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民宿快速繁荣却屡遭消费者声讨 专家呼吁行业法规出台

中国网科技6月20日讯(记者 胡爱善)“我国民宿对住宿行业渗透率仅2%,同样数据在美国是25%,我国民宿行业发展未来5年仍有6-8倍的增长空间。” 榛果民宿CEO近期的一番表述,显示出当前共享民宿的热度。事实上,共享民宿在经过一段时间狂飙突进之后,业内也在呼吁出台相关法规,以促进行业有序健康发展。

中国网科技发现,以年轻用户为主的共享民宿,近期成为消费者投诉维权密集较高的行业。投诉热点表现在:退订房被收全额房租作为违约金,涉及霸王条款;订好房后无法入住,联系不到房东;卫生条件差,安全存在隐患。而近期民宿“偷拍门”更是让共享民宿站上舆论风口。中国网科技近期采访数位专家和从业者,探讨共享民宿行业发展之路。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对中国网科技表示,民宿行业在快速发展同时,由于缺乏统筹谋划和合理引导,目前主要处于自我无序发展状态。有的民宿经营形式松散,安全意识淡薄;有的民宿配套设施达不到安全要求就擅自营业。这些问题不仅严重制约着民宿的健康发展,而且给区域旅游品牌和形象埋下了安全隐患,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李易:相比网约车 共享民宿商业模式更为健康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教授对中国网科技表示,共享经济有代表性的是网约车和共享民宿,这在全球是两个标杆,代表企业分别是Uber和Airbnb。从对社会的价值和可管理操作难度来衡量,Airbnb平台要优于Uber、滴滴这样的交通平台。

“Airbnb在全世界发展来看,出事频率很低,大致发展比较稳定的,各国政府不管是美国的各个州还是城市对他态度不错。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房屋资产是不动的,Airbnb不会为了这个地方旅游去自己建造房屋,而是对现有的闲置房屋资源去利用,这和Uber和滴滴不一样” 李易指出,网约车平台后期都开始自己买车和租车,打破了当初利用社会闲置车辆的承诺。

从商业模式来看,李易认为共享民宿更为健康。“商业公司进入共享民宿行业以后,很难被复制,会形成一定的壁垒。先行者不用担心后来者拿到资本之后把他们颠覆掉,因为房屋有天然的稀缺性。”相比之下,Uber和滴滴心态就一直很着急,后来者如果钱更多,一夜之间可以找更多的车,招募更多的司机,消费者是很容易就转过去。

谈到共享民宿快速发展的原因。李易说,这主要是领头羊在起作用,像Airbnb这样平台起来之后,国内企业去借鉴,再赶上共享经济浪潮,以及政府给到了充分空间,这样造就了行业过去几年的快速繁荣发展。

消费者90%以上投诉集中在克扣全部押金 涉及霸王条款

中国网科技统计发现,针对民宿投诉90%以上集中在克扣押金。有消费者反映,预定民宿不到半小时,当退订时就被扣掉全部房费,而房东给出的理由是按照合同条款来执行。

各家平台对于消费者维权,采取的措施也缺乏统一标准。主要表现在,当消费者在维权平台进行投诉时,有消费者可以获得全部被扣押金,有些消费者却只能获得50%被扣押金。中国网科技就此采访国内民宿短租业的领军者——小猪,该平台拒绝就这一问题作明确回复,只是表示:“小猪旨在为房东、房客双方搭建一套公平、高效的沟通体系及交易制度,以满足供需双方的需求。”

李易认为,消费者被扣掉全部租金就是霸王条款,这不能靠道德或社会责任感来约束,需要制定相关法规。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朱巍对中国网科技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格式条款,是对消费者是严重侵权的条款。按照合同法规定,格式条款解释要有利于非制定方,就是有利于消费者一方进行解释。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则制定方摆脱自己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的格式条款是无效的。”

“有关部门要对民宿行业加强监管,一旦发现违法违规问题,不仅要及时依法进行处罚,而且要对经营者加强普法和道德教育,切实提升民宿经营者守法诚信经营意识。作为第一责任人,民宿平台和平台内经营者要加强自律,主动诚信守法经营,自查自改,堵住安全漏洞,避免和减少民宿安全事件发生。”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指出。

陈音江建议,消费者通过民宿平台选购民宿产品或服务时,首先要查看对方的公示信息,查看其是否有营业执照,如果平台没有公示经营者的营业执照,建议尽量不要购买民宿产品或服务。此外,消费者通过民宿平台消费,还应保存好商家承诺、支付凭证等消费凭证,遇到问题及时与商家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成,可以向消协或市场监管部门投诉,依法维权。

朱巍:共享民宿应以安全为先 相关法规亟待完善

国双数据中心报告显示,2015年后,中央政府、各部委及部分地方政府先后发布涉及民宿行业的指导意见与相关条例,鼓励民宿行业发展。然而,目前依然没有一份完整的针对民宿行业的标准化管理文档出台,导致民宿行业依然处在一个相对灰色的地带。

在中国网科技的采访中,专家均呼吁共享民宿到了要制定相关法律法规的阶段。

“共享民宿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说治安问题,以前我们住在什么地方都得需要身份证登记,条例已经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共享民宿这一块儿不是每个地方都有这个法律规定。” 朱巍建议,共享民宿本质上应该以安全为优先,这个安全不单纯是消费者权益保护,还包括社会的治安安全,包括不能成为犯罪的地点,应该遵行实名登记的规则。共享民宿很可能会把过去针对酒店业的法律法规都给架空了,因此相关法律法规亟待完善。

李易指出,像美国不同的州对于Airbnb有不同的法律和约束,其实我们都可以去借鉴学习。到今天,差不多政府可以尝试介入共享民宿,因为几个大的平台已经出现端倪,这个时候出手,也不会把他们管死,这些平台已经有抗风险的能力。

“政府在面对创新业态时容易走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只要是打上互联网经济、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的名号,我就索性不管了,最典型的就是共享单车。另一方面管的太死也不行。制定相关法律行业规则时,需要充分聆听企业、房主和消费者的声音,做好一个平衡。” 李易说。

Airbnb是全球范围内起步最早的C2C民宿平台之一,目前估值超过310亿美元,覆盖国家近200个。小猪短租相比Airbnb虽然起步较晚,但凭借已相对成熟的业务模式,在 近年来扩展迅速,已成为国内C2C模式下民宿短租业的领军者。

( 作者:胡爱善 编辑:单征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