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步森高层动荡经营疲软 净利润扭亏依赖政府输血

财联社(郑州,记者张克瑶)讯,不说则已,一说必有瓜。6月19日,*ST步森(002601.SZ)原总经理陈建飞在公司回复浙江证监局关注函回复公告上表示,自己未向董事会提出辞职,之前公告中“陈建飞先生于2019年5月24日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的表述与事实不符。

陈建飞的表态似乎和*ST步森独立董事关于总经理变更的意见有呼应,当然,无论谁来担任*ST步森总经理,都要面临*ST步森在今年扭亏为盈的挑战。

原总经理不服被罢免,董事长去哪儿了?

陈建飞被罢免总经理职务源自*ST步森于6月13日的公告,彼时*ST步森在公告中表示,为避免公司主营业务继续亏损、进而导致公司退市的后果,公司董事会决定即日起免去陈建飞总经理职务。

*ST步森还透露,5月24日陈建飞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后又出具不愿辞职的情况说明,正因为此,公司董事会才决定罢免陈建飞。

不过,*ST步森在6月19日公告中又表述了另一个版本:今年1月中旬,陈建飞当面向董事长赵春霞汇报2018年度公司工作情况后,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并当场签署未填写日期的书面辞呈;5月24日,董事长将陈建飞的辞呈提交董事会,随后陈建飞突然提出不愿辞职,公司董事会审议后发布罢免公告。

陈建飞似乎并不服自己被罢免的决议。陈建飞在6月19日公告中表示,自己并未向董事会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至于6月13日的公告称自己在5月24日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的表述,与事实不符。

*ST步森在6月13日公告罢免陈建飞的同时,由董事长提名封雪担任总经理及财务总监。然而,独立董事对罢免陈建飞、聘任封雪的两项议案均投出弃权票。独立董事认为,鉴于公司多项事务悬而未决以及对封雪履历和从业经验的了解,无法判断罢免陈建飞的合理性和封雪对服装行业及公司的熟知程度和管控能力。

*ST步森董事长赵春霞身在何处是个迷。2018年8月15日,浙江证监局下发通知约见*ST步森董事长赵春霞谈话,但赵春霞至今没有现身。即便浙江证监局在关注函中要求*ST步森说明赵春霞出境及回国计划,*ST步森仅回复称赵春霞目前正在境外接受治疗,并无固定居所,待疗程结束病情稳定后尽快回国。

2019年一季度扭亏为盈依赖政府补助

*ST步森走到如今这个局面,和原实控人徐茂栋有关。自2016年8月徐茂栋成为*ST步森实控人,*ST步森尝试由服装企业逐步向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转型,但直到2017年10月赵春霞取代徐茂栋之前,所谓的转型不但没有进展,还为*ST步森经营添了累赘。

*ST步森表示,2018年度公司新增三起与借款或担保相关的民事诉讼案件,原告主张的案由均系公司在2017年度——即其原实控人徐茂栋在位期间,与各原告签订了借款或担保协议,但未按约履行还款或担保义务,三起诉讼导致公司可能承担合计本金1.85亿元的担保义务,公司于2018年对相关担保计提了1.48 亿元预计负债,占2018年净利润的77%。

2017年、2018年,*ST步森连续两年亏损。根据当年年报,2017年、2018 年度公司分别实现营收2.44亿元、3.2亿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380.7万元、-1.9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96.92 万元、-4745.05万元。这也是*ST步森董事会罢免陈建飞的理由之一。

2019年一季度,*ST步森实现营收1.17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万元,同比增幅超过1倍。*ST步森表示,公司今年一季度较去年同期已实现扭亏为盈,公司服装业务生产经营较为稳定,公司及各子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但所谓的扭亏为盈是由政府补助实现。2019年一季度*ST步森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321.87万元,因此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22.97万元。*ST步森2019年一季报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在-600万元至-400万元,今年能否扭亏为盈依然存在不确定性。

财联社记者就公司总经理人事变动以及公司经营现状等问题致电*ST步森董秘办并发送采访函,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已收到采访函将尽快反馈,但截止记者发稿仍未收到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