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在《向往3》形象被误解?节目组给出了正确答案

《向往的生活》一直被网友们看作适合下饭、舒适度max的慢综艺。如今播出的第三季却是争议不断。连一直在节目上勤勤恳恳地为嘉宾们做饭的黄磊都成了网友炮轰的“箭靶子”,节目中的表现被讨论了一轮又一轮。

不过其实,《向往3》的制片人王征宇已经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正面回应了节目的争议,还直言不少网友们提出的质疑都是自己的“锅”。

话不多说,先来给大家总结一下哈~

黄磊不给新人嘉宾面子?

就是要体现两代人的代沟

黄磊可以说是这季《向往的生活》口碑逆转最大的一位了。之前的几季节目中,黄磊老师做饭、招呼客人、闲聊侃大山的形象那可是深入人心。

但在这一季的节目中,大家觉得黄老师没那么热情了。面对陆续来做客的多位新人嘉宾,黄磊仅简短、客气地打了个照面,点了点头后便把自己疏离于厨房之中。

当天晚饭时,还当着众人的面直言:“因为我跟你们(新人)不熟,我没必要跟不熟的人费力瞎扯。所以你们进来跟我打招呼时,我也没那么热情。”

此言一出,镜头中,几个初入娱乐圈的新人嘉宾似乎是愣了一下,显得有些尴尬;网络上,漫天的舆论更是对黄磊的此番举动议论纷纷。

也有网友提出,本季节目请了太多和黄磊、何炅两位大家长不熟悉的嘉宾,成了娱乐圈新人刷脸熟的节目,氛围也经常透着一丝尴尬感。

而节目中邀请的嘉宾数量越来越多,而做饭的主力只有黄磊一个,对于黄老师来说,没有熟识好友还要一直在灶火前做饭,真的身心俱疲。

对此争议,王征宇给出的理由是:黄磊当时的状态正是节目组想要展现给观众的东西。

黄磊在节目里的不热情是针对众多新人表达不满情绪,他的状态正体现了当期节目重点:两代人的两个世界。节目组在商量拟请嘉宾时,就是想要通过观察不同年龄段朋友的相处状态,做一期和岁月,朋友相关的主题。

节目组有意希望通过剪辑,对比出年代不同的微妙尴尬感来。但绝不是想表现前辈对新人的矛盾。

这一点也有网友看出来了,很多人也被两代人的交流所感动。

不过王征宇也承认了人太多的问题,理由是“请之前不知道化学反应会发生在哪一对(嘉宾)身上的,所以基于保底需要吧,从最后的呈现来说,确实多了”。

这也算是承认了人多的“小失误”吧。

《向往》成了新人扎堆刷脸秀?

观众能想到的老朋友都约过,真的来不了

第三季还有个被观众一直批评的点,就是请来了很多大家都不熟悉,甚至完全叫不出名字的嘉宾。同时这些嘉宾和黄磊、何炅等人也都不熟,节目效果真是大打折扣。

网友们也开始质疑《向往3》请了更多流量艺人或新人,是节目组向市场妥协了,更有甚者还直言节目沦为新人蹭热度的宣传工具了。

王征宇的回应是,那些大家想要的那种熟悉感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方面必须是嘉宾跟MC关系熟,另外他们也得是观众熟悉的人。像黄渤、徐峥、丹丹姐这个级别的——但在级别的人和档期都不容易敲下来。

此外,所有观众能想到的阵容他们都去谈过,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一次没来成。

比如从去年就开始询问的“男人帮”张艺兴、罗志祥的档期,整整一年时间,大家就是凑不到一起去。而对于观众万分期待的沈腾,实际上节目组在私下也同对方确认过很长时间的档期。

而即使档期前期核对没有问题,也有艺人会在在临录制前一两个礼拜突然有事来不了。由于《向往的生活》录制地点交通过于不便,艺人档期都要重新调整,原来定好的一些嘉宾就不能来了。

“非常遗憾,心在流血,但另外一个层面上又导致安全感的丢失,就会敲更多人来试图保底,我们反思这也可能是这季人多不舒服的原因之一。”

不再自给自足,节目节奏也越来越快?

节目红了后限制增多,没时间慢下来

而《向往的生活》也还面对着其他的一些“制作困境”。

比如《向往1》之所以能尽显时间流逝中的生活之感,是因为那时新节目不被看好,团队是自掏腰包裸拍前六期,尽情“任性”,从春天拍到了冬天,内容素材自然是非常丰富的。

但节目红了之后就要面对种种限制。比如必须在一年中的某一个季度拍。但是这其实就限制了选址。东北的秋天很漂亮,但冬天去就是一片灰;新疆也很漂亮,但一年只有一个收获季度是适合拍摄的。

的确,作为一档国民度较高的慢综艺,《向往的生活》第一季初期还可以让节目组有随心所欲的空间,但到了后期,招商、编排、嘉宾档期等等因素导致的客观条件都对节目本身造成了限制。

对于一档新节目而言,虽然前景未知、资金有限,但有任性、放肆的空间;但对于这档当红综艺而言,需要顾虑的因素太多了。

不过王征宇表示:知道有不足,但很多问题这季没办法解决。

“没办法,下一季改,放开手脚做。”

那不就是已经提前预定了下一季《向往的生活》?看看节目还能给大家带来多少的惊喜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