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对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意味着什么?

山西太原,在春秋战国时期称为晋阳,是赵国最早定都的地方。

赵氏孤儿这个名词我们都知道,赵氏孤儿赵武后来出任晋国中军将,恢复了祖先的荣誉,但赵氏封地大多数收不回来了。

晋国国君掌握的领土却非常有限,只剩下绛都、曲沃这几个地方,其他大部分土地都到了大家族口袋里。赵武的孙子赵鞅高瞻远瞩,作出将家族北迁的决定,在汾河上游修筑晋阳,并且将家族宗庙转移到晋阳。

晋阳北可以去代国,东可以翻越太行山去中山国,位置险要。只是在晋国的边疆地区,晋国卿大夫们也不和赵氏争。

赵鞅领兵讨伐卫国,让卫国赔偿五百户人口,约三千多人,全部安置在晋阳。

时间来到赵鞅之子赵无恤时期,当时晋国最强大的四卿,分别是智、赵、魏、韩。智氏的实力,又在另外三家之上,智伯瑶更是一心削弱其他三家。

智伯瑶以出兵越国为借口,让其他三家各拿出一百里地和三万人来。结果魏氏、韩氏把土地和人口拿出来献给智伯瑶,赵无恤却不肯将土地人口白送人。

智伯瑶对魏、韩两家许诺,一起带兵进攻晋阳,以后平分赵家的地盘。韩虎和魏驹虽然不相信智伯瑶,但也无奈,实力不济,只能跟着一起出兵。

公元前455年,智、韩、魏三家军队开赴晋阳,晋阳之战拉开帷幕。

晋阳城下,智、韩、魏的大军将这座大城围的跟铁通一般,然后四面围攻。

晋阳城头上,总有射不完的箭,飞不完的长枪。晋阳宫室的墙垣,用丈余高削尖的竹子围成,赵人将宫室的墙垣拆了造箭矢。晋阳宫室的柱基用青铜铸成,赵人将宫室的柱基融了,用来铸造兵器。

晋阳城的百姓,愿出战者甚众,无论妇女还是稚童,亦皆欣然愿效死力。

这是一场消耗战,晋阳虽然城高池宽,也屯积足够三年的粮草,但是兵器消耗很快,尤其是箭矢,几乎消耗殆尽。

外围以智氏为主的大军,重重围困攻打,这一围时间就过了两年,第三年开春的时候,双方依然处于对峙状态。

智伯瑶长期出动大军不归,自己领地还能供应源源不断的军粮,内部管理也是井然有序,其能力绝对不俗。

公元前453年初春,智伯瑶乘着他的战车反复细致地巡查这一带的山水,终定下破晋阳的大计,那就是水攻。晋阳附近除了汾水这个主干河流,其他小河小溪也不少,借此绵绵春雨之季,水攻绝对是好计。

智伯瑶下令将附近所有大河小溪泉流全部坝断,掘成大渠,于渠之左右,筑起高堤,为蓄水之地。

决堤灌城之日,山水大发,晋阳城中之军民,妥帖地形容,皆为鱼鳖矣。

智伯瑶将护城河通往其他河流的渠道全部堵死,只让水进不让出,几天之后,水势愈高,房屋不是倒塌,便是淹没。幸运的是晋阳城墙特别高,城墙是用木板夹着泥土建造的,既有韧性又坚固,虽然长期水浸,却安好无损。

智伯瑶对众人道:“我打了半辈子仗,以前真没有认识到这河水的的威力,它竟然可以灭亡一个国家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韩虎和魏驹听了心里凉飕飕的,因为他们的都城平阳和安邑正好也在汾水旁,而且是在汾水的下游,水势更大。

赵无恤派人潜入魏韩大营,没有太多言语,言简意赅:“赵氏若亡,则祸必次及于韩、魏矣。”

第二日,智伯瑶在山岗之上置酒,邀请韩虎和魏驹,一边饮酒,一边观看还在往上涨的水势。

智伯瑶喜形于色,遥指晋阳城道:“水能载舟,也能倾覆一座大城,壮哉!”

韩虎和魏驹则面面相视,各自思考如何尽快配合赵氏反攻。酒过三巡,韩虎和魏驹辞别,立即整军备战去了。

是夜,韩虎、魏驹暗地使人袭杀守堤军士,于西面掘开水口,反灌入智伯瑶之营寨。

水势涨的很快,波涛滚滚,军粮器械,飘荡一空。智伯瑶军中惊乱,营中军士,尽从水中浮沉挣命。智伯瑶本乘小舟逃离战场,不料被赵无恤的追兵赶上,二话不说给砍死。

三家分晋后,赵国很长时间都以晋阳为都城,直到东迁至东边的中牟与邯郸地区。

晋阳这个地方,后来一千多年都是坚城。

到唐朝的时候,李渊李世民父子就是从晋阳起兵反隋,最后成功建立大唐王朝。安史之乱,唐朝大将李光弼依靠晋阳坚固的城防,生生把数倍于己军的史思明部抵挡住。晋阳,堪称唐朝的福地。

再往后到宋朝,赵氏家族的赵光胤、赵光义两位兄弟皇帝,先后都亲征晋阳。两位皇帝使用一切办法围困晋阳,如蝗虫般密密麻麻的箭雨,轰隆投石机投下的巨石,电闪雷鸣的火药,一切能用的办法都用了。

晋阳城依然固若金汤,而对手的兵力是远不及宋朝的。后来晋阳的北汉军由于粮食准备不充分,最终被迫投降。

宋太宗赵光义比其他姓氏的国君,更明白晋阳的来历(这本就是赵氏家族祖上修筑的),北宋的都城在汴京(开封),晋阳靠近北方胡人地区,如果被胡人占领,据险而守,那又是很危险的事情。

赵光义下令摧毁晋阳,先火烧城池,烧完之后赵光义发现晋阳威严不减,又下令水淹晋阳,把城墙泡在水里,等到城墙倒塌得差不多才罢手。

晋阳这座千年古城,生于赵氏,最后也毁于赵氏。

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订阅微信公号,地图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