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器修复师:我们怎么修复探方出土的陶片?

陶片是考古发掘中最常见的遗存,量大而繁杂。

陶器作为一种周期短、变化较明显的器物是考古类型学中最重要的标志性器物,通过地层中出土的陶器类型,考古学者们可以借此判断地层的相对年代,建立相对年代标尺,揭示遗存的发展过程,从而为分期、判断各期的亲疏关系提供基础,也能帮助划分考古学文化或确定遗存的文化性质,陶片整理与修复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龚辉群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陶器修复技师,1995年3月8日,她正式进入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石门工作站从事陶器修复。她带领我们进入了她位于岳阳华容七星墩遗址的陶器修复工作坊,她和同事正在这里修复七星墩遗址出土的大量陶片。

说是工作坊,其实是当地村民家的一间杂物室,小小的屋子里除了一张简单的工作台,全部被编上编码的一堆堆的碎陶片库存堆满。

龚辉群手里拿着一个已经拼接完成的陶盆细细打磨。仔细看来,这个陶盆修复的部分占据了一大半,而原有的陶片看起来平平无奇,和其他等待修复的陶片看起来没有区别。陶器修复师到底是怎么从数以千计的陶片中找到对的那几片,使得它们在千百年后”破镜重圆“的呢?

首先要把不同探方、不同地层层位出土的陶片进行分组,用清水和毛刷清洗并加以晾晒,从而清理陶片上的泥土和杂质,以便于后期的运输、修复和研究。虽然陶片灰头土脸,但是处理起来也要小心翼翼。

遗址中刚出土的陶片

“有一些陶片因为烧制温度低,质地软遇水清洗会融化,这样的陶片、有粉化病害的陶片以及上面有彩绘的陶片都不能用水清洗,得在保持干燥的情况下处理,”龚辉群介绍,遇到比较重要的陶片还需要在现场进行加固进行整体提取

遗址中的陶杯残片

清洗晒干后的陶片,将按照每个探方、地层层位、遗迹的序号顺序摊开,经过清洗的陶片已经不再是一脸土色,技师们可以根据不同的陶质、陶色进行分类和分色,在区分出来的陶片中,技师就能进一步观察,把具有同样的陶色、纹理、厚薄、弧度、形制的陶片整理在一起。

接下来就是拼对了,先把破碎的小片拼成大片,属于一个器物的大片简单拼对在一起。拼对陶片是对技师观察力、分析力和经验的考验,“现有的完整器是天然的参照物,当然做久了自己就有经验了“,龚辉群表示。

在2018年的遗产日活动中,龚辉群向学生群体介绍陶器修复知识

陶片粗看起来差不多,但仔细观察,它们的花纹、口沿、底部、弧度、陶色是有区别的,技师们借此可以找出属于一件器物的陶片。目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石门工作站一共有6位陶器修复技师,在进入考古所之前,她们都是工作站附近的居民。

“修复陶器不需要多高的文化,但是做事一定要认真仔细“,她回忆刚入职的时期,没有经验,也不知道探方、探沟、灰坑、墓葬的概念,”挖掘出来的陶片都用不同的字母代替,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当时的副所长裴安平教我们怎么整理和区分陶片、分层清洗、分色拼对,何介钧所长教我们认识纹饰。”她介绍。

在考古领队的指导下,她们逐渐认识器形、认识纹饰,认识考古标签,随着经验的积累,她也变成了教新技师的老师,”现在我们看见陶片基本就能看出是一个什么器形上的了“。

把处于同一个探方的同一层位的陶片拼对完成后,技师们会对陶片进行统计,陶片情况足以修复的将进入修复阶段,不能修复的陶片则会根据所属器型作为标本进行编号和装箱。

陶鬶局部标本

陶鬶局部标本

陶器修复分为研究修复、商品修复和展览修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技师们所做的是研究修复,其目的是为了给考古学者们的研究工作提供实物资料。

感谢七星墩领队王良智出镜讲解陶器修复小知识

陶器修复使用的工具并不特别,橡皮泥、白乳胶、502、圆规、锯条、纱布、美工刀、石膏粉、刮子就是技师们最趁手的伙伴们。什么样的陶片可以被修复?只要能找到属于同一器物的口沿、腹部、底部的陶片,这件器物的形状就能被推测出来从而得以修复了。

将陶片用粘合剂拼接好,先用橡皮泥进行翻模,使用石膏对残缺部分进行修补,整形打磨后,一件陶器便修复完成了。

修复完成的陶鼎

修复器物的速度,要根据器物的陶质,和它本身的工艺好坏,“龚辉群介绍,”修窰址的东西相对简单些,小碗小碟一天还能修几个。最难修的是那种泥质较差又不能清洗的陶片,有时几天才能拼对修好一个,有些几天都只能拼对一块标本“。

湖南考古所修复展出的白陶器 图源/东方IC

采访的过程中她一直没有放下手上的工作,为了节省时间,她提前手写了两张A4纸的《探方陶片整理几个基本要点》交给我们。

一头扎进陶器修复20余年,她仍然对眼前的这些被时间和泥土层层覆盖的破碎的陶片保持着热爱,“这些陶器啊,是几千年前的人们在生活和随葬的时候用的,一般人是难得看见的。把出土时破碎的陶片给拼接复原,自己真的很有成就感”。

热爱,不正是工匠精神的源头吗。

欢迎个人转发、扩散。公号转载、商务合作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