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其文化,汉武帝的海上求仙基地为何选这里

文|杜春华

青岛地区的文明发源于古遗址丰富的城阳、胶南、即墨、平度等地,其历史文化的丰富性、悠久性并不亚于其他历史文化名城。早在新石器时代,青岛是东夷人繁衍生息的主要地区之一,遗留了丰富多彩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此外,青岛还有不少人并未听说的不其(读Fújī)文化。早在两千年前的汉代,它曾声名显赫,当时不其县的中心在今城阳区,是一处彪炳东方的历史文化重镇。

何谓“不其文化”?青岛文史学者巩升起在其专著《海陆一体化维度上的东方秘境——不其文化研究》中给出一个严谨、系统的概念:这是存在于中国东方的一种地域文化形态,以汉置不其县为基本支点,勾连汉以前和汉以后的漫长历史于海陆交接处,以胶州湾东岸并东北岸的不其县传统辖域为其基本的历史地理空间,包括今青岛市东部各区和即墨市南部,其中心地带位于今城阳区。

2000年前在青岛的“不其”,汉武帝又做了什么?不其城设立后,不其作为汉武帝的海上求仙基地,以明堂、太一祠和交门宫三大海陆一体化建筑为标志,奠定了汉帝国东方之门和东方海岸祭祀中心的形象。

明堂是古代规格最高的皇家礼制建筑,有祭祀、布政、论学等功能。汉武总共建有三处明堂,长安南郊,泰山脚下,不其海滨,三者基本处于同一纬度,就此形成天下三明堂的格局,穿越东西,贯通海陆。

《汉书·地理志》载汉武帝在不其敕建“太一、仙人祠九所”,汉武时代奉太一为至尊无上的神灵,专以“太一”为名的“祠”仅见于不其。

交门宫,这是汉朝立于海岸的唯一的国家宫殿,与秦碣石宫相类,其象征意味就是汉朝东方之门抑或中国海洋之门。

明堂、太一祠和交门宫三大汉史纪念性建筑,描述了汉武帝时代东西并进的文化史景观:大汉朝的精神视野,在东西两个维度上恢弘展开,一边朝向西方,是基于外交、军事与贸易而跨越西域,对欧亚大陆未知领地的探索,缘此而凿通丝绸之路;一边朝向东方,伴随着帝王巡狩之路,是在泰山封禅与海上求仙中进行的对东方理想国的探索,缘此而昭显海上丝绸之路。

位于城阳的铁骑山,古代被称为不其山。

不其文化在两千年前就声名显赫,其间出现的名人更是展现了不其文化的辉煌和魅力。东汉光和五年(公元182年)一代廉吏童恢任不其县令,因政绩卓著,升任丹阳郡(今安徽宣城)太守,死于任上,不其百姓闻之,在傅家埠建童公祠(今童真宫),世代纪念。《三齐记》《三国志》《水经注》等书籍中都曾提及大儒郑玄在不其山聚徒办学。郑玄,字康成,郑玄执教的场所被人们称为“康成书院”,具体位置在铁骑山东麓的书院村。或因郑玄的原因,不其山多狭指今铁骑山。今城阳区所在地为古不其地的核心地带,城阳即“不其城之南”之意。

曹魏时期创建的法海寺,是青岛乃至山东最古老的佛教寺院,目前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东晋义熙八年(公元412年)高僧法显在不其牢山(崂山)登陆回国,给青岛留下了一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在不其形成著作《佛国记》(也称《法显传》《佛游天竺记》等)初稿。明代王邦直用20年完成律学巨著《律吕正声》,建立了完整的律学体系,比德国音乐家巴赫的律学思想早145年,被称为音乐界的孔子。

不其文化,承接东夷文化,集结着许多经典的文化内涵,在海陆交接处书写出一段瑰奇的历史华章,只是,它还有众多的秘境需要梳理、挖掘。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