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褚氏果业清算完成 褚时健遗产又现大笔股权

目前经营褚橙事业的有多个实体,褚时健的妻子马静芬以及马家、儿子褚一斌及其女儿褚楚、外孙女任书逸及其丈夫李亚鑫,他们都有各自的公司,和单独的基地。对褚时健留下的资产股权,今年5月6日,褚一斌在公开视频中表示:"第一还有长辈在,母亲(马静芬)在,听母亲的,不存在公司股权处理的问题,这在父亲离开之前,就已经处理好了。"

今年3月5日,昔日的"中国烟草大王"、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

褚时健走了,他留下的故事仍在继续。6月19日,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独家获悉,褚时健担任董事长的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褚氏果业),已于2019年6月12日注销,用时不到三个月。

此前,褚时健名下有三家公司股权为人们熟知,即华宁芸瑞果品51%股权、新平励志果业30%股权、云南褚橙果品24.5%股权。

另据企查查显示,褚时健还持有云南滇橙柑橘产业集团有限公司38%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截止6月19日记者发稿,褚时健这四项股权资产,均未过户和变更,仍在褚时健名下。

褚氏果业两个月完成清算

天眼查显示,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褚氏果业)成立于2017年11月29日,法定代表人CHU YI BIN(褚一斌),注册地在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华昌路128号。

公司注册资本1500万元,实缴资本也是1500万元。经营范围为果树种植管理;水果批发、零售;苗木培育销售;有机肥加工生产与销售;果树种植技术咨询及推广;农业综合服务。

褚氏果业有两位股东分别为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占99%,马彦鹏占1%。

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CHU YI BIN(褚一斌),褚一斌系新加坡籍。

褚氏果业的高层人员,褚时健为董事长,褚一斌为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董事还有褚楚、罗展宏、凌育友,监事有张朝阳、傅斌、袁晓慧。

值得一提的是,褚氏果业今年3月21日清算组备案,负责人褚一斌,成员褚一斌、凌育友、褚楚(褚一斌女儿),时隔褚时健去世之日只有半个月。

今年6月12日,褚氏果业正式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

褚时健为云南滇橙集团大股东

此前,褚时健名下有三家公司股权为人们熟知,即华宁芸瑞果品51%股权、新平励志果业30%股权、云南褚橙果品24.5%股权。

另据企查查显示,褚时健还持有云南滇橙柑橘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滇橙集团)38%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云南滇橙集团成立于2013年10月11日,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均为1500万元,法定代表人杨久武,注册地在玉溪市新平县漠沙镇关圣梁子。经营范围为水果种植、销售;牲畜、家禽饲养、销售;农业科技咨询服务。杨久武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少彪为监事。

云南滇橙集团股东有五名, 褚时健持有注册资本(实缴资本)570万元,占38%,为第一大股东,张锐占30%,杨久武占12%,杨久全、李少彪各占10%。

云南滇橙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有新平久盛农资有限公司、新平久鼎柑橘仓储有限公司、新平久富柑橘种植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均为600万元人民币。

云南滇橙集团曾用名新平玖鑫农业产业化开发有限公司,2015年12月2日更改为此名,褚时健是2015年12月25日进入,当时持有570万股的梁炳田退出,新增褚时健,持有570万股。业内人士分析,应为褚时健受让梁炳田持股。

云南日报网2016年1月23日有《云南“滇橙”柑橘产业集团成立》报道,称“为做大做强柑橘产业,在新平县委、县政府的引导下,21日,云南“滇橙”柑橘产业集团公司成立。

随着褚橙的影响越来越大,到2015年底,新平县共有柑橘种植面积69761亩,其中新植面积23673亩,全年产量4300万公斤,实现产值25069万元。随着新果园不断进入盛果期,在3年至5年之内,新平县的柑橘产量将大幅增加。

为了保持柑橘产业的良性发展,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等17家企业共同组建了云南“滇橙”柑橘产业集团。集团以“非盈利、以服务为本”的原则,为成员公司提供种植、储运、技术、推广一体化服务,促进企业组织结构的调整,发挥群体优势和综合功能,形成抱团发展的格局。通过统一技术和产品标准,实现柑橘种植规范化、经营规模化,并不断增强品牌保护,增强企业竞争能力。”

四项股权资产均未变更

6月19日,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致电云南滇橙集团公开电话,没有接听。

截止记者发稿,褚时健这四项股权资产,华宁芸瑞果品51%股权、新平励志果业30%股权、云南褚橙果品24.5%股权、云南滇橙集团38%股权,均未过户和变更,仍在褚时健名下。

目前经营褚橙事业的有多个实体,褚时健的妻子马静芬以及马家、儿子褚一斌及其女儿褚楚、外孙女任书逸及其丈夫李亚鑫,他们都有各自的公司,和单独的基地。

对褚时健留下的资产股权,今年5月6日,褚一斌在公开视频中表示:"第一还有长辈在,母亲(马静芬)在,听母亲的,不存在公司股权处理的问题,这在父亲离开之前,就已经处理好了。"

褚一斌表示,对公司上市是有一个系统性的设想,但是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产业发展形成的基础,这是关键,其他的不硬性设置上市时间。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褚时健去世时留有遗嘱,资产股权留给妻子马静芬,或者虽然褚时健没有遗嘱,但其他继承人都同意由马静芬进行处置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