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卫生巾生产商百亚股份第四次冲刺IPO

文丨谷心禀

流程编辑丨梁舒奕

2019年4月,百亚股份再次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算上2010年时设立红筹架构筹划境外上市、2016年时因申请文件不齐备导致中止审查、2017年上会被否,这已经是百亚股份第四次谋求IPO。

上一次被否,发审委质疑的主要问题在于实际控制人的控制地位、销售收入真实性,以及第三方回款较高等问题。

此次重启IPO,更换了保荐券商的百亚股份能否一举拿下A股卫生巾第一股的头衔?

1

成本每片仅0.15元,市场占有率不足3%

百亚股份主营一次性卫生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打产品为卫生巾和纸尿裤。

2016年-2018年,公司业绩稳步增长,实现营业收入7.39亿元、8.10亿元和9.61亿元,净利润0.71亿元、0.66亿元和0.89亿元。

仔细分析招股书可以发现:百亚股份2018年生产卫生巾实现销售收入5.74亿元,单一产品毛利率在53.57%,倒推出生产成本为2.67亿元(为什么要倒推成本呢?这次广发证券的团队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没有中金公司详细,不仅略去了产品的平均单价,甚至也未披露各项产品的营业成本)。

百亚股份的卫生巾产品主要有两只品牌:妮爽和自由点。2018年百亚股份卫生巾销量为17.86亿片。也就是说,公司的主要产品卫生巾的单片成本仅在1毛5分钱左右。

该品牌卫生巾还被范冰冰代言过

曾被称为“中国的尤尼佳”“重庆名牌产品”

尽管利润保持上升趋势,但百亚股份产品的低市场占有率是公司后续增长的隐忧。

在最新的招股书中,百亚股份只公布了2015-2017年全国商超渠道销售额份额排名中卫生巾产品的市场份额在本土厂商中连续三年排名第四,婴儿纸尿裤产品的市场份额在本土厂商中连续三年排名前三。

单从排名来看,百亚股份在本土市场中的排名较为靠前。但是,第四名和第一名的差距十分之大,令人咋舌。根据百亚股份在2016年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2016年的排名第一的福建恒安,市场份额占27.4%,将近是百亚股份的10倍。

在国内目前经济增速放缓和互联网红利枯竭的背景之下,行业面临市场洗牌。对于生活必需品,像在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一般行业前五名占据市场份额比例甚至会高达90%。基于此,百亚股份如果无法实现产品份额上的突破,未来发展情况并不乐观。

2

市场竞争力不足 倒退做"贴牌"业务

招股书显示,百亚股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9.85%、45.91%和42.13%。随着近几年人工成本的不断上升,这一毛利率在生活用品行业处于非常不错的水平。

一般而言,毛利率的水平就能够反映出公司产品在行业内的竞争实力。但百亚股份却在高毛利的情况下,销售费用也非常之高。仅2018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就达到了2.46亿元,占到营业收入的25.57%。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应出百亚股份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不足。

而在利润增长乏力的背景之下,百亚股份无奈做起了ODM生意(即俗称的“贴牌”)。

报告期内,百亚股份的ODM业务销售收入分别为242.90万元、6,226.41万元和15,944.95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33%、7.68%和16.59%。而百亚股份同期的营业收入却在7.39亿元、8.10亿元和9.61亿元,去掉ODM业务金额后则为7.37亿元、7.48亿元和8.02亿元。

百亚股份ODM模式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正逐步提高。按照一家企业正常的发展经营历程来看,应是逐步从OEM到ODM再到OBM,而百亚股份却从OBM发展到了ODM,回到了给别人贴牌的阶段。这一方面体现出自身已经出现业务瓶颈,另一方面显现表现出自己品牌竞争力较弱。

百亚股份在招股书中解释:ODM业务客户主要为国内的消费品企业,其看好一次性卫生用品行业但通常缺乏自主研发和生产能力,公司凭借过硬的研发实力、专业化生产优势及良好的产品品质等条件,与其开展ODM业务合作,互相发挥比较优势。

但事实是,如果公司真的在技术和品牌上有竞争力,直接做自己的产品即可。为何要给别人"打工"?

需要提及的是,2018年百亚股份ODM模式下的毛利率在23.01%。毛利润虽然较低,但是在ODM模式下基本不存在什么销售费用,综合毛利率竟然达到48.58%。远远高于自己单干。但是,大家都知道长期"代工"对一个企业发展的限制。那么问题来了,百亚股份是要短期利润还是长期发展?"代工"会让百亚股份更好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