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伦代言的劲仔后劲不足 华文食品冲刺IPO难掩产品单一隐忧

近日,据证监会官网显示,华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文食品”)递交IPO招股说明书,拟发行不超过1.2万且不低于4000万新股。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本次发行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后,华文食品将依次投入到风味小鱼生产线技术改造,与品牌推广及营销中心建设,总投资金额1.6亿元。

若实际募集资金不足,在不改变拟投资项目的前提下,由华文食品筹措资金解决。若有剩余,则超出部分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华文食品产品包括风味小鱼、风味豆干、风味肉干,拥有的主要品牌为“劲仔”。

2013年起,知名主持人汪涵一直为“劲仔”代言,后随着合同到期,及华文食品年轻化战略的确立,改为演员邓伦作为全新代言人。

早在2016年,华文食品获得联想控股旗下佳沃集团的3亿元投资。招股书提到,其中有3960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其余计入资本公积。

2018年5月,华文食品通过股东会决议,同意佳沃集团将3960万元股权以3亿价格转让给全资子公司佳沃农业。目前,佳沃农业持股比例为19.8%。

另外,2016年至2018年,华文食品实现营业收入分别3.97亿元、7.67亿元、8.05亿元,对应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586万元、7566万元及1.15亿元。

产品结构单一 存货余额逐年递增

在华文食品的营收结构中,风味小鱼与风味豆干此消彼长,2016年至2018年,前者销售收入分别为2.4亿元、6.5亿元及6.99亿元。

相比而言,风味豆干销售收入呈现出逐年递减趋势,从2016年的1.49亿元,至2017年的1.09亿元,再到2018年9398万元的收入。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华文食品一直专注于这两款产品,导致产品结构过于单一。

反映到数据上,2016年至2018年,风味小鱼和风味豆干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3.89亿元、7.58亿元及7.93亿元,占公司营收比重分别为98.11%、98.92%、98.53%。

对于此,华文食品表示,若公司未来研发能力不足导致不能持续开发新产品,或市场竞争格局发生不利变化导致其不能为已开发的新品打开市场,致使面临较高产品结构单一风险。

而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华文食品存在品类的单一、产品的单一、渠道的单一,消费群体的单一,对于其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来说,有很大的制约影响。

这四个“单一”凸显出来,朱丹蓬认为,说明华文食品到了经营的瓶颈期或是天花板。“如何突破天花板,上市是最好的一个途径,在短时间内可布局多品牌、多品类这样一个战略。”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2016年末至2018年末,华文食品存货余额在逐年递增,从5924万元升到1.48亿元再至2018年的1.78亿元,处于较高水平。

华文食品主要存货为原材料鳀鱼干。值得一提的是,保持大规模的存量是公司主动采取的采购策略,为了减少采购价格波动的影响,也为提高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华文食品主营业务成本中最主要构成为鳀鱼干、大豆、包装材料等原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达70%以上,因此原材料价格波动对其毛利率、营业能力影响较大。

但这样做,华文食品表示,可能会影响到公司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降低资金运作效率,使公司面临存货规模较大的风险。

另据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华文食品净资产收益分别为23.9%、16.46%及20.95%,毛利率平均达到30%,接近于其他同类公司。

重生产销售轻研发 原品类再创辉煌可能性低

因进入门槛较低、消费者覆盖面较广等特点,休闲食品行业主体数量众多,竞争充分、市场化程度较高,企业地域性较强。

公开数据显示,我国休闲食品行业企业数量达到了2771家,与2016年相比同比增长了4.5%。

在这样的形式下,招股书提到,实现终端销售是所有企业的终极目标,不仅仅是与客户构建合作关系,还要包含销售网络、商情网络、客户网络和服务网络等多方面的关系网络。

反映到具体层面上,2018年,华文食品销售费用为1.0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达到13.45%。华文食品表示,销售费用主要来自职工薪酬、品牌推广费、运输费等。

其中,在1.08亿费用中,职工薪酬占比32.99%,品牌推广费占比27.43%位列第二。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与销售费用相比,研发费用仅有395.74万元,占营收收入的0.49%。

相映成趣的是,在华文食品员工的职业划分上,截至2018年12月31日,生产人员有1223名,占总人数的71.19%,销售人员共292名,研发人员却仅有20名。

不过,《华夏时报》从招股书中了解到,华文食品拟使用9923万筹集资金用于风味小鱼生产线技术改造,6147万用在品牌推广方面。

对于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风味鱼干、风味豆干属于传统红海市场,可以创新的空间和升级的空间不大,如果在整个原有品类里再辉煌的可能性不高。

另外朱丹蓬指出,寄望于IPO成功后,利用资本力量去拓展到新业务板块,事实上并不容易。对于华文食品可持续发展能力与空间,其并不看好。

针对前述情况,《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华文食品董秘办,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对方回复。

责任编辑:史博超 主编: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