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戈明相范文程为何如此死心效力大清,成为皇太极最倚重的谋士?

撰文/赵立波

导读:作为皇太极最为倚重的谋士范文程,本是北宋名臣范仲淹的第十七世孙,他的曾祖在明朝做到兵部尚书的高位。作为读书人出身的范文程到底因为什么原因不顾唾骂,头顶“汉奸”罪名去死心效力?更为重要的是,在范文程的一手主导下,对大明开始“挖墙脚”,导致了以洪承畴为影响力极大的武将迅速投降,并因此引发羊群效应。此外,他计除袁崇焕,定策入关均发挥了重大作用,甚至堪称满洲第一幕僚长的最大软实力人物。当历史尘埃落定,如何更为清晰、全面对此人物进行透析,这将是本文的最大意义所在。

范文程画像

一、“活着”可能是导致范文程人生第一站投靠满洲的原因,由此开启了历经满洲四朝元老历程。

对于所有人来讲,“辱没先人”的声名是一个道德上最大的耻辱,对于祖上是著名文臣范仲淹的后人范文程来讲或许这种沉重压力更为强大。尽管到了他这代已经相隔数百年,但是范仲淹实在是太出色了,出色到几乎所有读书人都以楷模的地步,读书人对范仲淹的崇拜地步已经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在踏入满洲军营之前,想必范文程更是因此而感到自豪,这个家族虽然辉煌,到了范文程这时已经出现家道中落的情况。他的曾祖范锪,官至兵部尚书,因与严嵩抵触被迫辞官;他的祖父任职沈阳卫指挥同知。范文程年少聪颖,举止稳重,好读书,领悟力强,擅写文章。

皇太极画像

万历四十三年(1615)他考进沈阳县学秀才,次年回抚顺奔丧。转年正是努尔哈赤宣布与大明决裂,建立“大金”的关键时期,而攻克抚顺成了努尔哈赤的第一个手笔。这年范文程被努尔哈赤的部队掠到降民之列,据说当把范文程和其他人打算处死时,努尔哈赤看他仪表堂堂问:“你识字吗?”回答是生员,询问后才知道范文程显赫的家世,于是“太祖喜”,对贝勒说:“此名臣子孙也,其善遇之。”《范文程传》此后范文程为了活命,在努尔哈赤帐下做个文员,而真正让他迎来了他政治春天则是皇太极的继位。天聪三年(1629)范文程被选拔到刚成立的文馆做“书房官”,由此走进了皇太极的视野,此后范文程的才华被皇太极不断重视,由此开启了范文程此后深刻影响满洲政治形态的布局,最终让其历经四朝,成了开国元老中最重要的软实力人物。

二、范文程到底有多重要?几乎参与了后金所有军国重大事务,上阵可杀敌,下阵定国策。

范文程多次在与明军交锋时冲锋陷阵,经常是“突围力战,拔之,不失一人”,在关键时刻配合了皇太极扭转危局的关键助手,成为皇太极不可一日失去的左膀右臂。

相关画面

天聪七年,名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担任要渡海投靠,范文程以其辩才不断坚定了他们的归降之心。此后在降服洪承畴范文程均出力最大。不久八旗汉军建立,当时许多人推荐范文程为固山额朕,皇太极认为:“范章京才诚胜此,然固山一军职耳,朕方资为心臂,其别议之。”意思是范文程的才能超过额真职务,何况还是个军务,由此将他以“内阁”中枢机构方面进行培养,可见皇太极用人相当高明。

影视画面

崇德元年(1636)范文程被晋升为内秘书院大学士,成为皇太极唯一的心腹幕僚。由于皇太极对其高度重视,他虽然不再议政大臣之列,但几乎能参与所有机密和决策,对清政府内外方针的政策制定,国家机构改革和完善,对官员的任免,均有重大话语权。每次研究重大问题时,皇太极必说:“范章京知否?”、“何不与范章京议之?”甚至范文程有病不能履职,皇太极也要等他康复后再进征求他的意见裁决。当初,皇太极还要审阅把关,后来只要范文程缮写的军务,皇太极就不再审阅,还说不会有谬处的。《清太宗实录》

相关画面

三、范文程的隐忍,在关键时刻推出“入关论”成了历史转折的一个重大战略事件。

然而接下来因为皇太极的猝然去世,导致了范文程仕途的骇浪,甚至他的妻子也被多铎霸占,对此范文程只能忍气吞声。如果皇太极在位,相信多铎无论如何也不敢有此妄举。面对奇耻大辱,范文程却未见有什么抗议反应,据载,他照常入值,“气宇洪深,入罔窥其喜怒。”《范文肃公墓志铭》

多铎画像

在多尔衮摄政期间对范文程既使用又不放心,因为范文程是站在维护小皇帝顺治的立场,又因多铎与多尔衮一母同胞,虽然痛恨多铎,又眼见多尔衮专权,内心愈加不安,遂更为谨慎小心,表面上虽然对多尔衮恭顺,实际上却时刻注意与多尔衮保持距离,“时称疾家居”两人的关系遂呈现出微妙与复杂,冷淡中合作,合作中有疏远,若即若离。不久,当多尔衮讨伐明大军行至辽河时,收到了明朝灭亡的确切消息,在紧急时刻,多尔衮紧急召见成病在家的范文程商讨对策。

多尔衮画像

范文程建议立刻入关,进攻李自成大顺政权,他断言李自成有三个原因可攻,加上大顺军“行之以骄”可以“一战破也”。当时,无论是皇太极还是多尔衮,在与明朝作最后斗争前夕,都想联合李自成共同夺取明朝,唯有范文程抓住明朝新亡,李自成军队立足未稳这样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当机立断,果断出兵的“入关论”,果然事情的发展按照范文程的预料那般,不久清朝全面入关,可见范文程的作用之大。

相关画面

顺治十一年,范文程多次上疏请求退休,福临下旨“暂令解任谢事”,病好后“以需招用”,为表彰其攻击,两次加封他为太傅兼太子太师。康熙五年,范文程病卒,享年七十岁。称赞他“元辅高风”,甚至在清人后来的评价里将他比作汉之张良,明之刘伯温。对于自己的评价是,范文程说他“我大明骨,大清肉耳”想必,对于自己的一生必将掀起巨大争议早有了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