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亲眼目睹邻床病友离世,告诉妈妈:如果我睡着了一定要叫醒我

“妈妈,我害怕。”语涵留着泪蜷缩在妈妈崔艳凤的怀里。妈妈轻轻地用手拍着安慰她,有妈妈在,不怕。自从语涵第一次住院亲眼看到了对床的小病友半夜突然离世的事情后,每天晚上都吓得不敢睡觉,即便睡着了也总是惊醒,然后妈妈就一直陪着她坐到天亮。图为崔艳凤搂着语涵,安慰她。 (来自:乙图)

语涵今年8岁,出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巴彦县巴彦镇,从小她长相甜美,爱唱歌跳舞的她一直出类拔萃,是小朋友们中的佼佼者。“在我们那个小地方,闺女走到哪都是很受人瞩目的,大家都说她像个小童星,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去年闺女竟然得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好好的孩子就这么毁了。”说起语涵,崔艳凤潸然泪下。图为语涵生病前的照片。 (来自:乙图)

崔艳凤和丈夫张洪雨在2012年通过朋友介绍结婚,张洪雨踏实肯干,在饭店做厨师,每个月有4000元的收入,一家人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崔艳凤对此感到很满足。夫妻俩婚后从没有吵过架,生下女儿语涵后,一家人更是幸福。平静的生活却因为孩子患病打破,2018年刚上小学一年级第二天的语涵突然出现了腿疼、头昏、浑身无力的症状,崔艳凤带着她去了哈尔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让她惊呆了。图为病床上的语涵。 (来自:乙图)

身体一向健康的语涵竟然得了白血病,崔艳凤不敢相信。“当时我骗语涵说去上厕所,然后就在厕所里哭,哭完了才给家里打了电话,闺女当时面色很苍白,医生说必须得立刻入院开始治疗,语涵看到我在走廊尽头一个劲地打电话,就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心痛如绞。”图为医生查看语涵口腔溃烂情况。 (来自:乙图)

当天,张洪雨就带着临时借的三万多赶到了医院。张洪雨的父亲在2016年患上了心脏二尖瓣狭窄,手术费要10万,因为拿不出钱,老人家一直以药物维持不能工作。2017年张洪雨生下了二女儿,全家6口人生活就靠张洪雨一个人做厨师养活。“父亲患病住院了4次,花了七八万,这些钱都是借的,语涵生病后我们拿不出一分钱。我们也没想到闺女会得病。”张洪雨说。图为语涵在目睹小病友去世后,话越来越少。 (来自:乙图)

在第一次化疗的时候,语涵看到小病友们头发都掉光了,她就主动要求妈妈把她的头发剪了,并且说:“妈妈,你也剪短点儿,咱俩的头发放在一起。崔艳凤说,语涵从小就乖巧,很少提要求,没想到长这么大提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剪掉她珍爱的头发。”图为语涵一直保留着自己的长发。 (来自:乙图)

患病后,语涵很坚强,没有想到邻床的小病友的去世对她打击那么大。崔艳凤说:“那是第一次化疗快出院前,原本俩人白天还玩得好好的,到了晚上小病友就突然离世了,那晚语涵又伤心又被吓到了,一直缩在被子里哭,好几天才缓过神来,她后来问我‘得这个病会死的吗?’我紧紧抱着她,告诉她不会。”图为妈妈照顾语涵。 (来自:乙图)

而在那之后,语涵有了心理阴影,总是心事重重,她常常说:“妈妈,我不想死,如果我睡着了一定要叫醒我。”每次这种时候,崔艳凤虽然嘴上安慰鼓励着女儿,但是却心如针刺,她并不觉得白血病难治可怕,而是现在家里没钱,孩子后期治疗难以维持了。“孩子爸爸说借不到了,可是我们这才刚刚开始治疗啊,后续还有20个疗程。”图为妈妈在病床前照顾女儿。 (来自:乙图)

而在那之后,语涵有了心理阴影,总是心事重重,她常常说:“妈妈,我不想死,如果我睡着了一定要叫醒我。”每次这种时候,崔艳凤虽然嘴上安慰鼓励着女儿,但是却心如针刺,她并不觉得白血病难治可怕,而是现在家里没钱,孩子后期治疗难以维持了。“孩子爸爸说借不到了,可是我们这才刚刚开始治疗啊,后续还有20个疗程。”图为妈妈在病床前照顾女儿。 (来自:乙图)

语涵的爷爷奶奶都很疼爱这个大孙女,在家里也四处帮忙筹借费用,患心脏病的爷爷担心得常常忘了吃药,导致下肢肿胀,常常咳血,病情日渐严重。图为语涵在病床上写字。(图/大松 文/三花)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来自: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