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岁老人苦练楷书70年,如今一幅字593万

凡是艺术必有争议,绘画如是书法如是,譬如说楷书就是经常会引起大家争论的,有人说楷书无艺术性,有人却觉得一个书法家最起码要能写好楷书,因此写一手好楷书的人就批评别人龙飞凤舞是瞎写,而被批者往往反击曰楷书者为匠。楷书作为书法的一种形式自然是没有争议的,在一般认知当中楷书通常是临习书法的基础、如童子功一般重要。

书法家张瑞龄

之所以有楷书是否是衡量一个书家功力的标准之争,主要是缘于如今有太多乱书之人,那些让人看不懂的书法让人怀疑书法正在“堕落”,因此很多比较传统的网友大声呼吁回归书法的正统性,但那些鄙视楷书的人却认为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应该允许不同风格的突破和尝试,他们对于只会写楷书的人定义为“写字匠”。

张瑞龄楷书

在当代书坛以楷书著称的名家里,“二田”自然是重量级的,但在他们之外还有一位已经八十三岁的老前辈,才真正算得上是现今的楷书第一人,他就是张瑞龄老先生。张老一辈子与书法为伴,至今已经有着七十七年的书龄,坚持临习楷书七十余年未从中断。

书法家张瑞龄

如果按照那些鄙视楷书的朋友所讲,一个人练楷书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个“写字匠”,但张老这个“字匠”却从来不畏惧别人讥笑他只会死磕楷书,做堂堂正正的“字匠”写堂堂正正的楷字也能写出成绩来!他所书的大幅《岳阳楼记》就曾悬于大会堂,如今他的一幅字能是卖到了五百九十三万之巨!

张瑞龄书法

早在十二年前翰海就曾上拍过一幅张瑞龄老先生的《金刚经》,这幅字当年就被拍出了五百九十三万六千元;同年张老还有件四条屏书法也以高达一百四十万的价格成交。在张瑞龄的介绍当中极少出现让人眼花缭乱的头衔,甚至都没有“书协”的关系体现,但其实张老是中书协创始会员、元老级的前辈了。

书法家张瑞龄

这在圈子里很少见,大部分的人都恨不得将自己的各种头衔写得满满当当的,像张老这种有老资历真分量的却反而只是极可能地简单介绍下自己。在生活中张老其实也并非整日与书法相伴,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拉胡琴,而且他拉琴的水平也非常了得,很多唱戏的名角都邀请张老上台为自己伴奏。

张瑞龄书法局部

楷书和胡琴是张老如今的两相挚爱,他家收藏了很多精美的胡琴,闲来无事的时候他就在每一把胡琴上写上各种诗词,胡琴都有一根竹制的主干,叫“担子”,张老就在“担子”上自己写、自己刻上楷书,让这些传统的老乐器更添了些许艺术韵味,他书房中挂满的胡琴几乎没把都留有他的书法,数量多达两百多把。

如果说只会写楷书的人是“写字匠”,那张瑞龄老先生用七十余年的书龄向世人证明了楷书的魅力,他一生都死磕楷书,虽然张老在其他书体上亦都有所造诣,但在张老看来,仅仅是楷书就已经足够自己穷尽一生去学习和研究了。

看完张瑞龄老先生的楷书生涯,您还觉得楷书只是“写字匠”的标配吗?

内容源自书法艺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