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山汉墓出土的一件古兵器,吕布遇见它也要小心应付

吕布,是三国时代名将,《三国志》记载他“弓马骁武”,“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是当时的著名虎将。《三国演义》更是把他夸张为三国第一猛将,刘备关羽张飞三个一起上,也奈何不了他。

吕布惯用的兵器是一柄戟。古战场上的戟,跟戏台上的画戟大有不同。用于实战的戟,相当于在矛头一侧另加一个侧枝,形状有点像春秋时代的戈,只不过把戈顶部横出的侧枝从矛头移到了矛尾。形状有点像“卜”字,故又称卜字戟。

戟比矛的威力和攻击范围大为增强,可以直刺可以横击。一戟刺过去,即使对方躲过了戟头,往回收戟时还能用戟的侧枝钩割敌方身体。在直刺基础上,戟还能充分利用侧枝,从上至下、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多个角度攻击敌方,戟用好了可以说威力无穷。吕布正是靠戟扬名三国。

不过,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即使是吕布也做不到天下无敌。上世纪九十年代,江苏徐州狮子山一带出土了一个大型汉代墓葬群。墓主是汉高祖刘邦的弟弟楚王刘交之孙刘戊。刘戊,是西汉第三代楚王,生前以穷奢极欲闻名,为人暴虐不仁。汉景帝在位时,刘戊野心勃勃参与“七国之乱”,兵败被杀。

刘戊死后,仁慈宽厚的汉景帝并未过多追究刘戊家族的责任,而是仍然以王侯之礼厚葬刘戊,在徐州狮子山给刘戊营造了规模宏大的陵墓。墓中随葬了大量的金银珠玉、日常生活用具、兵器甲胄等,堪称汉代文物宝库。

在狮子山汉墓出土的众多文物中,有一件奇特的古兵器引起了专家们的注意。这件铁质兵器全长90多公分,总重量1600多克。兵器的主体是一个长方形铁牌,长约30多公分,宽约17公分。铁牌正面有一根向前突出的尖利铁锥,背面则有一个用来手持的手柄。铁牌的上下顶端,各安装一根细长而弯曲的铁枝,铁枝末端有向下弯曲的钩刺。

即使是见多识广的考古专家,最初见到这件造型别致的兵器,也是一脸惘然不解,不明白这玩意儿到底是用来干嘛的。经过汉史专家的潜心研究,终于破解谜团:这件古兵器名叫“钩镶”,在古书中有时也被写成“钩攘”。它的作用,是专门用来破解戟的。

戟以其强大杀伤力一度威震三国,曾经大量列装部队。为了破解戟,古人才发明了这种更为厉害的兵器:钩镶。出土的汉代画像石上的战争场面中,大量出现了使用钩镶作战的场景。

作战时,武士左手握持钩镶手柄,右手持环首刀,一攻一防,配合应用。当敌方用戟进攻时,武士挥舞左手的钩镶进行格挡,一旦接触到戟柄,立即用铁枝末端的钩刺,勾住戟的侧枝,锁定对方兵器,同时用右手环首刀砍刺对方。反之亦然,也可以根据情况,用环首刀挡开对方的戟,同时迅速逼近对方,左手用钩镶铁牌上的铁锥刺中对方。

环首刀是两汉三国时期军队的主战兵器,但面对戟这样的长兵器,未免力不从心。钩镶的出现,不但完美弥补了环首刀作为短兵器的缺陷,还针对戟的攻击特性,提出了一个非常具有针对性的破解方案。从汉画像石上的内容来看,钩镶曾经在两汉三国时期流行一时,大量配备军队。一个技艺娴熟的钩镶手,面对持戟的对手,完全可以轻松取得压倒性优势,画像石内容也表明,持钩镶的对手几乎都战胜了持戟的对手。

戟在汉末三国之后渐渐淡出历史舞台,除了个别武将还使用戟,已经从一种常见的主战兵器沦为仪仗队里摆设,专家分析认为,这种现象应该与钩镶的大量应用有密切关系,可见钩镶威力之强。可以想见,即使是吕布这样的猛将,在战场上遇见了专门破解戟的钩镶,也必须小心应付才行。

参考史料:《后汉书》《三国志》《汉画像石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