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分猪肉”大奖,还能糊弄大家多久

最近几天,娱乐圈各种颁奖典礼不断。6月14日上海电视节(白玉兰)、15日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16日微博电影之夜……一众明星在此集结,这两天走过的红毯估计能绕上海好几圈。

作为国内权威奖项,白玉兰奖显得更加老成持重些,最佳男女主演分别颁发给了经验丰富的倪大红、蒋雯丽。

尽管人们也会为王凯、姚晨等年轻演员没能更进一步而感到惋惜,但这样的奖项归属也足够服众,任谁都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而微博电影之夜则更像是一场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娱乐圈聚会。从“微博最受期待喜剧cp”“微博电影之夜人气之星”等荣誉的名称设置就能看出来,微博并无意愿将其定位成一场客观、严肃的评审。

在这么一个跟公司年会差不多的晚会上,没有人想要去质问“凭什么微博最受期待青年演员是鹿晗”,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相比之下,前些天举办的华鼎奖,引起的争议就很大了。

张艺兴得奖,算实至名归吗?

6月12日,第25届华鼎奖公布了获奖名单,张艺兴凭借着黄渤执导的电影《一出好戏》里的“马小兴”一角,拿到了最佳男配角的奖项。

对于这个消息,粉丝们自然是清一色的“恭喜张艺兴”“实至名归”“张演员未来可期”。

不明真相的路人们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说他击败了谁???

也难怪两拨人根本说不到一块儿去。

粉丝觉得质疑张艺兴得奖的人都是对家的粉丝,是在“酸”;路人眼看着四个演技派输给了一个小鲜肉,心里直纳闷:这年头评个奖都要向流量低头吗?

其实,不论是粉丝还是路人,大概都能认同一个观点——张艺兴在《一出好戏》里的表现,还算是说得过去的。

“马小兴”这个角色,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专门给张艺兴定制的。

前期看起来憨憨傻傻,

后期腹黑起来又让人毛骨悚然。

再加上这灰头土脸的扮相——

跟张艺兴平时白白嫩嫩的样子比起来,反差过于明显,更容易让人有种“这次突破还挺大”的感觉。

至少,比起之前他在《从天“儿”降》里面展现的尴尬演技,倒是进步了很多。

但是张艺兴在《一出好戏》里的表现再好,好到足以胜过《爆裂无声》里的姜武、《无名之辈》里的章宇、《我不是药神》里的王传君,以及《后来的我们》里的田壮壮了吗?

显然未必。

这里就要说到华鼎奖的评选规则了:为了“净化演艺圈不良风气”,华鼎奖只颁发给“对参与投票者及老百姓尊重的艺人”。

换句话说就是不到场就不给奖,要是候选人都不来,这个奖就空着。

回到开头的问题上来,张艺兴凭什么能击败姜武、章宇、王传君、田壮壮?

凭的是张艺兴出席颁奖礼了,而其他四个人根本就没来……

领奖的时候,张艺兴看起来挺开心,手舞足蹈的。

转天还意犹未尽地发了微博,感谢华鼎奖对他的认可,并表示这是他第一次以演员身份拿奖。

看到他开心成这样,我甚至还有点替他心疼,毕竟其他演员年轻时拿到的第一个奖

是这样的——

(夏雨)

以及这样的——

(李小璐)

而张艺兴第一次拿到的奖就是个这……

人生能有几回第一次啊。

历届“分猪肉”奖项一览

华鼎奖为人诟病最多的,就是办得实在太频繁了。

正常的奖项通常是一年办一次,而华鼎奖就不同了,想办几次办几次。

光是2015年、2016年这两年,就各举办了四届。

当我们在微博上搜索“华鼎奖”官方账号,出来的是最新的“第二十五届华鼎奖”,看起来相当的严谨、专业。那么,华鼎奖是每办一届重新申一个账号吗?

显然,昵称旁边高贵的微博会员标志已经泄露了玄机所在。

其实,主办方倒不妨再大胆点——

既然微博会员一年可以改5次名,那华鼎奖完全可以一年办6次呀。

2016年的一次乌龙,揭开了华鼎奖的又一项潜规则。

在第19届华鼎奖的评选中,王凯凭借《伪装者》入围了“中国百强电视剧最佳男主角”,在入围名单公布后,舆论一片哗然。毕竟人人都知道,《伪装者》的主角是胡歌。

《伪装者》剧组也马上表态,从未为王凯申报这个奖项。

人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华鼎奖的奖项并不需要自行申报,只要评委会觉得你还ok那么就能入围。

不是,这个奖是有多怕没人参加啊?

尽管名字里又是“华”又是“鼎”,整得挺像那么回事的,但实际上华鼎奖只是一个官方不被承认的民间奖项。

在江湖上,甚至还流传着它蹭中国人权基金会热度不得,反而被官方打压,最终只能流亡境外的传说。

2017年,华鼎奖的搜索结果一度在微博上不能显示,人们以为华鼎奖就此凉透,还把那届分获最佳男女主角的李易峰、唐嫣,称为末代帝后。

没想到,一年之后华鼎奖又卷土重来,继续作妖。

简单来说,就是去年一个奖项提名了严屹宽,华鼎奖官博发了微博发了海报,搞了投票,严屹宽的粉丝也积极参与了。结果最后在颁奖礼上把入围名单中的严屹宽换成了陈晓。

严宽气得发微博质问了官博。

而陈晓这边平白沾上了买奖的嫌疑,心里也不舒服,一下得罪两边,华鼎奖也真是挺能耐的。

当我们见识过华鼎奖全方位、多层次的骚操作,其他野鸡奖在它的面前就都显得黯然失色了。

有的只能在奖项名称上,让你看出它在很努力地分猪肉。

比如国剧盛典,“年度全媒体号召力人物”“最具全媒体影响力演员”“年度最具商业价值演员”“年度演技飞跃演员”“最具突破精神男/女演员”,能够尬出这么名目繁多的奖项,主办方该不是把现代汉语大辞典都翻烂了吧。

来了的都有奖,是国剧盛典对嘉宾们的庄严承诺

而说到“尬”,专注尬夸二十年的音乐风云榜必须有姓名。

“九头身美男第一”“侧颜男神第一名”“大众心中完美五官男歌手第一名”等称号简直让人老脸一红。而早在2014年,鹿晗就获评”最佳男友第一名“,不知道这是谁给评的,难道是来自未来的关晓彤吗……

还有一些奖项,不经意间就搞出大新闻,虽然是负面的,比如碰瓷金曲奖的“全球华语金曲奖”。

还有的啥啥都不行,只能尽力装点自己,整出一副国际范的,比如中英电影节。

电影节主办方为了凸显英伦风情,还整了一个组委会骑士精神奖。第一届(2014年)得主是房祖名,这一年他最出名的事迹是与柯震东吸毒被抓;第二届是杜海涛;不知道是不是上一届的杜海涛把马给骑坏了,第三届没有骑士精神;第四届则是张云龙。

等下,张艺兴你不是2016年才凭借在《前任2:备胎反击战》中的出色表现获得了第四届中英电影节最佳男配角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刚在那儿说什么第一次拿奖呢?

背后来自郑恺疑惑的目光.jpg

不管怎么说,这届华语娱乐圈的野鸡奖们卖力分猪肉的样子,还是像极了《武林外传》里的鸡王争霸赛。

最佳公鸡奖、最佳母鸡奖、最佳美腿奖、最佳下蛋奖……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奖不到的。

主流奖项,就一定服众吗?

这两年,主流奖项的评审也在不断遭受着质疑。

2015年,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平分给了《烈日灼心》剧组的段奕宏、邓超和郭涛,舆论一时哗然。

尽管“双黄蛋”“三黄蛋”在国际电影节中不足为奇,但同时颁给同一部电影的三位演员,总还是令人惊诧。主持人金星直指上海国际电影节是“奇葩电影节”,导演管虎更是不怕得罪人,发微博称“非要双黄蛋,也止于段邓!”

如果说此时的影帝之争还止于业内争吵,观众们并没有太大意见的话,转过年来的2016,可真是让不少观众大失所望的一年。

2016年,第3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将最佳女主角颁给了《七月与安生》的两位女主周冬雨和马思纯。

有了金马影后的加持,两位年轻演员自然可以在90后小花中一骑绝尘,而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个评选结果,未免过于令人意难平了。

如果在同一部电影中戏份相当、表演技巧难分高下的同性演员都能如此幸运的话,那么本该拿到金马“双黄蛋”的搭档可太多了。

陈冲、叶玉卿主演的《红玫瑰 白玫瑰》、刘烨、胡军主演的《蓝宇》、周迅、李冰冰主演的《风声》……无一不是如此。

从金马奖宣布周、马二人的“双黄蛋”名单以后,就有为胡军叫屈的,为周迅鸣不平的,当真是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凭什么?

就更别提那年的百花奖上,在《老炮儿》里北京话都说不明白的李易峰与《寻龙诀》里专注演尸体的杨颖,分别获封最佳男配和最佳女配。

ab得了便宜还不忘卖乖,“大满贯”的言论在当时气到了不少人。

而后,流量侵蚀权威奖项的情况似乎愈演愈烈,在2018年达到了高峰。

在2018年金鹰奖评选中,迪丽热巴凭着豆瓣评分2.9的《漂亮的李慧珍》,力克刘涛、杨紫、殷桃等对手,一举夺得“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也就是金鹰奖的“金杯”。代价则是迪丽热巴从此也多了一个绰号叫“水后”。

拿到了金鹰奖,失去了路人缘

再加上另一边的李易峰凭借《麻雀》中的面瘫演技获得“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此届金鹰奖,史称“水漫金山”。

很多时候,人们也并不是“逢流量必反”,更多的还是为认真做事的人感到惋惜。

许多艺人并不像流量明星一样有粉丝拥趸、有资本支持、有足够的关注度与话题度。每年评选的这些奖项,几乎已经对他们业务能力的唯一奖赏了。

而流量明星们,却似乎连最后这片自留地也要染指,这不得不令人感到遗憾。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