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张露萍:女版“余则成” 至死也未暴露身份

相关报道:追寻先烈的足迹|王朴:一名“富二代”用鲜血作出的选择

张露萍烈士资料图。红岩联线供图,华龙网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6月20日6时讯(首席记者 佘振芳)电视剧《潜伏》塑造的特工“余则成”形象为大家所熟知,其实在我党的历史上,有一位堪称女版余则成的特工。她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8岁投身秘密情报工作,19岁不幸被捕,24岁被国民党秘密杀害,至死未暴露真实身份,直到近40年后才被正名——她就是红色女特工张露萍。

出身军阀家庭 受感染加入共产党

1939年冬到1940年春,在重庆的街头,人们经常看到一位时尚漂亮的女孩,她头戴法兰绒帽、身着咖啡色薄呢连衣裙、脚穿高跟鞋,手挽着一名年轻的国民党军官,在街上亲密漫步。

有几次,从延安来重庆办事的人碰到这对青年男女,都大吃一惊:这不是延安抗日大学的黎琳吗?她怎么和国民党军官混在一起,是她叛变了,还是自己认错人了?

其实没错,她就是从延安来执行秘密任务的黎琳,此时她叫张露萍。她身旁的军官,就是地下党军统电台特别支部的核心成员张蔚林。他们对外的公开关系是兄妹。

张露萍,原名余家英、余硕卿,曾用名黎琳,出生于四川崇庆县(现崇州市)的一个军阀家庭。1937年,张露萍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成都蜀华中学高中。在那里,张露萍认识了同班同学车崇英的父亲——中共川西特委军事委员车耀先。在车耀先的感染和引导下,张露萍加入了共产党的进步组织。

1937年12月,张露萍秘密离开成都,来到延安抗大。1938年10月,17岁的张露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秋,张露萍离开新婚不久的爱人,回到四川开展统战工作。

在军统电台建立秘密支部 截获大量情报

在重庆,年轻的张露萍被南方局周恩来、叶剑英相中,受命以张蔚林妹妹的身份,领导地下党军统电台特别支部开展工作。

当时,领导交给张露萍三项任务:一、领导军统电讯处的党员张蔚林、冯传庆,建立秘密支部;二、传送情报,及时将张蔚林、冯传庆提供的情报通过中间站转送周公馆;三、若有可能,在军统电讯处继续发展党员。

最后,叶剑英严肃地说:“黎琳同志,从事地下工作,随时都有被捕的危险,我们必须牢记地下工作的纪律——绝对忠诚,严守秘密,甘做无名英雄,哪怕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就这样,张露萍以照顾哥哥张蔚林的生活为由,和张蔚林共住一家,开展秘密工作。

张露萍领导的地下党支部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插在敌人的心脏,在敌人最森严、最机密的特务首脑机关里,构建了一个党的“红色电台”,同敌人展开特殊的战斗。他们及时准确地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使党组织多次躲过敌人的破坏,并使敌人的许多秘密行动被我党掌握。

意外暴露不幸被捕 团结狱友严守秘密

1940年2月中旬的一天,张蔚林在工作时烧坏了一个珍贵的真空管,慌乱且情急之中做了一连串的违纪反应,让军统督察处处长叶翔之查获到了他私自存放的绝密情报手抄稿和军统电台人员花名册。

随之,军统电台特别支部暴露,张蔚林、冯传庆、杨洸、赵力耕、陈国柱、王席珍6人受牵连。最后,张露萍也不幸被捕。这就是著名的“军统电台特支案”。

这件事的发生让国民党高层大为震惊,抓到这些人后,戴笠亲自率领军统局督察室主任、秘书、司法科长和军统特别行动处几位处长等人赶到看守所,当他看到年轻漂亮的张露萍时,更认定这是共产党使出的“美人计”,于是,戴笠就将张露萍作为了重点突破的对象。

戴笠亲自提审张露萍时,反复询问两个问题:谁是她的上级,她的任务又是什么。可是张露萍却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对戴笠说:“我是过不惯延安生活自己跑回来的,没有上级也没有任务。”

忍无可忍的戴笠几乎是咆哮着道出了审问的真实目的:“你跟周公馆到底啥关系?”

“我不晓得哪个周公馆。”张露萍依然镇定自若,回答和前几次一模一样。

得不到满意答案的戴笠又使出了一招“放长线钓大鱼”的计策,他故意把张露萍释放,却在暗地里安排特务尾随跟踪监视,看张露萍与谁说话、与谁联系,就抓谁。

走出特务机关,张露萍路过曾家岩时,径直昂然而过,又打破了敌人的最后梦想。从张露萍的表现上看,敌特机关推翻了原来认定的张露萍等人是曾家岩派出的判断,而是误以为是四川地方党组织的所为。

用尽手段也得不到有价值的确切消息,恼羞成怒又无可奈何的戴笠判了张露萍等7人死刑,给他们戴上镣铐,以“军统特别严重违纪分子”的名义关入了白公馆监狱。

在白公馆期间,被关押的张露萍努力寻找一切机会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她把自己在延安学习的情况不断地讲给同志们听,并要求大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公开自己的真实情况,做到绝对忠诚,严守秘密。

带着秘密壮烈牺牲 40年后真相终大白

1941年3月,在白公馆监狱没有关押多长时间,张露萍等7人就与其他被囚禁者一道,被押送到了贵州息烽监狱。

狱中环境十分恶劣,加之特务酷刑相加,许多人都得了病。除了身体要忍受折磨外,更难受的是,张露萍等人还要承受来自狱中难友的误会。

1945年7月14日,张露萍等7人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于贵州息烽快活林。直到牺牲的最后时刻,张露萍等人始终没有公开过自己的身份。

历史终究不会让英雄被遗忘,随着新中国的成立,真相也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一点点浮出水面。

解放后,每年清明时节,在纷纷细雨中,总有一位老人要到贵州息烽监狱快活林张露萍等7人的墓前祭扫,他还特意请当地农民将这座坟墓修葺一新。

他就是小说《红岩》里的“疯老头”原型人物,当年息烽监狱中共秘密党支部委员、脱险志士韩子栋。

尽管不了解张露萍等人被捕前的具体情况,但韩子栋在敌人的贵州息烽监狱和白公馆监狱都待过,对张露萍等人在狱中的表现是清楚的。他曾经说:“我对这些一起战斗过的同志们有深厚感情,我忘不了他们。”

1980年春,韩子栋获悉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查清在敌人监狱中遇难者问题的指示后,还特意写了《关于张露萍等七位共产党员在息烽集中营被敌人杀害的报告》。他在报告的最后写道:“我作为狱中中共地下支部负责人之一,完全可以为他们7人作证,证明他们确实是我党忠诚的党员,是杰出的爱国志士。”这份报告受到了中央组织部和全国妇联的高度重视。于是,调查工作迅速展开。

然而在调查过程中,没有任何可以查证的资料来证明张露萍等人的真实身份。抱着最后的希望,1983年,调查组终于找到了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张露萍和她领导的“电台特支”这才最终大白于天下。

让我们共同记住那些年轻而伟大的生命吧!

附:张露萍在狱中出版的诗

1943年9月10日,张露萍以“晓露”的笔名写了一首题为《七月里的榴花》的诗,发表在狱中出版的《复活月刊》第十二期上:

七月里山城的榴花,

依旧灿烂地红满在枝头。

它象战士的鲜血,

又似少女的朱唇。

令我们沉醉,

又让我们兴奋!

石榴花开的季节

先烈们曾洒出他们

满腔的热血。

无数滴的血啊

汇成了一条巨大的河流!

这七月里的红河啊,

它冲尽了民族百年来的

耻辱与仇羞!

我们在血海中新生,

我们在血海中迈进

今天,

胜利正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我们要去准备着更大的流血,

去争取前途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