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帅又有钱还会功夫就是男神吗?你看欧阳克

这篇文章转载自好友李毛毛的公众号,

写得很逗,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关注下哦。

释卷读书

欧阳克一出现,金老爷子就“裤吃咔嚓”写了一大段:“只见那人一身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

后来他遇上黄蓉,又是稀里哗啦的一大段:“欧阳克却不住的向她眉目传情,手中折扇轻挥,……左足一点,跃上竹亭,……轻飘飘的在亭角上一立,白袍在风中微微摆动,果然丰神隽美,飘逸若仙。”

这些描写,看上去很赞,又夸了人家的颜值,又夸了人家的武功,还夸了人家的气质风度。

虽然blblbl了一大堆,其实看金书看老了的人立刻就会在欧阳克额头上看出一个字。

一个大大的渣字。

几个形容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在金庸书里都是坏人专用词组。

写好人就不一样,比如写郭靖永远就是:粗眉大眼,一身粗布衣服,看似一个乡下的庄稼汉子。

欧阳克和郭靖放一起,一个机灵,轻浮,浪荡,一个木讷,憨厚,老实

金庸的语境里,机灵,轻浮,全是贬义词,就意味这人很渣,很贱。

而且欧阳克就是个淫贼,最热衷干一件事:

把女孩子点了穴道脱衣服。

所以很多女孩子嘴上说,更喜欢郭靖,老实,内敛,专一,不作妖。

所以有些男人,比如南农的刘老师,他就喜欢在女孩面前说自己像郭靖一样老实,内秀,木讷,憨厚可靠。

当然我知道刘老师这是策略性迂回,目地还是想把女孩点了穴道脱衣服。

但是,郭靖真木讷吗?欧阳克真机灵吗?

定义一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要看他的社交圈子有什么人。

郭靖朋友圈里一打开,刷刷刷,蒙古王子,华筝公主,神箭手哲别,成吉思汗。

他去健身房活动,一排排教练,是江南七怪,马钰,丘处机,王处一……这几个还是初级教练,后来他的私教都是通天的人物

他出门骑得是汗血宝马,玩的是稀有白雕,随便见一个妹子,就陪人家吃二十几道菜,流水介的花银子;开口就一句:“兄弟,咱们一见如故,这套貂就送你穿着玩吧。”人家穿了貂,又来要宝马,他也就一句;”你喜欢,送你就是。”

这个诚意,这个气度,涉世未深的黄蓉登时感动地在宝马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假如你们定义的“老实人”如果是指木讷没啥资源,没啥本事,有点窝窝囊囊,对不起,郭大侠半点不沾边。

要是说他富二代,阔少,霸道总裁,那才大差不差。

我们再看欧阳克呢?

西域,白驼山少主人,养蛇为业,一个新疆个山里的人,还是个私生子。

他身边有八名白衣胡姬,高鼻深眼,肤色白暂,这算是一点亮色,但估计就是几个哈萨克妹子,根本不值钱。

要知道宋理宗时代,南宋经济全球地一,GDP总量为265.5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2.7%。虽然陆上丝绸之路被女真人阻断,可是海上贸易也因此空前茂盛,宋泉州一地贸易量占世界贸易总额百分之四十三。

大量的中东人,高丽人,来在来中国淘金,男的做保洁啊,杂役啊,女的就从事各种风俗业,花俩盒饭钱雇几个新疆妞来抬轿子那叫啥,有钱人都见怪不怪,就是雇上一堆昆仑奴都不稀罕。

那八个胡姬一口一个少山主叫亲热,可一看到郭靖开出来的宝马眼都全星星了,

哎呦诶,这种奢华,跟着少主这么多年都没见识过啊!

这一比,才发现郭靖就是个贵族,欧阳克就是养蛇的个体户。

再看欧阳克的混得朋友圈,一打开,彭连虎,沙通天,梁子翁,侯通海……

绰号:千手人屠,三头蛟,沙龙王,黄河四鬼,我擦什么什么啊,简直就是扫黑除恶的专政对象。

在射雕英雄传里,欧阳克在赵王府里一起喝酒吃肉就是这个圈子。

沙通天们对欧阳克很客气,一口一个“少庄主”,“欧阳公子”,欧阳克身处其中,自觉白衣胜雪,风度翩翩,舒适之极,吃个饭还把筷子在雪堆上戳出个梅花型,惹的大家轰然点赞。

他的格调也就这个水平了。

如果人都有所谓社交恒温层,赵王府那群杂鱼就是欧阳克的恒温层。

欧阳克在这群杂鱼里还属于上游,感觉很良好。

本来也蛮好,你就在杂鱼群里游着呗,可是太舒服之后他有些晕菜。因为颜值和武功都比沙通天,彭连虎,灵智上人高那么一点点,他就真把自己当条大鱼,摇头摆尾,找不到天花板在哪了。

社交恒温层有时也不闭合,偶尔也会有金国小王子,桃花岛主的千金,蒙古的金刀驸马这种大鳄,游过来,搅几个浪花,点点头打个招呼。

种情况下,人家跟着杂鱼们喊你声公子,少山主,少帮主什么的,那纯粹就是一种修养,一种尬不失礼的态度。

其实你在人眼里就是个路人,人家寒暄过了,就过了,谁记得你是谁。

你要真把自己当公子,当少山主了,和人没上没下,叫杨康兄弟,嗤笑郭靖是傻小子,还想跟黄蓉搞点小暧昧,你下场就惨了。

人家表面上笑笑不计较,回头稍微一掐你就死了。

欧阳克就是混懵逼了,情商限制了智商,把一些不该当真事儿当真了。

于是他开始了全套作死大战。

先跑去桃花岛求亲,结果被郭靖一招亢龙有悔打断两根肋骨。

在荒岛上对黄蓉非礼,被大石头压断两条腿。

在牛家村更是发了失心疯,他点了杨康女友的穴道脱衣服,惹得小王爷动了真火,一枪头戳了他个透心凉,最后尸体都被老鼠啃烂了,就剩一骷髅头架子晾在风吹啊吹。

自己low逼罢了,还不识相,不懂规矩,不收敛,不收手。

欧阳克该死真不是因为他坏,而是不知道自己算那根葱,所以他死得是才千该万该,小王爷绝对是为民除害。

好也罢,坏也罢,low也罢,牛也罢,这些其实都是社会属性。

欧阳克被郭靖打,被黄蓉整,被杨康捅,是因为没弄清自己自己的社会属性,招惹了不该招惹人。

这其实很寻常,很多人都是这样死掉的。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

比如在荒岛,欧阳克两条腿被黄蓉设毒计给压在巨石之下,她拔出峨嵋钢刺,就想要他小命,突然欧阳锋和郭靖来了,她实在不好意思,又想了很多法子把他救出来了。

这时欧阳克说,谢谢你,妹子。

黄蓉大有谦疚之意,就说了实话:“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布下的机关,你知道么?”

欧阳克突然有些紧张的说:低声!给叔叔听到了,他可放你不过。我一心一意对你,死在你手里,我一点也不冤。

黄蓉猝不及防,就立刻被感动得不行。原书中道:

”她心中一动,想到,这人虽然讨厌,可是对我是真好。“

这一次,是唯一的一次,欧阳克这条杂鱼突破了阶层的天花板,让女神感伤了一把。

这几秒的感动,黄蓉还一直念着,后来在铁枪庙,她在软猬甲上留了白驼山的毒,治得杨康疯如狂犬,死的凄惨无比,尸体上的肉让乌鸦啄了干净。

你们说,她是不是在替欧阳克报仇,在回馈在荒岛上他那份真诚?

也许有吧。

欧阳克在黄蓉眼中,可能绝大多数时间里是个淫贼。low货,坏蛋,想吃天鹅肉的赖蛤蟆。

但是在荒蛮之地,无人之时,蓝天白云之,下,碧海潮生之中,一个新疆的小贼可以变得很真挚, 一个岛主的千金也可以被感动得很真实,

可能在那几秒,他们忘记了自己的阶层,关系,社会属性。流露一次真性情。

那一次交流虽然很短暂,却让人印象深刻,甚至会让人生出几分“欧阳克这人也不是很坏啊?”的感觉。

在小说里让坏人说坏话,做坏事,这很容易,而让坏人偶尔一次不做坏事,不说坏话,还能让主角感动一把,这就不容易了。

这就是金老爷子的神来之笔。

他想表达什么呢?

在杨过在桃花岛住的时间里,有一次和郭芙逗蛐蛐,玩得非常开心。杨过那时也觉得这个妹子挺可爱,是可以做朋友的。

可也就几秒,大武小武来了,因为一点龃龉,大武小武掉过头就打杨过一顿,打得他头破血流,而郭芙在旁边哈哈哈大笑。

杨过自尊心的被深深一刺,立刻痛得滴下血来。他突然明白了自己跟郭大小姐根本不是一路人,压根不该有什么非分之想。

后来一次他和耶律齐,陆无双,程英,完颜萍一起对拼李莫愁,突然郭芙骑着小红马和大武,小武一起出现了。

杨过突然觉很压抑,很自卑,他眼里郭芙明艳照人,大武,小武,英姿勃发,而自己是鄙视链的末端的杂鱼,自惭形秽得不得了。于是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他后来也认识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人,什么金轮法王,潇湘子,尼摩星,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叫他杨公子,杨少侠,让他感觉也挺好。

他也一度变狭隘,狠毒,想杀了郭靖和黄蓉泄愤。

只是他运气好,除了遇上欧阳锋这种大恶人,也遇上洪七公,一灯大师,周伯通,黄药师这些一流的成功人物,因为他们的影响,使他见了天地之大,风景之长,由此心胸变的敞亮,眼界变的宽广。

后来过了很多年,他苦苦打拼,右手都撸没了,终于成了神雕侠,回到襄阳城去见郭靖,郭靖十分亲热的握住他的左手,嘘寒问暖。

他还是很紧张,很自卑,心中道:这十几年我若稍有不慎,误入殊途,又岂能和他携手。

网上有句话叫:“我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

杨过见到郭总时,心里的感觉和这句话大差不差吧?

这还是他运气好,欧阳克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

金老爷子在写欧阳克,写黄蓉,写郭靖这些人物,尤其在写他们之间关系时,可能表达了这么一层意思:

也许欧阳克本来可以是个好人,至少他从本质上不比杨过差到哪去,只是诸多因素,比如他的家庭,出身,父母,当然还有运气的成分,限制了他的格局,以至于他在只能在滞留一个糟糕的阶层里,无法晋升一步,混来混去,成了一个坏人,又没混出什么名堂。

在阶层闭合的社会中,不仅有大批没什么用的好人,也有大批没什么用的坏人。

就其本质而言,郭靖,黄蓉,杨过,欧阳克他们都是一样。

只是阶层,鄙视链,标签,把他们分成了好人和坏人。

或者说winner 和loser。

不过,就算是大好人和大恶人,在某些环境下,偶尔也会有小默契,小甜蜜,小确幸一下的时刻。

好比欧阳克在荒岛上可以感动一下黄蓉,金轮法王也在一个野山里指点杨过的武功,欧阳锋和郭靖在海上共抓一块浮木时,也曾同甘共苦,相互照顾。

但是一旦环境变了,初心褪去,社会属性回归他们身上,阶层的鸿沟,利益的驱使,会让他们再次互为仇雠,不共戴天,一边降龙十八掌,一边蛤蟆功,噼里啪啦的乱轰。

小说里如此,现实也是如此。

至于不忘初心什么什么的,就是句童话,武侠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现实里又有谁敢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