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悦达起亚代工华人运通 车企进入“末位淘汰赛”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杨铮)讯,日前,东风悦达起亚、悦达集团与华人运通宣布战略合作,将由东风悦达起亚为华人运通生产其首款车型。东风悦达起亚“第一工厂停产改造”一事,至此得到了官方的注脚,该公司也由此成为第一家为造车新势力代工的中外合资车企。

合资车企代工第一家

关于东风悦达起亚第一工厂走向何方,自今年初开始便不断有消息传出。最初,东风悦达起亚方面否认将关停第一工厂,并称只是进行转型升级。东风悦达起亚公关部部长邵凤明在今年3月向外界表示,“第一工厂不会关停,该厂未来会转型为新能源汽车工厂。转型期间,工厂不会停产、不会裁员。”

不过,令人疑惑的是,东风悦达起亚旗下仅有两款纯电动车和一款插电混动车在售,且销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何能够盘活年产能高达14万辆的第一工厂?随着华人运通的出现,答案终于水落石出。根据东风悦达起亚发布的信息,在悦达集团的统筹和支持下,华人运通与东风悦达起亚成立联合工作团队,确定了产业化落地方案和生产合作模式。悦达集团持有东风悦达起亚25%的股份,同时也是华人运通(江苏)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

尽管东风悦达起亚方面对第一工厂的命运讳莫如深,但有华人运通内部人士透露称,“我们一开始就做了这样的安排(指通过东风悦达起亚代工)。”该内部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东风悦达第一工厂已经正式停产并开始调整改造,经过升级后,到2021年上半年复产,将为华人运通投产首款车型。

华人运通方面表示,此次合作开辟了中国汽车新力量与先进合资车企在产业化合作的先河。

此前,长安铃木工厂曾代工另一家造车新势力绿驰汽车,但铃木已于去年退出中国市场,长安铃木工厂也已成为长安汽车旗下资产。

品牌塑造不利,痛失市场

目前东风悦达起亚共拥有三座工厂,年产能100万辆。但这三座工厂目前产能闲置严重,参照其2018年37万辆的销量,产能闲置率超过60%。

而产能闲置的背后是销量的萎靡。东风悦达起亚在2016年达到65万辆的销量巅峰,但2017年销量仅36万辆,2018年小幅回升,却仍停留在2010年的水平。今年1-5月,东风悦达起亚销量再度下滑,仅为12.8万辆。

作为一家以设计见长的汽车品牌,以“虎啸式前脸”为代表的起亚设计曾是起亚在华销量快速增长的基础。但是,起亚却未能抓住这个机会,将“以设计塑品牌”的战略贯彻下去。

2011年,起亚曾在国内高校启动“起亚汽车设计大赛”,通过吸引大学生参赛、组织优胜者参观起亚汽车南阳设计中心、韩国知名高校等方式,在年轻人当中塑造起亚汽车的品牌形象。但“起亚汽车设计大赛”的足迹停留在了2015年,取而代之的是“现代汽车设计大赛”。起亚也由此失去了一个塑造品牌形象的机会。迄今为止,起亚在中国消费者心中仍是一个定位低于现代的品牌。

在品牌塑造上的失利,让起亚的产品也难以寻求准确定位。今年3月,东风悦达起亚新一代KX5上市,尴尬的是,KX5老款车型在2月份取得了2000多辆的销量,新一代KX5在4月份却只售出200多辆。

一位熟悉市场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起亚销量最好的车型一般在10万元区间,新一代KX5定价15万元起,已超出了消费者的认知。

东风悦达起亚的销量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在今年销量最好的1月份,除SUV智跑之外,多数为定价10万元以下的产品,其中增长最快的焕驰,起步价不足5万元。

“末位淘汰”波及合资车企

通过将第一工厂“长租”给华人运通,东风悦达起亚得以盘活闲置产能,维持员工就业,至少完成了当前市场困难形势下的艰难自救。但在这背后,也许是整个汽车行业“末位淘汰”波及到合资车企的信号。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将工厂转型用于华人运通的量产车,企业将获得一部分流动资金,同时减轻了工厂对企业资金的占用,更重要的是,工厂的出租一般需要几年的时间,“这表明,在东风悦达起亚眼中,短期内将不会需要这部分产能。”

东风悦达起亚遇到的困境,同样困扰着其兄弟公司北京现代。今年3月,有外媒报道称,韩国现代汽车集团决定关闭北京现代一号工厂。对此,北京现代方面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并未得到相关的信息。

不过,围绕这一消息的背景,却与此次东风悦达起亚第一工厂的停产改造相当接近。该报道称,现代汽车方面表示,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面临销售急剧下滑和产能严重过剩的困境,因此正考虑暂停在中国最老工厂的生产计划。

目前北京现代拥有5座工厂,年产能165万辆,参照2018年79万辆的销量,产能闲置率也达到52%。更为严重的是长安福特,拥有160万年产能的长安福特,2018年销量仅为37.8万辆,超过120万辆的年产能处于闲置状态,闲置率高达75%。

钟师表示,出租厂房、对外“代工”意味着一些合资车企不但承受了销量大幅下降的压力,对未来的市场表现也已不抱太多的期待。

“今年以来,汽车市场的萎缩加剧了车企之间的相互‘挤压’。”在钟师看来,由于国内汽车市场转为存量市场,实力较强的企业通过价格与产品的手段,不断从更弱的对手手中抢夺市场空间,这就决定了实力弱的企业,将面临被“末位淘汰”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