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说“西方没艺术”?可能是艺术史上最大脑补

正在北京举行的迄今为止最大型的毕加索作品展

近几天,中国迄今为止最大型的毕加索作品展在开幕。这位对现代艺术影响最大的人,不论何时都是大众关注的流量明星。毕加索一生未来过中国,但毕加索却有一段大家耳熟能详的段子,那便是和张大千的对话:

来源张继仁《张大千传》中第四十一章,375页

毕加索的感叹令人动容。当时毕加索说了什么可能只有毕加索和他知道,却无形中影响了成千上万人。

然而1956年,张大千的确和毕加索会面了,但我们分析事情经过似乎不是文章描述看起来这样的。

//

谣言毕加索“不敢来中国”

//

1956年,张仃担任法国国际博览会中国馆总设计师,被邀参加了我国派往法国的文化团。接到文化部“随团访问法国各地”的电报后,张仃便向代表团建议去法国南部拜会毕加索。

张仃和毕加索

1956年七月,他见到了毕加索,送了一套荣宝斋的本版水印《齐白石画册》给他(原本张仃知道毕加索喜欢非洲等地的民间艺术,所以就准备了两张有门板那么大的门神木版年画。但是同行的政工干部说门神是封建迷信,不宜送给外国人)限于当时翻译的水平,二人并未做深入交流。这是张仃唯一一次见毕加索。

这期间张仃邀请毕加索来中国,毕加索说:“中国太好了,但是年纪太大了,怕到了中国后,(艺术)又有一个大变化,自己会受不了。”

后来张仃说:毕加索其实一点不了解中国,也不了解齐白石。当时也没见过张大千。

而这一点就经常被现在媒体加工“毕加索不敢来中国是怕齐白石、张大千”这实在是荒诞无稽

//

张大千“拜访”毕加索

//

大概两周后(1956年7月29日),张大千也去了法国。

张大千想与毕加索的原因,据张大千自己叙述,他会见毕加索,起因是《大公报》上的一篇名为《代表毕加索致东方某画家》的文章,该文章以毕加索的口气,骂他是“资本主义的装饰品”,而他的习惯是“凡对我捧场奖饰的文章我可以不看,凡对我批评、挖苦、骂我的文章我倒要仔细看,看人家骂得对不对”,看了这篇文章,他不仅不生气,反而产生了“见见毕加索”的念头。

然而,我们现在检索了当时的《大公报》,并没有此文

张大千1956年于东京展出「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萨尔馆长观后邀张氏赴巴黎展出。

6月,巴黎赛那奇博物馆展出临摹敦煌壁画。

7月,在该馆东画廊举办「张大千近作展」,展品30幅。

在巴黎期间,张大千也会见常玉、赵无极、潘玉良等华裔艺术家。

于是他提出想见见毕加索,而当时一旁已在法国小有名气的赵无极的说,毕加索脾气怪,你去了肯定把你哄出来,到时候丢人就丢大发了。这让张大千很不乐意。甚至还为难了一番赵无极。

选自《张大千传》

张大千让翻译赵君——郭有守(张大千的表弟的女儿的男朋友,也是之后毕加索和张大千)给毕加索的秘书打电话,勉强答应第二天在瓦拉里斯镇陶器展览会上见面。

结果当时人头攒动,毕加索根本就没理张大千。

当时赵君就怒了!从人群中闯过去,冲到毕加索跟前质问他,毕加索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这里太吵,明天中午到他的别墅谈。

要是没有赵君这一怒,张大千就只能回去

之后就看到了毕加索临齐白石的画,张大千客套后说:毕加索先生画的中国画,笔力沉劲有趣,构图新颖,但不会用笔,墨色浓淡难分。于是讲了一通墨分五色,刚柔互济之类的话。毕加索请张大千写个字,张大千写了自己的名字。

//

质疑“西方没有艺术”

//

在谈论不久后,美术史上最离奇的事情发生了:前两周还不懂国画的毕加索好像被开了任督二脉,激动的说出了那一句“西方没有艺术。”

仔细琢磨这番话,颇有令人生疑之处:毕加索尽可以赞美中国的艺术、日本的艺术、黑人的艺术,不见得非要妄自菲薄,宣布“白种人根本无艺术”,这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何况,毕加索自己就是白种人。

毕加索确实临摹过齐白石的画,也画了些国画,但是1956年属于艺术后期,他开始玩陶瓷罐子。而他后期的陶瓷罐子中还是有很多装饰意味,也没见他把自己悟到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思想贯彻其中。

这不禁使人疑问:毕加索的原话果真是这么说的吗?

时过境迁,一切已无从证实,我们只能做这样的推理:作为一个个性强烈、对西方现代文明充满批判精神的艺术家,毕加索发出偏激之论并不奇怪,但说“白种人根本无艺术”这种话则不大可能,问题也许出在赵翻译,站在中国的文化立场,不经意间将毕加索的话做了曲译;而更大的可能是,张大千自己引申和发挥,于是,毕加索对西方艺术的批判性话语,就变成了“白种人根本无艺术”,因为它非常符合张大千“万物皆备于我”的文化心态与“西学中源”的逻辑。

临别时,毕加索赠予张大千一幅《西班牙牧神像》,张大千走时给了毕加索一套中国汉代画像石拓片,和几支精致的毛笔,回到中国给毕加索寄了一幅《双竹图》从此再无往来。

《西班牙牧神像》

《双竹图》

当事人都已作古,没有办法证伪,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毕加索、赵翻译,张大千,徐雯波(张大千的第四任妻子)四人知道。

而关于张大千那些关于他的名气和自我营销的不为认知的故事,如果你感兴趣,我们可以下次艺野史可以好好聊聊张大千的聪明的社交绝顶的玩世故事。

-END-

图文/里木

(部分分析来源知网)

今日编辑/ 里木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