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太平洋深处,我看到了壮美的花园

5月18日至6月22日,中国新一代远洋综合科考船“科学”号对西太平洋卡罗琳洋脊上的系列海山进行精细调查,其间,发现了罕见的深水海兔、壮美的“海底花园”,并取得了丰富的样品、数据和资料,仅生物样品就有250多种,几乎是过去“科学”号两个海山航次获得的物种总数。新华社记者张旭东随船采访,下面是他从西太平洋发回的报道。

“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在海山拍摄到的海兔(5月27日摄)。新华社发

“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在海山拍摄到的“海底花园”(5月28日摄)。新华社发

正在西太平洋航行的“科学”号科考船。(5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吴飞座摄

“I WAS THERE!”

听到我又要出海,很多朋友和同事都问:“你还去吗?孩子太小了吧!”

从2013年“蛟龙”号首个试验性应用航次、“科学”号首探卡罗琳海山,再到“向阳红01”环球科考,我上过3条科考船、参加了6个航次、出海200余天,也算是一个海洋科考的“粉丝”。

5月18日,靠泊在青岛母港的“科学”号准备解缆起航。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去年年底,听到“科学”号将赴西太平洋探索马里亚纳海沟南侧神秘海山,我又一次心动了。听到我又要出海,朋友和同事都劝我别去了,因为我的女儿才6个多月,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随着出海日期临近,我愈加担心妻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女儿,加上亲朋好友的劝说,心中有些动摇了……我征求了妻子意见,她支持我去。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还是去:我总感觉,在那大洋的深处,有些东西在吸引着我,在向我招手。而且,从我几次出海的经历来说,亲历式采访和航次结束再去采访,所获得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

真正的球迷,一定要到比赛的现场去!正如阿森纳球迷T恤衫上那句话一样:“I WAS THERE!”这不光是一种炫耀的资本,更展示着球迷对足球的热爱与忠诚。

5月18日,“科学”号离开青岛母港。新华社记者 张旭东 摄

好奇的“孩子”,科学的“疯子”

“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是探秘海山的“利器”,而它的操控室就是“科学”号后甲板上的一个红色集装箱。当“发现”号下水后,“红房子”既是全船最热闹的地方,也是全船温度最低的地方,堪称“冰与火之屋”。

这是因为“红房子”里可以看到“发现”号的实况直播,但为了给众多控制设备降温,室内温度要保持在20摄氏度左右,在这个“红房子”里,大家都穿着外套,正对着空调出风口的科考队员还必须穿上棉大衣。

科考队员周文早操控“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进行海底作业(6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旭东 摄

由于空间狭窄,“红房子”严格控制人数。除两名潜水器操控人员,还有首席科学家和负责拍照、记录采样的三名科考队员,六个人在里面已经显得非常拥挤。但为了获得最一线的素材,我也悄悄挤了进去。

“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探海归来(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旭东 摄

科考队员在集装箱内目不转睛地盯着“发现”号实时回传的高清视频,就像看一场场无声电影。好奇,让他们并不觉得无聊,神秘的海山景象、奇异的生物、壮美的珊瑚林,甚至其貌不扬的石头,都是这部“海洋大片”不可错过的看点。

就这样,他们每天要在这个“红房子”里坐七八个小时,而且一坐就是19天。当发现奇异生物时,他们睁大眼睛仔细辨认;当“发现”号抓取样品时,他们屏息静气;当发现壮美的珊瑚林时,他们会大叫:“难得!壮观”!

“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采集到的深海蟹(5月31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旭东 摄

“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采集到的深海蟹(5月31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旭东 摄

这是“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采集到的深海蟹(6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张旭东摄

这是“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采集到的深海蟹(6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张旭东摄

他们,就是好奇的“孩子”,科学的“疯子”!

对于好奇心,航次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徐奎栋这样说:做科学研究,就是要保持强烈的好奇心,再加上不断地努力追求,才能达成目标。

曾经有亲朋好友劝徐奎栋不要再辛苦出海了,让学生们带回来样品就行。但“科学”号的所有海山航次他都参与其中,我想,是好奇心让他保持了“科学青春”。

在黑暗深海“沉睡”的海山没有让这些“好奇”的孩子失望。他们不仅获得了丰富的生物和岩石样品,还有不少新发现,例如,在西太平洋深水发现罕见海兔,在寡营养海域看到壮美“海底花园”,并推测这里的海山曾是露出水面的岛屿,由于板块运动而下沉。

与这些科学的“疯子”一同经历科考中的点点滴滴,更使我觉得这趟出海是值得的!I WAS THERE!

“发现”号遥控无人潜水器采集到的珊瑚(6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旭东 摄

云彩中看到“喧嚣城市”

大家都知道出海苦,但苦的不仅是晕船、食物单调,更为难耐则是寂寞。

“科学”号长100米、宽18米,上下五层住舱,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在这样一个局促的空间内工作、生活。窗户里、甲板上,视野所见之处全部都是海……

夕阳映照下的海上云彩。

对于出海的人来说,第一个星期可能还有点兴奋,但到第二个星期就开始感到无聊、想家,而到了第三个星期,这种情绪就达到了极致,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度日如年”。

这次出海对于我来说也是感觉最漫长的一个航次,因为女儿两次发烧,除了微信问问妻子,什么忙都帮不上。而这样的状况,几乎每个出海的人都会遇到。

晚饭后到甲板散步、聊天、看夕阳和云彩,是一天中放松身心的时刻。出海时间久了,一条飞鱼、一艘船,都是船上的“新闻”,都会吸引一阵惊叫,甚至有人声称自己在云彩中看到了“喧嚣的城市”。

有队员说:“虽然成天嚷着离开喧嚣的城市,但出海久了,还是想回到喧嚣的城市中去!”

还有几天,我就要回到了那些“喧闹的城市”回到我思念的亲人身边,我想,这一个多月的“无聊”与“寂寞”会不时地出现在我的回忆中,因为它们与这西太平洋深处神奇的精灵、壮美的花园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密不可分!

本文作者张旭东在“科学”号甲板上用海事卫星传稿子。

新华社记者张旭东采访报道

-----------

编辑:王南、唐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