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厂流水线打工仔,非洲娶到漂亮老婆安家创业,最高月入10万

高中肄业、鞋厂打工、又进大学、遇到异国恋人、马达加斯加落户安家……这是90后湖南小伙骆明生活经历的几个关键词,从小喜欢幻想和冒险的他,人生也着实充满了戏剧性!《中国人的一天》推出“异乡人”系列策划,为你讲述中国人背井离乡在外国打拼的故事。

2016年,湖南永州小伙骆明和马达加斯加姑娘蔓茶结婚。

说到马达加斯加,可能许多人一听到这个名字,首先会想到好莱坞梦工厂的同名动画片《马达加斯加》,这个位于非洲最南端的世界第四大岛屿,从中国过去即使乘飞机也要花费近2天时间。虽然距离遥远,但上个世纪就有中国移民到此定居,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马国工作和生活,在这儿找寻着自己的梦想。

摄影&视频/张新民

剪辑/张新民 徐强 编辑/谷水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观看视频:马达加斯加&中国,一段跨越万里的异国恋!

骆明是90后,出生在湖南永州的一个小县城。18岁时,刚上高二的他厌倦了读书,脑袋里充满了幻想和自由冒险的念头,很想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终于有一天,他扔掉书本去了广东东莞。没想到的是,外面的世界生存如此艰辛,每天要在鞋厂的流水线上工作13个半小时,一个月才赚1000多元人民币,更没想到的是一干就是五年。

时间过去多年,骆明手腕上的伤,依然清晰可见。

一次事故中,他的手腕受了重伤,工厂只赔付了一个月工资就算了事。这时他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教育是公平的,想要改变命运就要读书。

通过查询,他来到华南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学习英语专业。学校的学费每年要8000元,五年来在工厂辛辛苦苦劳动积攒的钱,都用来交了学费和生活费。

蔓茶(左二)和家人在一起

两年后从大学毕业,骆明先是和同学在永州开书店,但没赚到什么钱,也没有找到真正喜欢的事。这时关系很好的马达加斯加大学同学邀请他去玩。来到马国之后,同学介绍女朋友的闺蜜蔓茶(Ramanitra)给他认识。几天相处后,骆明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对这个比他小三岁、学旅游专业的女孩儿说:“你很漂亮,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没想到,蔓茶爽快地说:“真的吗?我也喜欢你!”

回国后,二人通过微信保持着热恋状态。2015年初,蔓茶和做纺织品生意的亲戚去泰国曼谷进货,骆明也跑到曼谷和她约会。期间两人也经常会因习俗和观念的不同发生争吵,有次因为琐事二人闹得很不愉快,一气之下骆明回到中国。之后他们很少联系,骆明一度想放弃这段艰难的异国恋情。

3个月后,蔓茶从曼谷回到马达加斯加,在微信上给骆明说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如果同意就去马国见见她父母。

骆明和蔓茶、蔓茶的表妹在桑巴瓦家中合影

2015年底圣诞节,骆明再次踏上去马达加斯加旅途。女孩儿的家在桑巴瓦,来之前,马国首都的同学说那里很乱,有各种不好的东西,还流行很多巫术,会迷惑一个人。

但是真的来到桑巴瓦之后,骆明却发现眼前所见和同学描述的并不一样: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海滨城市,民风纯朴,有美丽的海滩,到处是葱翠的绿色。当地治安很好,地方不怎么大,非常安静,也比较卫生。

不过,马达加斯加仍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经济以农业为主,人均GDP只有400多美元。桑巴瓦虽说是地区首府,却很少看到像样的楼房,当地好多人都住在简易房里,甚至还没有中国的小镇现代化。也许正因为这种落后,在马国能体会到中国久违的“慢节奏”,人们尽管不富足,但生活闲适,没有那么多压力。

蔓茶的父母对骆明很好、也很喜欢他。2016年的元旦,骆明带着她回中国相处了3个月,家里的母亲和姐姐都很喜欢这个聪明漂亮的异国女孩儿。

不久,二人的孩子即将出生。为了迎接新生命的降生,骆明赶回桑巴瓦。一个月后,两人在马国举行了婚礼。

2016年11月,骆明和蔓茶在桑巴瓦海滩上按马国风俗举行了浪漫婚礼。

在婚礼上,负责结婚的政府官员在现场颁发结婚证书,宣读家庭的规则和相关法律,并祝愿他们生七个小孩:马国传统中,生七个小孩是最幸福的事。

骆明夫妇跟蔓茶的亲友在婚礼上合影

马达加斯加历史上曾是法国殖民地,文化上受法国影响较深,但又由于其地理位置,这里也是南亚、阿拉伯和非洲文化的交汇地,马国的人种甚至不同于非洲大陆,他们的皮肤偏棕色,五官与亚洲人有几分相似。

骆明和蔓茶结婚的时候,他们的孩子已经出生了一个月。岳母把家旁边的一栋房屋腾出给他们居住,并承担了婚礼所有的开支。

新生命的降临让大家都感到很开心,充满喜悦,骆明也决定留下来,做个“上门女婿”:他喜欢桑巴瓦,这里气候舒适,每天都是蓝天白云。

马达加斯加自独立以来,政局相对稳定,中马二国经济上的合作不断加深, 是近几年中国在非洲投资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桑巴瓦也是马国经济比较好的地区。骆明觉得,这里充满了各种机会。

骆明一家拍摄中国味的全家福

2017年1月,蔓茶带着刚出生的宝宝来中国过春节,南方冬天沁到骨头里的寒冷,让蔓茶留下难忘印象。两个远隔万里的年轻人,因为缘分成为了一家人。

在桑巴瓦安家,骆明刚开始并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本来想卖电子产品,后来又想到饮料生意,最后发现不但很辛苦,赚钱也很少。

渐渐地,他了解到桑巴瓦是全球香草的主要产区,马达加斯加的香草占世界产量的近四成以上,许多甜点和香水都会用到,法国人在当地开设的公司最多时一个订单的出口量就达五十吨。

香草是一种多年生藤本植物,需要2到3年才能采收。

骆明觉得这种名贵的热带植物是适合自己的项目:香草贸易不用开厂,也不污染环境,出口到中国,可以满足中国市场,也能当地人提供工作和赚钱机会。

骆明和马国人、法国人一起在桑巴瓦机场等行李,墙上有一捆香草的宣传广告。

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到桑巴瓦的陆路距离1300公里,到了香草收购季节,桑巴瓦市区整条路上都飘着香草的味道。

但是马国农业比较粗放、香草产量低,种植地区的交通条件也很落后,收购香草的过程充满艰辛。

每年六月是香草收购季,骆明几乎都要奔波于马国各地,飞机、汽车、摩托、徒步,各种交通方式都要尝试一遍。那些分布在原始森林中的村庄没有像样的道路,连摩托车和单车都很少,而且一路河流遍布,过河只能乘坐独木舟和摆渡船。

马达加斯加除了几条干线公路和市区道路是柏油路面外,其它几乎都是原生态的土路。

遇到雨季,这些土路会变得非常可怕,寸步难行。

好在当地民风纯朴,遇到河流拦路,马国小哥哥很热心地把骆明背了过去。

有一次,骆明从桑巴瓦到一个叫安班扎的地方收购香草,先乘坐境内飞机,然后再乘坐当地班车,240公里的道路,走了足足10多个小时。

每到一个地方,骆明都要先寻问当地收购香草的地方,然后看货谈价。

在这一行做了几年,骆明也慢慢有了自己的供货渠道。当地人每天骑摩托车到更偏僻的乡下收购香草,然后交到骆明这些商人手中。

香草成熟后要经过杀青和晾晒才算成品,骆明一路上都要带着真空过塑机和包装袋,还经常要带着数十公斤未杀青的香草,每天在旅馆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在太阳下把香草晾晒杀青。晒干后的香草,一根可以卖到人民币约12元。

桑巴瓦骆明家,蔓茶在给他和儿子倒饮料。

开始几年刚入行,骆明的生意并不好,收入也不稳定,因为琐事和妻子闹过不少矛盾,这时候岳母就会批评女儿。

蔓茶在棚屋外的水井打水,这口水井是她母亲打的,周围的邻居也可以免费用。

骆明夫妻刚结婚时住的是岳母提供的新房,这些年做生意没怎么挣到钱,骆明就和蔓茶一商量搬到邻近的棚屋里,把新房子空出来,让岳母出租用。

当地经济落后,工作机会不多,生活相对贫困,收入不足造成的离婚和分居的现象很普遍,这时候孩子往往由女方独自抚养,女人除了照顾孩子,还要养家,骆明的岳母就是这种情况。

岳母有8个弟兄姐妹,她非常好强能干,在兄妹中过得最好。靠着做小生意,岳母一点点买地建房,还开了一家规模不大的面条店,生意还不错,二个女儿也都上了大学,在当地算经济条件相当不错的家庭。

今年开始,骆明的香草生意越来越顺利,不断有行家和客户从国内来考察,骆明带着他们参观当地的香草种植园。现在,骆明经常在马国和中国跑业务,因为他的产品和服务都很好,目前业务发展的还算不错。香草收购季节,每月利润可以做到接近人民币10万元。

蔓茶目前在桑巴瓦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工作,此外,她自己也开了一个店铺,主要卖衣服和日用品。

桑巴瓦当地人工工资大约是每月300元人民币,夫妻俩另外雇了个小保姆专门负责买菜做饭带娃。

因为平时工作忙,骆明和孩子相处的时间比较少,如今孩子快3岁了,能听说当地的马尔加什语和法语,中文一句也不会,骆明考虑以后让他回到国内熟悉中文。

前不久,骆明和妻子蔓茶参加桑巴瓦中华会馆30周年庆典活动。如今,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马达加斯加工作和生活。

庆祝晚会上,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气氛非常热闹。150年多前,马达加斯加就有了第一批中国移民。而现在,新一代移民也有了第二代、第三代,他们当中有不少是中马爱情的结晶。

2010到2015年间,中国在非洲大陆的投资额增加了近两倍,达到350亿美元,其中埃塞俄比亚、毛里求斯和马达加斯加是增长最快的3个国家。

桑巴瓦小商品市场上充斥着来自中国的商品,而马达加斯加的特产,也正通过骆明一样的商人,源源不断地输往中国。

对于未来的生活,骆明打算长期从事香草贸易,也准备正式学习马尔加什语,虽然现在可以应付简单的日常对话。语言关过了,就可以和当地人有更多的沟通,也可以把香草分享给更多的人。还有一个提上日程的计划,就是等存够了钱,他要在桑巴瓦买一块宽敞的土地,建一个大大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