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流行色:那些一时流行白色的朝代与事件

作者:史遇春

白色是凶服的颜色,自古以来,就是这样。

所谓凶服,就是丧服,孝衣。

白为凶服之色,先看《战国策·魏策》里的文字:

“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所谓缟素,解释一下:原本,缟与素都是白色的生绢,这里引申为白色,即指丧服。

也就是说,最早在战国时,白色可能就是凶服的颜色了。

后来,司马迁在《史记 高祖本纪》里,也有类似的记载:

“今项羽放杀义帝于江南,大逆无道。寡人亲为发丧,诸侯皆缟素。”

《史记》是汉代的文字,根据司马迁的记述,可以确定,在汉朝建立之前,就已经以白色为凶服的颜色了。

既然是凶服的颜色,那么,白色成为一时的流行色,似乎是不可想象、不大可能的事。

但是,在历史上,白色又的的确确流行过,而且,白色流行时,还伴随有一些古人认为的、不可捉摸的事情发生。

话说,在晋代,一度时期,妇人之间,曾经流行过在头上插戴白花的现象。

据《晋书》列传第二《成恭杜皇后传》记载:

东晋成帝司马衍(公元325年~年342年在位)时,三吴之地的女子全都在头上簪戴白花,一时成风,远远看去,就像是素柰一般。

所谓素柰,也就是白色的茉莉花

徐珂《清稗类钞 植物类》云:“茉莉为常绿灌木……北土曰柰。”

大约,其时,女子头戴白色茉莉花,或是服丧之仪。

当时,还曾传言,之所以女子间一时流行头簪白花,其实是因为天上的织女死了,于是,大家都是在不自觉地为天上的织女服丧。

三吴女子头簪白花盛行一段时间之后,晋成帝司马衍的成恭杜皇后便死了。

当时人迷信,认为女子头簪白花,就是杜皇后将殁之兆。

杜皇后死时年仅二十一岁。

这位杜皇后,即杜陵阳,京兆(今陕西西安)人,杜预孙女,杜乂之女。晋成帝因为杜陵阳家累世都德高望重,咸康二年(公元336年),他便礼拜其为皇后,即日入宫。

据载,杜氏年少时便有姿色,但是,长大后还是没有长出牙齿。当时,那些前来杜家求婚的人,在得知杜氏没有牙齿时,其求婚之事便都立刻中止了。后来,等到晋成帝向杜家纳彩完成,当夜,杜氏便生出满口齐整的牙齿。

杜氏被拜为皇后之后,朝廷还避讳,改宣城陵阳县为广阳县。

咸康七年(公元341年)农历三月,杜皇后崩,在位六年,无子。

杜皇后死后,外官五日一临丧,内官每天早上一临丧。待杜皇后下葬完毕,内、外官的临丧才结束。

另外,据《万历野获编》的作者明人沈德符说,南朝的天子,闲居时,全都戴白色冠帽。

所谓南朝,也就是东晋以后,汉族先后于长江以南建立了宋、齐、梁、陈四朝,且均建都于建康(今江苏南京),史称为“南朝”。

南朝天子戴白,可由宋明帝刘彧(公元466年~公元472年在位)之事知晓。

据载,宋废帝景和元年(公元466年),刘子业欲出京南游,并决定在出发前杀害三王,即建安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祐、湘东王刘彧。出发当晚,刘子业到华林园游玩。刘休仁、刘休祐随从前往,刘彧则被留在秘书省。阮佃夫勾结宫中侍臣寿寂之,冲入华林园,弑杀刘子业。刘休仁已提前获知消息,立即奔入秘书省,奉迎刘彧入宫即位。当时,事出仓促,刘彧进入西堂时,仍然戴着乌纱帽,鞋子还跑丢了一只。刘休仁让人给刘彧换上白纱帽(即天子闲居所戴),并拥其登上御座,召见文武百官,接受欢呼礼拜。

后来,到了明代,明武宗朱厚照时,也曾风行白色。

朱厚照平定宁王朱宸濠之乱,凯旋入京,当时队伍的旗帜,全都以白色为崇尚。

据载,被擒获的叛逆者,如凡是跟从朱宸濠叛乱的江西布政使和按察使的大小官员,以至于前吏部尚书陆完、左都督朱宁、等人,都被剔除衣服,裸着身体,双手反绑在背后,头上还插着白旗。

那些叛乱者伏法之后,头颅被割下来,悬挂在高杆之上,也是用白旗标写了他们的姓名。

那个时候,白旗从东安门贯穿大内而出,数十里之间,绵延如白雪成阵。

当时,一些有见识的人,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其时,正直农历年末,已经快要到除夕了。

第二年,正月十五前后,朱厚照吐血病倒;农历三月,即晏驾于豹房之中,时年三十一岁。

(全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