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苦苦挣扎于网络暴力的曾轶可,为什么要暴力别人?

曾遭受过网络暴力下的心酸和无奈,她为什么还会用同样的手段来攻击别人?

|作者:咖喱 阿晔

用了10年时间,曾轶可才从争议和偏见中获得一丝认可,可过了一道门,她又将自己抛向了“万丈深渊”。

几天来,“曾轶可大闹边检”的新闻热度一直不减,从理直气壮发微博怒怼、挂工作人员证件照,到灰溜溜澄清、道歉,一出闹剧下来,这个即将30岁的女生,将自己极其不成熟的一面暴露在大众面前。

从2009年《快乐女声》走入人们视线起,网上就一直有人看不惯这个跑调、内向又冷酷的“异类”,疯狂攻击她的长相和声音,19岁的她成了“网络暴力”下的受害者。

10年间,那些曾狠狠踩她入深泥的人看法也在变:有人看到了她的坚持,有人刷到抖音上她的《私奔》和《有可能的夜晚》,有人在《我是唱作人》上发现了她的宝藏之处,有人“黑转粉”,有人盼着她翻红……

可正当网友开始对她宽容时,她却因为私事企图将一个素人推向全网风暴中心。人们不禁想问,曾遭受过网络暴力下的心酸和无奈,她为什么还会用同样的手段来攻击别人?

怒晒九宫格

被称为“过气”歌手的曾轶可这次泛起的绝对是一阵“邪火”。

6月17日,她在微博爆料称,自己在北京机场通过自动查验通道后,被工作人员勒令摘掉帽子。结果就在她准备退回摘掉帽子时,遭到边检拒绝。边检把她叫进房间内,开始录像教训,十分凶神恶煞。

当晚该博文内容引发热议,但有人指出这条博文在修改前,曾有过“还说我骂你,在你有严重错误的情况下,我骂你全家又怎样”的一句话。

言毕,仍不过瘾,曾轶可又放大招——一套九宫格曝光边检人员证件照,并配上了吃瓜的表情,一副坐等网友火速围观看好戏的样子。

曾轶可原微博中并未对执法人员证件打马赛克。

不出所料的是,这条博文迅速“窜”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名。在得到了曾轶可的首肯后,粉丝们怒而责斥起边检人员,并表示“对待公众人物都这般,对待百姓又会是如何?”

不过,事情反转得很快。

有理性战胜感性的网友指出,在机场过关检查过程中,每个人都应该配合边检人员的调查,“明星没有特权”。除此以外,也有人表示,曾轶可曝光边检人员证件信息的行为可能触犯《出入境管理法》中的相关条例。

19日,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官微发声,直指“曾某某不配合面相对比,对民警爆粗”,且对于“曾某某在网上披露我单位民警个人信息及照片,对民警身心造成严重影响的侵权行为,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力”。紧随其后,国家移民管理局官微和公安部新闻中心微博也相继发声,并抛出“国门神圣,法律庄严”掷地有声的问责。

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曾轶可当天就道歉了。

“我承认自己前两天言行失当,难以相信自己当时竟是如此情绪化。在这里我向所有人致歉,如果有机会我也愿意对当事警官当面说声对不起。对于自己这一行为造成的影响,我愿以个人最大能力承担后果。”

道歉收场,音乐节行程被取消,更多事业上的影响还在发酵,曾轶可这次彻底玩出了火。

“我们欠曾轶可一个道歉”

讽刺的是,就在不久前,网上的一个话题还是:我们都欠曾轶可一个道歉。

10年之前,19岁的曾轶可登上《快乐女声》的舞台,尽管靠《狮子座》《最天使》等原创歌曲杀进全国10强,但她的“绵羊音”引发巨大争议,当时,她被不少观众骂到体无完肤。

在离开那个让她被戏称为“争议可”的舞台之后,每两年她就会推出一至两张新专辑,一共创作了近60首歌,几乎包揽全部词曲,这些专辑的豆瓣评分都在7.5分以上。

2009年《Forever Road》,豆瓣评分7.6;

2011年《一只猫的旅行 Forever 21》,豆瓣评分8.1;

2011年《羽绒服》,豆瓣评分8.2;

2013年《会飞的贼》,豆瓣评分7.7;

2015年《25岁的晴和雨》,豆瓣评分8.5。

但这些很少有人知道。

她新创作的歌曲几乎从来没有进入到主流视线当中,大众逐渐失去她的消息,对她的认识也停留在了2009年那个“用绵羊音唱着小女孩的抒情歌”的标签里。

《我是唱作人》节目中,一位大众评审在接受采访时表达对曾轶可的看法。

一切的转折发生在2017年。

这一年,曾轶可离开合作了8年的天娱,签约到摩登天空旗下。在和天娱解约之前,曾轶可在节目中委婉表示过原因:“我一直像一匹野马一样往前冲,但公司可能就是有一根绳子,我的想法是把现在最厉害的、让大家最惊喜最刺激的东西拿出来,但他们可能觉得在这个年纪做一些那样的事,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但他们没我那么有冒险精神,还是在保护我。”

不同于天娱将她“保护”得严严实实,摩登天空给了她更大的创作空间。

2018年6月22日,她的新专辑《Anti ! Yico》上线,里面的歌曲是以往没机会尝试的新风格,而这次“冒险”的效果很不错:

两个月后,其中的一首《私奔》在音乐榜上排名第三,累计使用300余万次,在网易云音乐的评论量接近4万条;

年底,这张专辑被不少乐评人称为“2018年最值得听的华语专辑”,在豆瓣2018年度高分专辑排第二位,仅次于Lady Gaga的《A Star Is Born》。

这次的小范围翻红之后,开始逐渐出现“向曾轶可道歉”的声音。

更大的惊喜来自于抖音——曾轶可的《夜车》《有可能的夜晚》《私奔》等歌曲在抖音上爆红。刷过抖音的人,几乎没人不知道那几句歌词:让蜡烛代替所有灯,让音乐代替话语声,此时无声胜有声……

但是,抖音只捧红了歌,曾轶可本人热度还是不高。真正让曾轶可再次在大众面前翻红的是一档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

节目中,曾轶可的作品每次都惊艳全场,频频登上热搜。越来越多的专业乐评人开始为她发声:

这也让更多的普通观众对曾轶可有了巨大的改观,有关于她的微博评论全变成了大型网友道歉现场,甚至在各音乐平台上,曾轶可的歌曲评论里也是一致的道歉声。

比如《夜车》下面有人写到:“这首还真是挺好的歌,为以前的偏见和不厚道的调侃道歉。”而这条评论收获了6万多点赞。

她也曾深陷网络暴力

时隔10年,网友们还心心念念给曾轶可一个道歉,可想当年她遭遇的网络暴力令人印象多么深刻。

那时,观众旗帜鲜明地分裂成“倒曾派”和“挺曾派”,而前者更占上风。

有人骂她唱歌跑调:“从长沙跑到了西伯利亚”;有人骂她长相难看:“曾哥真汉子,铁血史泰龙”;有人骂她晋级是对其他歌手不尊重:“这是把无知当成个性”;甚至冯巩在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小品,扯着嗓子唱《狮子座》,搭档的女演员讽刺他:“跟羊叫一样,能不能整点人类的声音?”

“倒曾派”将曾轶可与史泰龙图片放在一起。

《快乐女声》的评委们也为她的去留吵翻了天。

最激烈的是60进20强的时候,评委包小柏给曾轶可的表演下了结论:“这种人能晋级,是行业的悲哀。”但在独立音乐圈浸润多年的沈黎晖觉得,《快女》的舞台需要个性的选手。“曾轶可的音乐很有灵气很真诚,打动了我。”

两人发生争执,最终包小柏愤然离席,留下一句:“她留我走!”

沈黎晖不是唯一被打动的人,高晓松对曾轶可也颇为欣赏,他评价她的歌词时说:“曾轶可搞创作的那支笔,简直就是上帝本人拿着写的。”

对于包小柏和沈黎晖的意见相左,他直言:“大陆有拿音乐当艺术玩儿的传统,港台则拿音乐当商品痛加生产。”调侃之下,对曾轶可的维护之意显而易见。

如果说各位大佬之间只是观念之争的话,那么大众的不接受则带着更多不加思考的恶意。“批判曾轶可”成为了舆论场最“政治正确”的潮流,而这场“暴力”甚至从线上逐渐发展到线下。

参加完《快女》的第二年,曾轶可站到了草莓音乐节的舞台上,台下拥挤的观众对着她烧香,大喊“信曾哥”,场面不忍直视。

那是曾轶可第一次以演出嘉宾的身份参加草莓音乐节,她刚出场时还调大声量,向台下大喊:“可爱多,可爱多,我爱你们!”

但在音乐节现场的这群观众完全不买账。尴尬推进到最后一首《狮子座》,受够这帮歌迷折磨的曾轶可索性豁出去了。她抓起话筒高喊:“不管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的,把你们的爱,你们的恨,全都给我吼出来!”

这么“摇滚”的做法,让台下的观众惊了,不过到底还是开始跟着嘶吼:“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后来,曾轶可接受采访时,主持人忐忑不安地问起当时的尴尬情境,曾轶可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说:“嗨,就这事儿啊,即便有些人是在赞美我,有些人是在诋毁我。但你要知道,爱和恨是转变很快的。”

“边检不是走红毯”

10年来,有意无意地,曾轶可一直保持着与大众的疏离感。

她的微信好友只有500多个,微博上关注的好友数为0,鲜见发朋友圈,也很少刷微博及其他社交平台。

作为一个19岁开始就与网络舆论风暴对峙的女生,她深知网络的深与险,所以一直望而却步。

“微博其实有很多太乱的讯息,浪费了我们太多时间。”对于微博评论过万,甚至过十万,曾轶可曾在媒体面前坚决排斥,认为那些根本没意义。

可能说这句话时,她根本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拿起网络暴力这把利剑,企图用微博评论、人肉搜索将别人置于案板之上。而且她也并非“初犯”,大闹边检之后,很快有网友曝出曾轶可“挂人”的黑历史,她曾因快递破损就曝光快递员姓名和电话。可见,运用公众人物影响力,将私事诉诸网络暴力,已经成为她的惯用手法。

从2009年到2019年,从19岁到29岁,曾轶可的头发没有变长,说话依旧温柔得像个绵羊,她的歌词还是直白透彻得像个孩子。但众人更期待的是,能看到她拥有一颗成熟的内心,而不是在“自我、敢爱敢恨”的包裹下肆意妄为。

就像《人民日报》对此事给出的评论一样,“自身有错却趾高气扬煽动网络暴力,是无知、无理且无法。过边检不是走红毯,法治面前没有明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