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毕业照上的我们,是否早已被光阴改变?

我看着当年的自己,是属于面带忧郁的乡下学生形象。

当时,对马上就要面临的高考,我充满了紧张,也没有底气,因为偏科严重,我对三角形、矩形以及所有带数字的演算都头痛。对语言,我是一个游刃有余解牛的少年庖丁。我得感激我的语文老师,他在照毕业照后的第三天,拉住我的手说:“你今后成了大作家,得请我喝酒啊!”他说他最羡慕的人就是苏东坡,畅游天下,美酒从不离身。

33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张照片被我无数次翻看、抚摸。其间,也举办了好几次同学会。当年照片上的同学,各自经历了形形色色的人生路,有当老板的、做官员的、破产的、吃低保的,也有像我这样平庸的,把求生活、活下去当成自己最大的努力。他们的面相,在岁月的天光地气中已发生了太多改变。有一年同学会,我突然想请语文老师喝一次酒,却得知他两年前患肝癌走了。

去年的高中同学会,我们已经回不了母校的原址,因为修建水利工程,母校已在滔滔江水下。一群毕业照上的同学在江边,听着罗大佑《光阴的故事》:“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突然有人抱头大哭起来。

光阴的故事,书写在我们各自的人生中。毕业照上的你,记忆还停留在当年。在岁月的河流上,好想来一次逆流而返的刻舟求剑,再望一望当年那纯真美好的花样年华。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