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制造了权势最大的宦官,皇后说:陛下请看看这本书

在中国历史上,宦官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与皇家非亲非故,理论上是身体残疾的仆人,应该是最低贱的。但是,有些宦官却利用统治者的信赖,掌握了大权,凌驾于那些饱读诗书的百官之上。汉、唐这两个曾经辉煌一时的朝代,都被宦官专权折磨得死去活来。

有鉴于此,在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对于宦官做出了严格的限制。但是,这似乎并没有起到根本性的作用,明朝宦官不仅堂而皇之控制了特务机构东厂、西厂,而且还诞生了王振、刘瑾、冯保这样的知名权宦。但如果说到最为著名的,还是要数魏忠贤。

魏忠贤能成为赫赫有名的“九千岁”,最重要还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只爱木匠活,不爱理政的明熹宗天启帝朱由校。魏忠贤不仅取得了朱由校的信任,而且还与朱由校的奶妈客氏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闹得宫廷鸡犬不宁。

其实,在朱由校刚刚继位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开始发现了苗头,那就是张皇后。在天启元年,河南省开封府祥符县的张国纪之女张嫣参加了明廷为新皇帝的选妃仪式。明朝中后期,后宫妃嫔都是从民间海选的,但这次规模空前,一共有五千多名美女参加。张嫣以绝世的颜值,脱颖而出,成为了帝国的皇后。

张皇后入主后宫,率先发现了魏忠贤勾结客氏的累累罪行。她不断提醒天启帝要注意,要亲贤臣、远小人。甚至有一次,张皇后找了个机会,亲自惩处了客氏。但是,昏庸的朱由校并没有听得进金玉良言,反而对魏忠贤一党加以抚慰,直接导致了他们敢于向皇后发起挑战。

张皇后性格严肃,为人正派,处事公道,魏忠贤等人没有抓到任何把柄。他们却编造谎言,说张皇后并不是张国纪的女儿,而是被处死的大盗孙二将自己女儿托付给张国纪抚养的。因此,他们到处散布流言,说张国纪有欺君之罪,张皇后也没有资格母仪天下。幸好,天启帝在昏庸之中唯一保留的理智,就是顾念夫妻之情,维护了张皇后。

双方斗争你来我往,最终在天启三年达到了一个顶点。当时,张皇后怀孕,她生的如果是儿子,不仅铁定是太子,而且还让张皇后的地位更为稳固,也有更足够的力量打击魏忠贤一党。但是,客氏竟然安排了宫女帮助皇后按摩时,故意使用了狠劲,使得皇后流产生下死胎,这也让张皇后再也不能生育。

皇后吃了大亏,心里也清楚遭到了暗算,却苦于没有证据,她仍然不失时机向朱由校劝谏。有一次,朱由校来到她的宫中,看到皇后的几案上摆着一本书,便随口一问书名。按理来说,后宫女子读的应该是《女诫》之类,她却告诉皇帝自己读的是《赵高传》。

赵高可谓是权宦的祖宗,也是让秦国灭亡的罪人之一。张皇后此举大有深意,朱由校也不是不懂,可是他因为宠信魏忠贤,只能“嘿然”,默不作声。

魏忠贤很快得知此事,第二天他就在便殿搜出有人带刀。经过拷问,这些人竟然指认是张皇后的父亲张国纪谋反,要弑君之后立信王朱由检为帝。这个所谓的证言完全站不住脚,张国纪是国丈,朱由检当皇帝后,他能捞到什么好处?因此,魏忠贤的亲信王体乾提醒他:

主上凡事愦愦,独于夫妇、兄弟间不薄,一不慎,吾辈无遗类矣。

这句话,其实说得一针见血。明熹宗很昏庸糊涂,但对于王皇后和崇祯帝朱由检之间,还是顾念夫妻、兄弟之情的。尽管如此,他对魏忠贤依旧信任,这就让明朝在无休止的内耗中,损伤了元气,最终走向了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