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美国考入好大学,其实不轻松

美国学校教育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非常重视阅读和写作。从小学开始,美国的孩子就会被要求在课上课下做大量阅读,很多书面作业均是围绕阅读展开的,社区图书馆等机构也会定期组织许多儿童与青少年的阅读活动。

对大部分美国高中生而言,11年级要修完高中毕业所要求的所有课程,考完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和美国大学入学考试(ACT),同时还要参加各种课外活动。

与很多亚洲国家一样,相当一部分美国学生也会在课后参加补习班,补习主要以数学和英文为主。目前,美国康涅狄格州、麻萨诸塞州和纽约州等都延长了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并超过了8小时。所以说,一名学生想要在美国考入好大学,需做的准备丝毫不比中国学生少。

比佛顿国际学校,高中生从课内一直忙到课外

在比佛顿国际学校(International School of Beaverton,简称ISB),很多课程的课堂任务及作业设计都基于大文本阅读。学生在课下除了要大量阅读,还需查阅资料,撰写调研报告,且经常被要求在各种场合做个人或小组展示。学生如果不用心读书,课堂讨论和报告中见不到真知灼见,往往拿不到学分。

在我看来,这种学习模式有利于学生高中毕业后更快适应大学的学习节奏,更易取得学业成功。然而,这种模式也给学生,尤其是高中生,带来不小的学业压力。

进入11年级后,ISB的高中生一方面要努力完成每学年4~6门高标准的IB课程学习任务,一方面还要为申请大学孜孜奋斗。因此,相当数量的学生很多时候要忙到夜里12点后才能休息。以我今年的高级中文班为例,班里10名学生,11年级和12年级各占一半。在最近一次主题为“交流与媒体”的课堂讨论中,学生被问到每天要花多长时间用电脑完成学业任务。

根据反馈,3名学生说需5小时左右,5名学生说6小时左右。另外2名学生说需要8小时或更长时间,一位要备战4月份的全国机器人比赛,另一位要自学电脑课程,为今后大学就读计算机专业做准备。毫不夸张地说,ISB的高中生从课内一直忙到课外,尤其是从进入11年级到12年级的上学期末。中国人常说“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用这话来形容ISB学生高强度的学习状态,我想绝不为过。

应对压力是学生必修的一门成长课

美国学校会怎样减轻中学生的学业负担?带着这个问题,我观摩了ISB的一些课堂教学,参与了很多学校特色活动,也跟学校部分同事和学生做了针对性的交流。有意思的是,我发现,美国的教育同行很少使用“减轻负担”这样的表述,他们更喜欢说“帮助学生缓解/管理压力”(help students relieve / manage stress 1)。

在他们看来,如何应对来自课业等各方面的压力,是每名学生必修的一门成长课,因为中学,尤其是高中阶段,本就是孩子应学会为自己将来努力学习,学会选择的时期。有了中学阶段的磨砺,学生进入大学后才会更有信心应对来自学业和生活的各种挑战,活出自己的精彩。因此,ISB的美国同事一般都会引导学生着眼未来,用积极的心态面对来自学业等各方面日益增加的压力。

学校多种方式给学生减压

为帮助学生减压,除了正面引导,ISB的教育同行们也有很多行之有效的举措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学校规定,圣诞假期近半个月的时间,教师不能布置任何家庭作业,以保证学生有充分时间与亲朋好友欢度节日;教师一律不能在学生放假返校后的第一天安排测验,否则学生和家长可投诉教师;同一个年级的任课教师需在校内共享文档上及时更新每个阶段该学科要求学生需参加的测验、项目评价等重要学业任务信息;原则上,学生在某一天的重要学业任务不能超过两项。一旦发现该年级学生在某天已有两项重要学业任务,教师就需考虑将其学业任务安排至更合适的日期。这样既便于让各科教师了解不同年级学生的课业动态,也在一定程度上督促各科教师合理安排学习任务,不致于让学生过度疲劳。

除此之外,ISB的老师们还在课上发明了各种减压的方法。ISB课时主要有两类,长的90分钟,短的一个小时。为让学生在课堂里保持良好的学习状态,很多教师会在课堂里专门拿出3~5分钟让学生放松身心,有的播放古典音乐让学生聊天,有的安排做趣味游戏。

受其启发,我在中文课里会让美国学生全体起立做做中国的广播体操,跳跳《小苹果》的广场舞,这个活动很受学生欢迎。为让学生在口语录音测试时有良好状态,我隔壁的西班牙语老师会在桌上准备用于舒缓压力的橡皮泥,有需要的学生可以一边捏橡皮泥一边进行口试。这样的安排很是暖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ISB期末测试的那几天,学校经常会邀请专业人士带一些经过筛选与训练的动物来学校为有需要的师生进行动物辅助治疗(Animal-Assisted Therapy , AAT)。

课间或午餐时间,师生可与治疗动物接触互动并合影,从而缓解考试焦虑。前年莅临ISB的是一只可爱的治疗犬,去年来的则是一头憨态可掬的驼羊。我并不清楚动物们的到来多大程度上帮助学生提升了成绩,但可以肯定的是,期末的ISB校园因为它们增添了更多的欢笑与温暖。

作者:周斌(北京市十一学校教师,现在美国俄勒冈州比佛顿国际学校做交流教师,发自美国)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现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