资者关系)部门包括我自己、财务团队,跟投资人都有很好的交流。在上市前就有50多个投资人,我们非常了解投资人的需求、想法和他们对公司的期待。包括公司的长期战略,短期的计划,我们还是非常积极地跟投资人交流的。

马腾:

现在市场上对蔚来比较担心的是现金流问题,任何一个车企尤其创业的车企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能跟我们讲一讲今年我们怎么样解决现金流的问题吗?

李斌:

这就是汽车创业比较艰苦的地方,特斯拉成立了16年,今年一季度还亏了7亿多美金。汽车行业就是这样,是很大的投入。蔚来作为一个年轻的公司,也有那么多产品在研发中,对研发和用户服务体系的投入,肯定是我们资金使用的既定计划。给公司的研发和用户服务募集足够的资金,一直是我们团队很重要的工作任务,特别是我自己。因为现在是个上市公司,肯定也不能说太多。

马腾:

您觉得蔚来汽车什么时候能够盈利?

李斌:

这个肯定还需要点时间,因为汽车它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我首先要保证车卖够量,毛利率得够,我自己的费用也得控制好,这三件事情同时发生,并且为了将来的产品,下一代的产品,将来的研发资金还能有足够的储备,这几件事情都要做好。这就是为什么特斯拉用了16年还要融资,我们肯定比他们会快。我说的是不用16年。

五问:“出行教父”还是“创业狗”

视频 | 财富自由却不买房,蔚来创始人李斌:租房住不会受约束

马腾:

你坚决不买房?

李斌:

也不是坚决不买房,我给我爸妈还是买了一个房子的。我觉得买房有三种需求,我们有的时候把它搞混了:有住的需求,有投资的需求,有情感的需求,但是对我来说……

马腾:

你三种需求都没有?

李斌:

我有住的需求,我租就行了。住的事情我不会被房子约束住,还有一个呢,比如说你买一个房子,你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挺舒服的了,生活会比较安逸一点,你看现在我老提醒自己,你看你是一个没房的人。

马腾:

连续创业者。

马腾:

你会一直持续这种状态吗?

李斌:

几年之内应该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什么理由,我就这样了。

马腾:

你会觉得蔚来是你的最后一次创业吗?

李斌:

那当然,我觉得没有精力了,我都已经40多岁了。这个蔚来的事情怎么也得干20年吧,转眼一算要干到65。

旁白:我是觉得创业本身对李斌来说可能是生活的一种状态,所以他会连续的来进行创业。创业可能对他来说是充满了挑战、有意思。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在实现财务自由的情况下,他还继续来创业,我就觉得创业对他来说是充满了乐趣的一件事情。包括他说自己一直都不买房,因为如果买了一个很大的房子就会变得比较安逸,安逸的这种生活状态也许并不是他现在所想要的一种生活状态。他现在需要的生活状态可能是比较进取的一种状态。

马腾:

你是毕业于北大,今年是北大121周年校庆,也刚好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不管是“五四精神”还是“北大精神”,都在追求思想的解放,追求进步。你在北大求学的这些年,对你之后的职业生涯或者是你之后的人生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斌:

我在北大应该不算好学生,虽然考试考了不少,考了好几个专业的试。

我觉得还是非常感谢一点,92年那个时候,中国有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整个改革和开放更深了一步。在当时的校园里面就已经能感受得到这种……

马腾:

朝气蓬勃的涌动。

李斌:

没错,市场的一些气息。我大一的时候就开始各种打工。我们现在所在的理想国际大厦这边的区域,那时候都还是农村。我大一的第一份工作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推销办公用品。我觉得有点像最早的电商,就是目录销售,拿一个办公用品的单子,一家一家去推销。

我对北大的认知,是它对学生的包容、宽容,鼓励你去做各种你愿意尝试的一些事情,这种创新的意识,跟时代一起去进步的精神,我想在每一个在北大学习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受益的。

马腾:

你为什么会对车这么感兴趣?

李斌:

我原来是做互联网,做电商这些事情。我就觉得汽车将来肯定会越来越多,其实2000年中国家庭才刚刚开始买车,汽车行业把2000年叫做家庭汽车的元年。我觉得将来肯定买车就在互联网上买,2000年有这样的想法肯定太早了,比事实上要早太多了。有的时候你还是需要想得远一点,你说我为什么喜欢车,我觉得这么大的行业,(车)对每个人来说也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消费品,又代表着速度,又代表着突破、激情。它就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马腾:

现在有业内人士把你叫做“出行教父”,说您在出行的行业上下游都有所布局,你怎么来看这个称谓?

李斌:

首先我肯定不是什么教父,我说我自己是一个“创业狗”。因为做易车,后来又做行业的投资,我有自己的一些理解。不管是自己还是公司,都围绕这个行业做了一些投资,有很多成功的,也有不少失败的投资。我一直就在这个行业里面,大家觉得你做了这么多布局,其实我并不是一个愿意把各种事情全部牵连到一起的人,我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还是会case by case(就事论事)去看的。不要关联来关联去,搞得太复杂。我觉得永远不要高估协同的作用,低估协同的成本,有的时候协同它是有成本的。就像电池的内阻一样,也不要高估协同的作用,还是简单一点去看一件事情。

马腾:

你怎么看一些公司想做生态?

李斌:

我觉得所谓的生态是自己长出来的,它并不是真的这么做出来的。

马腾:

乔布斯在建苹果的时候,就是想做一个生态。

李斌:

我想乔布斯一九七几年创办苹果的时候,他没有这样的想法吧。我认为乔布斯希望做的是一个好的体验。有的时候我们不要把这个词搞混了,举个例子来说他要做iPod,这里面要有音乐,可以说这是生态,也可以说它是体验,有了这样的体验以后,这中间要考虑各种参与者的角色,后来很自然的,不管是AppStore也好,包括后来做了一些东西。我觉得他很自然地衍生出来了一些合作的伙伴。

马腾:

你觉得不是主动的。

李斌:

苹果手机卖不好有什么生态?

马腾:

你之前是投资过摩拜,摩拜我们看到它最后是被卖给了王兴,有没有后悔卖给他?

李斌:

我没有什么后悔的,因为我并不是这个公司的CEO,我只是最早的这个idea,我也不是公司的创始人。在今天互联网这样创业,有挺多地方挺无奈的的,你有一个idea,执行的非常好,可是时间并不给你一个成长,你需要很快的去成熟起来,给你的时间是非常非常短的,这些东西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前天在南京晚上我们从马路上走,我看着一辆现在叫美团摩拜单车倒了,我还是会把它扶起来。

马腾:

还是会有感情的。

李斌:

对,摩拜这个名字是我想的。

马腾:

为什么叫摩拜呢?

李斌:

mobile bike,我们马上就找人把域名买回来。你看现在Uber上市也把共享单车作为它很重要的一个业务,这件事情确实是在中国源起,被别人所借鉴的东西,最后也没变成狗血烂剧,我还是很感谢摩拜的团队。

旁白:李斌在整个对话过程当中,没有用我们所经常看到的创业者所用的极端的词,比如说颠覆、革命这种词。而且,他对于竞争对手,比如说特斯拉,或者国内的竞争对手,他都有一种敬畏之心,有一种尊重之心。

他虽然表现出一个创业者所应有的信心,但是我并没有觉得他在说大话,就是说他整个的表达是很谦和的一种表达,我觉得他是一个有修养的人。

快问快答

Q1:为什么在北京是租房,而不是买房?

李斌:没那么多钱,开玩笑。我觉得租房合算,对于买房。

Q2:未来会有相关的置业计划吗?

李斌:以前不都说丈母娘说必须买房吗,反正我老婆也娶了,我老婆现在也不太想买房,估计应该以后很长时间买房的可能性都没有。

Q3:目前人生中您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李斌:开车横穿美国三天半5500公里。

Q4:创业的勇气来自于哪里?

李斌:我的勇气可能来自于无知。我不知道的东西很多,所以才会有勇气。

Q5:连续创业的动力是什么?

李斌:对自己的不满足。

Q6:会向95后、00后这样的年轻人学习吗?

李斌:我觉得主要还是要足够开放吧,老提醒自己要open一点,再open一点,向年轻人学习。

Q7:回想整个职业生涯,最后悔的决定是什么?

李斌:比如说20年前我就觉得互联网能改变世界,那时候我还创办了一本杂志叫《Internet Window》。后来中间有那么两年,我去做图书行业的数据库去了,虽然那个公司后来做了一个网上书店,我觉得还是在最有意思的时候没有坚持自己的初心。

Q8:最欣赏的企业家是谁?

李斌:比尔·盖茨挺好的,乔布斯,还有星巴克的创始人Howard都是我很尊重的企业家。

Q9:他们哪些特质吸引你?

李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非常真诚。

Q10:滴滴、淘宝是战胜了Uber和亚马逊这些国外的鼻祖,在造车领域,这样的情景会再上演吗?

李斌:这个我还挺相信的,就像你刚才说的,其实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还真的没怕过国外的公司,都是靠竞争去赢得了市场。我觉得其实智能电动汽车有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