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 | 宜宾地震救灾:我们是否高估了地震预警系统?

如果地震波实际造成的灾害不大,却大规模发布预警,一旦造成部分民众的混乱,甚至是人身伤害,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特约作者 | 李勤余

“10、9、8、7……”6月17日深夜,成都多个社区突然响起高亢的倒数计时声。倒计时结束,大地的震动也随之而来。宜宾地震后,相关视频在网络上广泛流转。来自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的地震预警系统,瞬间刷屏。

这意味着我国地震抗灾救灾的能力的提升和伤亡的减少,但就在公众感到振奋之时,有专家指出地震预警系统缺乏科学论证,作用也被高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地震预警系统,不是地震预报系统

地震预警系统大显身手,让人感到欣喜。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更给公众带来了最直观的感受。不过,有一些基本概念仍需澄清。比如,地震预警系统和地震预报系统,并不是一回事。

地震预报是预报尚未发生、但有可能发生的地震事件。而地震预警则是在破坏性地震已经发生、抢在严重灾害形成之前发出警告。在成都社区上空回荡的警告声,属于后者。

一个令人遗憾,但不能不承认的现实是,虽然地震可以预警,但地震预报在全世界范围内仍然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地震预警系统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它的工作原理讲起。简单来说,就是利用纵波比横波传播速度快,利用电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给目标区域提供几秒到几十秒的预警时间。

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认为,已有理论研究表明,预警时间为3秒,可使人员伤亡比减少14%;如果为10秒,人员伤亡比减少39%;如果预警时间为20秒,可使人员伤亡比减少63%。

不过,四川地震局监测预报处处长杜斌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指出了地震预警的缺陷:首先,对于距离震中远的地区没什么用;其次,地震预警原理决定了必然有一个盲区,震中30-40公里是预警盲区,而破坏最大的地区就是在震中20公里范围,根本无法预警。

分析地震预警系统的规律不难看出——越是接近震中,能提供预警的时间就越短;离震中越远,提供的预警时间越长。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成都市民在地震来临时还有空闲拍摄相关视频并上传。原因很简单,当地震波来到成都时,已是强弩之末。

因此,有学者对预警系统的减灾效果也有疑问。中国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首席预报员孙士宏指出,地震预警的初衷是减轻灾害,对成都的预警就60秒,地震波每秒6公里,6级地震对360公里外的成都的破坏性不大,就谈不上减轻灾害的作用。

地震预警是个复杂工程用好并不像一些人想的那么简单

地震预警并不是新生事物,地震预警的原理美国早在100多年前就提出了。许多国家拥有并使用着该系统。拥有不难,但难在科学部署。

日本气象厅曾经误发9.0级地震预警。由于误报,部分东京都内轨道交通线路紧急停止,确认误报4分钟之后才恢复运营。东京周边千叶县、琦玉县和神奈川县的部分轨道交通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结果,气象厅预报部负责人不得不鞠躬致歉以平息民怨。

可见,地震预警应该慎之又慎。如果地震波实际造成的灾害不大,却大规模发布预警,一旦造成部分民众的混乱,甚至是人身伤害,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回过头来看,成都预警有没有必要,即值得商榷。从世界范围的经验来看,地震预警应该有两个前提,一是烈度较大的地震才需要预警,二是高烈度区才需要预警。

而据第一财经报道,日本地震预警发布的阈值,对于公众预测烈度为5度以上,相当于我国的7度;对于高级用户比如高铁,预测烈度为3度以上和M3.5以上。

此次长宁地震,在地震波抵达成都前61秒,100多个社区响起地震预警,但是当时成都的地震烈度只有2度,也就是说虽然震感强烈,但是对成都不具有破坏力。

此外,研发地震预警系统的成都高新减灾所成立于2008年,虽然是民营企业,但是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有学者指出,建立地震预警系统公众当然会支持,但既然事关数以百万计的鲜活生命,相关工作就不能不做到细致、严谨。

比方说,预警信息应该由谁来发布?由某家公司来承担这项任务显然不合适。更合理的安排应该是,企业可以负责开发地震预警技术,但是发布权统一归属于官方。

又比方说,地震预警系统究竟应该发展到何种程度?众所周知,预警体系的有效运转,依托于一个强大的地震监测网络。也就是说,地震监测点越多,预警的准确性也就越高。

这也意味着,要建设好较为完备的地震预警系统,成本不低。国家发改委2018年6月正式批复国家地震烈度速报与预警工程,共投资近19亿元。但是,学界至今仍对地震预警系统意见不一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认为它需要长期的人力物力投入,效果却有限。

这并不是说建设地震预警系统的钱不该花。毕竟生命本无价,能够在地震抗灾救灾工作中取得一点点进步,都应该尝试。只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我们也需要考虑成本和收益。

从长远看,坚固房屋和自救互救是更有效的抗灾方式

地震救灾,是一项极为复杂和困难的工作。而地震预警系统,只是其中一环。指望该系统来拯救万千生命,并不现实。

十年前,汶川地震时尚无预警系统,但其造成巨大伤亡的重要原因是,很多建筑物抗震能力弱,没有抗震能力。大量事实证明,在地震面前,建筑物的强度是决定灾难损失程度的关键因素。所以,我们需要预警系统,更需要提高建筑物的抗震能力。

隔震建筑的橡胶支座

另一方面,地震预警系统能为人民群众争取到一定的逃生时间,但学会自救和互救有时更重要。

在此次地震发生后,不少媒体为公众展现了一幅四川人民无比“淡定”的画面。事实上,每一次地震后,都会有四川人照常麻将、喝茶的新闻流传于互联网。虽然,当地老百姓乐观、积极的人生观确实值得欣赏,但对抗地震,依靠的显然不能是某种精神力量。

在中华医学会灾难医学分会2018年学术年会上,世界灾难和急救医学协会理事长科比·佩雷格表示,“50%-95%的瓦砾下的幸存者,是由家属、邻居、志愿者及非专业救援人员救出的”。可见,普通人是否掌握自救和互救技能,往往能决定其在地震灾难中的命运。无论如何,在警报声响起时还忙着拍视频,恐怕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频频发生地震的邻国日本,一贯注重全民防灾和应急避险训练,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重要的不是举办运动式的学习,而是将防灾救灾知识内化为个人意识,渗透在日常教育之中。唯有如此,在地震预警系统的警报声回荡在空中时,每个人才能有条不紊、训练有素地找到逃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