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开国名相:我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古乐府诗云:“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

1

有一阵子,萧何的名声很差。

汉十二年(前195),身为大汉相国的萧何,借职务之便四处强占田宅,放高利贷,惹得关中百姓怨声载道。昔日的开国功臣一时竟成了千夫所指的地主恶霸。

萧何画像。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在外征讨淮南王英布叛军的汉高祖刘邦,不久就得知关中民众都在埋怨萧何,可他非但没有发怒,还面露喜色。

刘邦班师回朝时,京城老百姓拦路上书,控告萧何强买民田,价值多达数千万,请刘邦主持公道。刘邦看在眼里,毫不在意。

回宫后,刘邦才笑着对萧何说:“相国竟然侵夺百姓财产,为自己谋利!”随后将民众上书拿给萧何看,说:“你自己去向老百姓们谢罪吧!”

萧何诚惶诚恐,辞别刘邦后急忙将田宅退还百姓,但民生怨恨,难以抚平,从此自己的民意支持率一直往下掉。

2

实际上,这是萧何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

此前,刘邦带兵平定英布叛乱,一如往常委托萧何留守京城总揽全局,供应粮草。

萧何每次派人输送军粮到前线,刘邦都要问一声,相国最近忙于何事。

使者老实答道,相国整日忙于为陛下筹办粮草兵器,抚恤京城百姓。

每每听到这句话,刘邦都沉默不语,似乎心生不快。

刘邦晚年,猜忌多疑【剧照】。

使者将此事告知萧何,萧何也不明其意。明明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兢兢业业,爱民如子,完全符合好干部标准,刘邦为何还三番五次询问。

萧何的一名属下听闻此事,告诫道:“相国不久就会有灭族之灾了!”

萧何大惊失色。

他接着对萧何说:“您位居相国,居功第一,主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赏赐给您。况且您入关这些年来勤勉为民,深得人心。如今陛下屡次打听您的动向,是唯恐您在关中乘机起事。既然如此,您何不逼迫百姓贱卖田地,对他们放高利贷,借此自毁名声。这样百姓对您生怨,主上闻知也不会对您猜疑。”

萧何恍然大悟,就如其所言,在关中强占民田,欺压百姓,以“自污”的方式来糟践自己的名声,换取刘邦的信任。

伴君如伴虎,萧何有苦难言。

3

这阵风波过去后,萧何自以为安全了,仍不忘初心,为大汉社稷奔忙,为百姓谋福利。

不久后,萧何上书请求刘邦开放上林苑

上林苑是秦朝的皇家苑囿,纵横300里,山水环绕,物产丰饶。汉二年(前205),为了适应战争需要,曾一度开放给百姓耕作。

后来,汉朝一统天下,刘邦又将上林苑收归国有,一片良田无人打理。

萧何视察时发现上林苑荒芜已久,于是为民请命,请求开禁。这本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也是一项赢得民心的德政。

萧何上表写道:“长安地少,民田不够耕种,且人口日益增多。上林苑中土地肥沃,却废弃多年,不如将空地开辟为良田,交给百姓开垦。百姓种植粮食以自足,禾秸则不必收取,可以作为兽食。”(“愿令民得入田,毋收稿为禽兽食”)

萧何【剧照】。

可刘邦看后,怀疑他有意收买人心,当即大怒,骂道:“相国一定是收受商人贿赂,才敢来要我的禁苑。”

之后,刘邦下令廷尉将萧何逮捕,并戴上刑具,投入狱中。

萧何想不到,自己尽忠职守,做事处处小心,甚至不惜自毁名声,竟然还是祸从天降。

之后几日,萧何除去冠带,身戴锁链,困于斗室之内,朝中群臣无人敢出面营救。只怕萧何的昔日好友刘邦已经给他安排好了结局,一如韩信、彭越、英布。

年事已高的萧何,唯有仰天长叹,这一辈子的情谊竟然比不上君臣大义吗?

4

往事只能回味,狱中的萧何或许还怀念沛县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

年轻时,萧何是沛县的主吏掾,相当于县长秘书,而刘邦是泗水亭长,两人是同乡的基层干部,也是铁哥们。

每次刘邦去咸阳出差,都要向县中长吏申请报销费用。照规矩,每个长吏要给300钱,只有萧何知道刘邦生活艰难,每次都会私自多给他200钱。尽管那时候,萧何自己也不过是个俸禄仅有一百石的小吏。

这份恩情,刘邦一直记在心里。

刘邦称帝后封赏功臣,就因为这200钱,给萧何多封了两千户封地。

萧何与刘邦相识于寒微【剧照】。

英雄不问出处。那一年,曹参还在看管监狱,周勃还在当吹鼓手,樊哙还在屠狗,夏侯婴还在喂马。

刘邦与萧何,还有他们的好兄弟,在暴风雨前的平静中按部就班地过着自己的日子,如果没有意外,可能就这样平淡地度过一生。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反秦浪潮席卷各地,沛县百姓也响应起义。

经过一场惊险的沛县争夺战后,刘邦被推举为首领。

原本官职比刘邦高的萧何甘愿担任其副手,帮他招兵买马,征集了三千多沛县子弟,并将县中政务处理得井井有条,还大肆宣传刘邦是“赤帝之子”的传闻。附近几个县的百姓知道刘邦的大名后,也纷纷前来投奔。

之后几年,刘邦和萧何这对好友合作无间。

亡秦灭楚,刘邦征战在外,萧何安抚于后,为前线大军“足食足兵”。如果没有萧何,汉军几乎无以为战。

这支本来毫不起眼的创业团队,用了七年时间就走上权力之巅,萧何功不可没。

5

然而,刘邦对萧何的猜忌,正是始于楚汉战争。

按照当时张良下邑画策,刘邦必须坐镇前线,在正面战场牵制项羽主力。同时,派韩信带兵开辟第二战场,最终迂回包围项羽,将其一战击溃。后方根据地关中、汉中等地,则委任萧何全权处理。

萧何在关中统筹粮草,输送士兵。当刘邦在前线输得惨兮兮,萧何总是能源源不断地运来粮草和兵源,甚至连未成年的15岁少年和年过花甲的老者也被送到战场。

关中百姓甘愿为此牺牲,毫无怨言,只因萧何一改秦朝暴政,安抚百姓,甚至开放秦朝的皇家苑囿上林苑给农民耕作,还将大量饥民转移到蜀地获取粮食,以解决关中饥荒的问题。

因此,萧何深得民心,有些关中子弟虽是为汉军效命,却只知有萧何,不知有刘邦。

刘邦带兵出征,萧何留守后方【剧照】。

刘邦难免有些顾虑,一旦萧何怀有异心,在关中称王,后果不堪设想。

汉三年(前204),正是楚汉双方在荥阳交战最激烈的时候,刘邦屡次派使者慰劳后方,每次来使都只是寒暄几句。

萧何不敢怠慢,又疑惑不解,毕竟战事吃紧,应该是后方慰劳前线才是,岂有前线慰劳后方之理。

萧何的属下鲍生看出了刘邦的猜忌,对萧何说道:“汉王在外带兵,数次遣使慰劳,看来是不放心您啊。您可以从自己的亲属中挑选丁壮,让他们奔赴前线作战,这样才能让他信任你。”

萧何听从鲍生的建议,急忙从自己家族的子侄、兄弟中选出丁壮,加紧训练,送往荥阳,实际上就是让他们到刘邦身边充当人质。

萧何将自己家族的青壮子弟全部送到前线为人质,表明自己坚定地追随刘邦,甚至将家族命运全部托付给他。

刘邦知道萧何不敢背叛,甚是欣慰。史书载,“汉王大悦”

6

汉五年(前202),刘邦击败项羽后,在洛阳南宫举行盛大酒会,对文臣武将论功行赏,将萧何列为群臣首功,之后特赐他可带剑穿鞋上殿,入朝不趋的特权。

刘邦说:“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

当听到众将不服时,刘邦又以人功和狗功来做比喻,说萧何在后方发纵指示,立的是人功,而攻城略地的武将们如同猎犬,立的是狗功。

群臣一时不敢再继续争论。

刘邦似乎并未忘记与萧何的情谊。但是,被列为功臣第一的萧何,却日渐谨小慎微,终日战战兢兢,害怕刘邦的屠刀有一天架到自己脖子上。

历代帝王,猜疑大臣,不过是司空见惯,刘邦以一介平民出身而得政权,疑心更重。

萧何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来换取刘邦的信任,与吕后合谋杀韩信,也是为了避嫌,不得已而为之。

汉十一年(前196),刘邦御驾亲征,平定陈豨叛乱。此时,有人上书告韩信与陈豨通谋,吕后得书后决定趁机铲除韩信。

留守京城的萧何就向吕后献计,可派人扮成军人入城,诈称陈豨已破,命满朝官员入宫庆贺,将韩信诱骗进宫。

朝臣不知有诈,接到命令后纷纷入宫,只有韩信称病不到。萧何只好亲自劝说他:“你就算有病在身,也得进宫一趟,以免主上怀疑。”

当年萧何月下追韩信,将还在当仓库管理员的他举荐给刘邦,才成就韩信一番事业。韩信不好驳萧何的面子,就随萧何入宫。

韩信也许想不到,终结自己生命的人,正是那个当初改变自己命运的人。

结果,韩信一跨入宫门就被擒拿,随后命丧长乐钟室。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剧照】。

萧何在诛杀韩信的过程中立下大功,刘邦听闻后,将他晋封为相国,加封五千户封地,并派一支五百人卫队担任其护卫。

朝中大臣见萧何荣宠至极,又是升官又是赏赐,还有卫队护卫,都向他表示祝贺。

但有一个局外人看出其中玄机,此人是长安城东的瓜农召平。召平原本是秦朝的东陵侯,秦亡后沦为平民,只能靠种瓜创业,他种的瓜有口皆碑,人称“东陵瓜”,是当时的知名品牌。

召平不是一个简单的吃瓜群众。

当别人都在给萧何贺喜,只有召平特意登门拜访,给萧何报忧,告诉他,刘邦派兵保卫他,其实是担心他造反,以此监视其一举一动。

召平劝萧何不如将自己的财产捐献给国家,来讨刘邦的欢心,打消他的疑虑。

韩信不久前刚死在自己面前,萧何也不知厄运何时降临在自己身上,赶紧听从召平之计,将自己的钱财捐出来,用来资助国家军队,助刘邦平叛。

史书记载,“高帝乃大喜”

7

往事历历在目,故人心却易变。

此前遣送人质是为自保,自污名声也是为自保,而向吕后献计杀韩信,也是为了自保。

萧何知道刘邦多疑,处处小心,可在上林苑事件中,还是难逃牢狱之灾。群臣无人敢为其伸冤,年老体衰的萧何恐怕就要老死狱中。

萧何下狱几日后,一个姓王的卫尉见刘邦心情不错,就趁机询问:“不知相国有何罪,遭此大狱?”

刘邦一时高兴,就与小王聊起来:“我听说李斯为秦相时,有功归主上,有恶归自身。如今相国受商人贿赂,向我请求开放上林苑,这是向百姓献媚,陷我于不义。所以我将他关押,并无不妥。”

王卫尉替萧何求情:“臣曾听说,百姓足则君王足。相国为百姓着想,请求开放上林苑,正是宰相的职责,陛下为什么怀疑他收受商人贿赂呢?当年陛下率兵灭楚、讨伐陈豨、英布,相国都坐镇关中,那时他可轻易谋取关中。可他效忠陛下,命兄弟子侄从征,又散尽家财作为军资,时至今日难道还会贪图商贾贿赂吗?”

之后他又当面反驳刘邦的观点,说:“秦之所以亡国,就是因国君不肯闻过,而李斯将恶名归于自身,又怎么可以效法呢?陛下实在是误会相国了。”

经卫尉这么一说,刘邦难得冷静下来,想起往日情谊,心生悔意,便遣使持节,赦免萧何。

萧何在狱中命悬一线,没想到自己还能重见天日。他年事已高,经过牢狱折磨,早已虚弱不堪,只好蓬头赤足,颤颤巍巍地上殿谢恩,执礼甚恭。

刘邦见状,强作笑颜,说出一番逻辑不通的话,安慰这位老友:“相国不必多礼!相国为民请愿,是一位贤相,而我却不过桀纣之君。我之所以关押相国,是想让百姓知道你的贤能和我的过失啊。”

晚年萧何,为在朝堂上生存心力交瘁【剧照】。

萧何怕了,自年轻时在秦朝为吏,直到今日才总算悟透官场的规则,原来在他那位所谓的朋友眼里,自己的性命微不足道。

从此,年迈的萧何不再过问朝政,仅仅是挂着相国的职位,在刘邦去世后如履薄冰地多活了两年。

直至去世,萧何只给子孙留下一句遗训,大概意思是说:后世如果有贤子贤孙,就应当学我勤俭;如果后世无能,也不过是徒积家财而被豪家所夺。

在开国皇帝手下做事,这道题,太难了。

参考文献:

(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2006年版

(汉)班固:《汉书》,中华书局,2007年版

张大可、徐日辉:《韩信萧何张良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曹书杰:《萧氏家族传:一门九相》,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