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半导体之父第四次创业,只为完美“中国芯”

易简财经

微信ID:ejfinance

5 月24 日晚,香港、美国两地上市的中芯国际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主动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且已得到董事会批准。

中芯国际是全球重要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企业之一,并且在不久前,已经能量产14nm工艺的芯片了,可以说是国内芯片行业的大哥。

但是,却很少人知道,中芯国际是由一个叫张汝京的人创办的。

在国内半导体行业最艰难的时候,张汝京义无反顾投身芯片产业,在半导体行业钻研42年。

为表彰他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杰出贡献,在“集微半导体峰会上”,倪光南院士亲自给张汝京颁发了“终身贡献奖”。一些媒体更将“中国半导体之父”的称号送给了张汝京。

可是听起来名气这么大的人,被封杀过、打压过,经历过三次创业出局,人生三起三落却又能东山再起。

“大不了从头再来”没有人比张汝京更有底气说这句话。

张汝京,1948年生于南京不到1岁就移居台湾,于台湾大学毕业后,赴美留学,修完硕士与博士学位。

1977年,29岁的张汝京进入美国半导体巨头德州仪器核心部门“DRAM研发制造团队”做工程师。有意思的是,那时台积电的创始人张忠谋刚好也在德州仪器当副总,管着4000多人,但那时两人等级相差几级,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10 年后,张忠谋回到台湾创办台积电,由于有技术经验和管理经验,很快就成为台湾半导体业的领军者。而张汝京则帮德州仪器疯狂扩张,20年时间就新增了9座厂房,成为业内公认的建厂狂魔。

1997年,当时全球芯片行业都是起步阶段,芯片赚钱不多还需要长时间研发,由于营收不够,德州仪器决定裁撤DRAM部门全部员工,张汝京因此失业了,这一年他49岁。

本来德州仪器的安排打算给张汝京提前退休,每天钓钓鱼养养狗享受轻松生活。就算想继续工作,凭着这么多年的经验和技术,要找一份高薪工作根本不难。

但是张汝京不想就这么无聊到退休,在获得家人的支持下,便立下心回台湾往芯片方向创业。

可是从时间上来看,张某忠比张汝京早了10年回台湾创立台积电,地位早已坚不可破,况且台湾还有另外一个半导体大佬“联华电子”。在两只打老虎面前抢肉吃,即使再有经验,都很难说能不受损伤。

不过经过考虑后的张汝京,最后还是选择迎难而上,创立世大半导体——台湾第三家晶圆代工厂,从事DRAM芯片代工。

凭借“德州仪器校友会”的支持以及张汝京“建厂”的激情,世大半导体仅用三年时间便实现了盈利。

可是当张汝京认为一切步上正轨的时候,一盘冷水把他的火给浇灭了。

原来是台积电为了在行业更加领先,想在技术上甩掉联华电子,打算跟世大半导体合并。

根据2000年《福布斯》杂志的报道,在世大大股东支持下,台积电用了50亿美元并购世大半导体,然而这件事张汝京是完全不知道,当他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成定局。

这件事对于为公司拼尽全力的张汝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打击,心灰意冷主动提出辞职,不带走任何一样东西...就这样离开了世大半导体。

离开世大的张汝京突然记起父亲曾经问过:“什么时候能回祖国大陆建一座工厂?”这句话让张汝京一直记着,国家情节不能忘。

刚好那时张汝京发现,大陆既没有成型的专业半导体制造设备,也没有的人才,无论是在芯片技术还是产业规模上,都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更为致命的是,西方国家对半导体的一切技术、设备都有严格的输出限制。

于是张汝京带着400多名世大一起工作的工程师到上海,创立“中芯国际”,就这样开启了内地半导体代工新时代。

为了让他们安心工作,张汝京还专门修建了中芯花园社区和中芯国际学校。只要在中芯国际工作,普通工人都可以去读上海大学的微电子学院。

为了解决技术问题,张汝京还找到日本东芝、富士通、欧洲微电子研究所等企业机构进行合作。但是过程中,中芯国际可以说不断受到来自美国的阻挠。美国政府先是禁止美国企业向中芯国际出口设备,还让银行停止向中芯国际放贷。

有报道称,当时为了突破美国的封禁,张汝京凭借自己的人脉,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找合作投资,最后好不容易解决了设备和贷款的难题。

有了至关重要的设备和人才,加上有了之前的经验,中芯国际在张汝京的带领下,开始迅速成长。

仅仅3 年时间,建了6家工厂,初期集成电路线宽从0.25微米、0.18微米一直做到90nm的成绩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半导体代工企业,创造了堪称芯片制造史上的世界纪录。

这时他已经57岁了,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的张汝京已经迎来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

但张汝京带走台湾数百名工程师,就注定他的这次“再创业”肯定会被盯上。张忠谋和台积电不会放弃对他的“关注”。

在中芯国际即将在香港上市的关键时刻,遭到了竞争对手台积电在美国的起诉,被指张汝京带来创业的工程师,有一些是台积电过来的,被认为侵犯了台积电的权益,就商业机密等问题要求中芯国际赔偿10 亿美金。

双方也是因为这件事,你来我往中打了好几年的官司。

为了让中芯彻底坐稳了内地代工龙头的位置,张汝京一边为诉讼焦头烂额,顶住压力一边引进IBM的45nm先进工艺,并不断扩大产能规模。

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中芯国际内部复杂的资本却开始分帮结派,有股东不满张汝京“一言堂”,对其战略表示质疑,内斗愈演愈烈。

2009年,经“疲于诉讼”的中芯董事会决议,同意张汝京辞去中芯CEO职务,与台积电和解。

即使是和解,中芯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不仅向台积电支付了2亿美元和解金,还向台积电授出了1.8亿股份,占当年中芯发行股本约8%。

最重要的是,张汝京离开了自己的“亲儿子”,对于61岁的人来说,多少都感觉有点凄凉。

离开后的张汝京坦言:这个过程对我而言,我觉得焉知非福。中芯国际开创的不错,现在接班也很好。另外,我对董事会没有任何怨恨,张忠谋永远是我心目中敬重的师长。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汝京还对中芯国际的创业历程进行了反思,并总结为以下几点。一、企业不要轻易上市;二、学会官员的思维方式,懂得如何与政府打交道;三、技术类企业应该谨防过于关注技术和运营本身,而忽视行政部门的支持作用比如法务部门,要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四、中国企业在海外打官司的时候,一定要找非常好的、懂行的律师去做。

2009年从中芯离职后,或许受伤太深,张汝京没有再留在半导体产业,而是成为一个“投资人”,选择进入LED领域,并用3年时间投资了3家LED企业,涵盖了LED上游衬底材料、芯片和下游照明应用领域。

2014年,投资回报不俗,沉寂5年的张汝京又再重回半导体行业,进行第三次创业!

在上海创办了新昇半导体公司,主要做300毫米大硅片项目。

新昇最终量产出适用于我国的40-28nm节点300mm硅单晶生长、硅片加工、外延片制备、硅片分析检测等硅片产业化成套量产工艺。建设300毫米半导体硅片的生产基地,实现300毫米半导体硅片的国产化。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张汝京在新昇的结局竟会与中芯一样,在新昇发展最迅猛的时候,他突然辞去了董事长职务。三次创业,三次出局,很多人想不通什么原因,也认为张汝京的创业之路到此结束。

我的观点是到大陆来,帮我们中国做一些事情,遇到什么困难,没关系,克服。遇到什么挫折,挺过去,然后东山再起,再做。——张汝京

最近,70 岁的张汝京又回来了,他开启了人生第四次创业!

张汝京说:“中国的半导体封装测试和应用方面比较成熟了,但是产业链前端的环节很薄弱,最容易被人家卡脖子。”

2018年4月1日,张汝京联合青岛澳柯玛成立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投资额约150亿元。计划2019年一期投产,2022年满产。项目建成后可实现8英寸、12英寸芯片、光掩膜版等芯片产品的量产。

如今,芯恩的厂房和办公楼已经拔地而起,芯片制造设备已经在改装调试。

可以说没有张汝京,中国半导体产业,就不会有今天的规模和高度。

早年接受采访时,张汝京曾谈到:“因为战乱的原因,出生不到1 周岁,我便被抱上了开往台湾的船只。后来我回国创业, 90 多岁的母亲才得以跟着一起回到大陆,在家乡养老,也最终长眠于故土。她当了一辈子老师,从小就给我们灌输中国传统文化。小时候,母亲常觉得做中国人很悲哀、可怜,因为处处被人欺负,但后来一直觉得庆幸,自己是个中国人。”

我爱我的祖国,我就是要做中国大陆还没有人做起来的事业。我努力在做,也不会停止,直到造出最好的“中国芯”。——张汝京

关 于 本 文

请WX搜索“易简财经(ID:ejfinance)”关注我们

作者:木木

来源:科技早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