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辽之后,阮氏三雄露出隐藏最深的一面,差点害死宋江!

梁山泊石碣村的阮氏三兄弟,是吴用的旧相识。原著中,他们与晁盖素不相识,参与智取生辰纲,也是被吴用招揽,故而这三人,虽尊晁盖为兄长,但内心却只近吴用。宋江成为泊主之后,阮氏三兄弟也曾慕其“及时雨”大名,但自从张罗招安开始,三阮就心中愤愤,并且一直在寻找下手的时机。

破辽之后,机会终于来临,若非以死相逼,宋江只怕早已身首异处,此一段可谓惊心动魄。且说原著,破辽功成之后,宋江奉旨率人马回汴梁听封,是时正值暮冬,山色凄凉,宋江心中隐生苦闷,一路无话。抵达汴梁之后,人马驻扎城外陈桥驿,宋江等108头领皆着锦袄披挂,上金殿论功。

岂料,欢喜而来空手而归。因蔡京童贯所阻,宋江仅为“皇城使”,卢俊义落了个“团练使”,其余诸位皆是白身,眼见东征西讨却无功,寒暑劳苦皆白受,众人大失所望,一个个铁青着脸,平时最善言辞的宋江,这晌也是呆呆挣挣,没法交代了,众人就这么尴尬回营去,公孙胜见状,直接以照料老母为由,脚底抹油了。

眼看天越来越冷,众人就这么干晾在陈桥驿,都有点坐不住了。恰逢这时,宋江又带着十数骑人马进城到各衙走动,惹蔡京忌惮,遂唆使下令“不许擅自入城,违令者斩”,这无疑犹如火上浇油,“众将得知,亦皆焦躁,尽有祸心”,就连李逵,也嚷嚷着重返梁山。见时机成熟,阮氏三雄趁宋江进城听宣,悄悄的将吴用叫到船中密谋。

“破大辽、灭田虎、平王庆,未曾升赏我等众人,如今倒出榜文,来禁约我等,不许入城。我想那贼人,渐渐要拆散我兄弟,今请军师自做个主张,杀将起来,掠城一空,再回梁山泊去”,注意,阮氏三雄请吴用“自”做个主张,完全避开、舍弃了宋江。因为说这话时,宋江正在城中听宣,他的人马杀将起来,他立马就能身首异处,直接坑死。

可惜吴用也是贪功的,故而暂时按住。宋江从城中回来后,吴用马上敲打“不能任用,倒受拘束,兄弟们都有怨心”,此话一出,宋江顿觉五雷轰顶,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当然明白吴用的言下之意,遂失惊道“莫不谁给你说甚来”,猜得很准。第二天一大早,宋江立即将大小头领全部召集起来。

发话“你们众人,若嫌拘束,但有祸心,先当斩我首级,然而你们自去行事”,这是以死相逼,谁要有祸心,先从宋江身上踏过去。说完这话,宋江还怕摁不住,又哭道“吾无颜居世,必当自刎而死,才任你们自为”,话说到这个份上,众人都难以决断了,毕竟宋江是大头领,逼死他岂不有违忠义,不是英雄所为,众人无奈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