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毕业,他去上海造芯片,每天义务加班,月薪只有5000元

中国芯片之困,实则是芯片人才之困。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半导体工艺工程师的待遇如何?211大学本科生,工作两年,坐标上海,每天义务加班两小时,日常接触腐蚀性、生殖毒性化学品,还需要巡检带电机台,月薪5000元,年终奖2000元。看到这样的付出和待遇,如果是你,会选择加入芯片行业吗?

近日,某招聘网站发布的《2019年芯片人才数据洞察》显示,目前国内芯片行业存在薪资成长缓慢、人才缺口大的问题。行业人士分析称,目前中国的芯片人才缺口高达32万。去年全国800多万大学毕业生,集成电路相关专业的只有20万,而真正进入芯片行业工作的仅有3万人,八成以上的毕业生都选择了转行。

“穷,就不要学微电子!”多位行业人士告诉我们,我国芯片落后的症结恐怕还不只是制造设备的落后,更重要的还是人才的缺乏,甚至已有的人才还在大量流失到其他行业,主要原因,就是受企业利润水平所累,行业薪资远低于其他行业。

穷,就不要学微电子

何小雨正为自己的职业前景忧心忡忡。2年前,他毕业于某211大学微电子专业,加入上海一家大型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企业,目前担任半导体工艺工程师。

“一个月薪资在5000元左右,几乎每天都要义务加班两小时,说好的每月300块无尘室津贴从来没看到过。在车间里,每天会接触到一些腐蚀性、生殖毒性的化学品,还需要巡检带电机台,年终奖也仅有2000元。”何小雨说。

每天的付出与收入,让何小雨不得不审视自己当初的选择。他还记得,毕业那年,老师拍着自己的肩膀,希望他将来能为“中国芯”的未来奋斗,而他自己也对本专业充满热爱,所以在校招的时候,一口回绝了一些月薪10-14K的运营岗offer,最终成为全系为数不多进入一线芯片制造行业的学生。只是两年下来,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何小雨还在犹豫的时候,汪鹏已经选择了转型。他从电子科技大学微电子技术专业硕士毕业后,从事CPU设计三年后,跳槽去了一家设计人工智能加速专用芯片的新公司,从基础架构转向了互联网应用岗位。

在汪鹏看来,芯片行业工作机会不少,但是非头部的芯片企业,因为利润很低,难以支撑员工的高工资。

“讲直白一点,穷,就不要学微电子。”汪鹏直言不讳道,“微电子专业出来,待遇只是中等偏上,与同样技术类的专业,如计算机、人工智能算法等专业毕业生相比,真的差远了,拥有4到5年工作经验的AI工程师,月薪最高可以拿到4万元,是芯片工程师平均水平的两到三倍。”

《2019年芯片人才数据洞察》报告也显示,2019年,芯片人才平均招聘月薪为10420元,拥有10年工作经验的芯片人才平均招聘工资为19550元,仅为同等工作年限的软件类人才薪资水平的一半。

行业利润被巨头瓜分

中国芯片工程师的待遇无法提升,是由行业特性和中国企业发展现状决定的。

芯片行业是高度技术密集、资本密集型行业,投入大、风险大,有时候大到与产出不成比例。

比如芯片设计,仅使用的工具软件,就已经是千万级起步的付费软件;设计完成,还要交给代工厂流片,所用到的设备和材料,芯片制程越小则价格越昂贵。以40nm制程为例, Full Custom IC的初流片成本将近2000万,28nm制程则更为昂贵,如果在芯片的上亿个晶体管设计中出现任何一个问题,企业的巨量财富就会付诸东流。

相比投入和风险,芯片行业算不上暴利,虽然头部企业的毛利率可以达到40%到60%,但是那些中低端水平的芯片企业,利润不算太高。

从事国产存储芯片设计的产品工程师祯国说,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高端芯片以海外品牌为主流。以存储芯片为例,市场集中度高,无论是DRAM,还是Nand Flash、Nor Flash都呈现寡头垄断格局。国产芯片主要产品为小容量、价格低廉的芯片,很大一部原因在于,是海外芯片厂商主动放弃了这一市场,国产存储芯片才获得了生存空间。

相关调查显示,从2010年到2018年,国内芯片设计公司数量从582家增加到1698家,数量增长近3倍。尽管中国芯片设计公司的数量已经到达世界第一,而总营收却只占全球芯片营收的13%左右,50%的企业销售额小于1000万元人民币。

图片来源:《中国集成电路》(ICCAD)

“芯片行业中,国内有垄断优势的企业比较少,而此类企业才是吸引人才的关键。行业利润基本被几大巨头瓜分,并且已建立了很强的技术‘护城河’,留给新兴的国内企业的盈利空间就不多了。”在德国留学攻读物理学博士的微电子器件设计专业学生张本说,“由于专业课程相通,目前电子工程类专业的人才转去计算机专业已经是普遍现象,而计算机转电子工程的却并不多见。”

政策利好与行业机遇

为了挑战行业巨头,国内企业也在下大力气引入高端人才。紫光展锐、中芯国际、上海华力微电子等厂商,纷纷以数倍高薪从日、韩、美企业挖人。可是要改变国内芯片行业缺乏高端自主研发能力的现状,除了引进高端人才,更需要大量中坚力量支持整个行业的发展,尤其是留住高校毕业的专业人才,这样看来,提升全行业收入水平依旧迫在眉睫。

近年来,国家对芯片产业的扶持力度正在不断加大。2014年9月,中国成立千亿级芯片产业扶持基金,目标在10年内将芯片内需市场自制率提升至70%,在2030年时,从技术上赶超世界领先企业。

北京、浙江、河南、广东、上海、深圳等地,均已出台促进集成电路发展的实施意见及规划。其中浙江省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省集成电路及相关产业业务将突破1000亿元。

今年5月22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了最新关于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企业所得税政策公告,其中写道:符合条件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和软件企业,自2018年12月31日前自获利年度起计算优惠期,第一年至第二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三年至第五年按25%的法定税率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享受至期满为止。

外部政策环境的利好,让芯片行业对资本和人才的吸引力逐渐增加。

“尽管面临问题,中国芯片行业其实是良性发展的,虽然行业性质也决定不可能实现‘大跃进’。如果不和美国比较,光看中国自己的芯片发展历程,总体来说还是稳步上升。”张本说。

对于芯片产品本身,也正在迎来一轮新的生命周期。在PC时代,英特尔占据了处理器芯片的主流位置;智能手机时代,高通则成为主力;如今,随着物流网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普及,芯片行业也正在迎来新物种的大爆发。

“每一个时代开始时,也是芯片公司重新洗牌的时候,现在行业正在迎来专用芯片时代,不再是一家独大的时代。”张本分析说,“一旦占领了某一个细分领域的制高点,奠定了行业的标准,后面获取的超额收益是不可想象的,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芯有市场机会,但依旧任重道远。”

欢迎关注

专注互联网商业的权威新闻媒体,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提供天猫和淘宝商家集培训、营销、实战于一体的系统化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