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银行饭碗、Facebook发币 想做互联网世界的“美元”?

(本文首发于腾讯科技,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划重点:

  • 1Libra是在Facebook主导的系统里流动,可以称它为互联网世界的美元,Libra协会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央行;
  • 2Facebook通过调查发现,这部分低存款人群为传统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支付的费用最多,借贷 100 美元要支付的金融服务费高达 30 美元;
  • 3Facebook和谷歌平分在线广告市场,但新的竞争对手Snap和Tiktok(抖音国际版)带来的冲击不小,而花190亿美元收购的WhatsApp在商业变现的道路上一直不顺;
  • 4Libra的宏大叙事落地的前提是,小扎必须得通过国会山老爷们的考试。

正文:

提起数字货币,首先我们想到的是“比特币”,近来它已经狠狠教育了一把高资产人群该如何当韭菜: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12月,仅仅一年时间,比特币就从最高近2万美元跌到3千美元附近。

近日,托Facebook发行数字货币“天秤座(Libra)”的福,比特币终于站上1万美元关口。但在2万美元山顶站岗的韭菜们,还是放弃小扎会当解放军的想法吧,因为Facebook根本就没打算让“天秤座”走比特币的老路,比特币的上涨只是在蹭热点而已。

用一句夸张的话说,在Facebook的规划里,比特币给Libra“提鞋”都不配。

互联网世界的“美元”

Libra白皮书在6月18日发布后,反应最快的就是金融监管部门。

从媒体报道看,英国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和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还比较客气,表示应关注Libra带来的金融安全问题,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则是直接跳起来,定于7月16日召开听证会,要审查脸书的Libra项目。

但这些官员们如果仔细读一下Libra白皮书,就会发现,被抢了奶酪的其实是传统银行。

Libra白皮书说的很清楚,Facebook的加密货币运用的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从技术角度说,安全不是问题,而且和比特币是完全虚拟的不同,Libra有真实资产储备提供支持,在 Libra 储备中都有相对应价值的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债券。

换句话说,Libra不是空气币,它由现实生活中的法定货币提供信用背书。Libra还具有低波动性和价值稳定的特点,对标的法定货币妥妥的应该是美元。

由于Libra是在Facebook主导的系统里流动,可以称它为互联网世界的美元,Libra协会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央行。在这个系统中,各国央行被排除在外,成为电灯泡,这大概就是让他们感到不爽的原因之一。

但最不爽的应该是传统银行等沉默的少数,因为Libra不仅收割了被它们抛弃的沉默的大多数(低存款人群),还顺带给它们制造了大麻烦。

为低存款人群服务

要弄清楚Libra如何给传统银行制造麻烦,就必须先弄清楚Libra如何收割低存款人群。

Libra白皮书中白纸黑字说的清清楚楚:“全球仍有 17 亿成年人未接触到金融系统,无法享受传统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这17亿人,按Libra白皮书的画像,仅10亿人有手机,其中又大约只有5亿人能上网,属于被传统银行抛弃的群体。

这17亿人之所以被银行抛弃,除了征信成本高,还有环境闭塞、经济落后的因素,使得传统银行服务成本提升,银行又不愿做赔本买卖,结果就是,不能产生利润的群体直接被抛弃。低存款群体中,能产生利润的那部分人,银行又通过各种手段最大化榨取价值。

Facebook通过调查发现,这部分低存款人群为传统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支付的费用最多,发薪日贷款的年化利率竟能达到 400% ,甚至更高,借贷 100 美元要支付的金融服务费高达 30 美元。Facebook在Libra白皮书中,将传统银行如何盘剥低存款人群、嫌弃低存款人群的行为狠狠鞭挞了一番,估计低存款人群们看到白皮书是解气的。

Facebook利用互联网技术消灭物理空间限制,使得这17亿人只要能用上智能手机,哪怕是售价不到100美元的智能手机,也可以享受网络社交和金融服务,没有理由不成为Facebook和Libra的用户。

传统银行被敲饭碗

和传统银行名目繁多且高昂的各种手续费相比,Libra的交易费用将会非常低廉,这是它正面刚银行的资本。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Facebook的市场追求不仅仅是为发展中国家的低存款人群提供普惠金融服务,还有发达国家传统银行口中的肥肉——个人金融业务。个人金融业务包括储蓄、理财、小额消费借贷、转账汇款、信用卡提现等等,是发达国家传统银行的支柱业务。在国内传统银行可以吃利差的环境下,个人金融业务的利润在整个利润构成中,占比大概在3成左右,发达国家的传统银行没有利差可吃,这个数据应该会更高。所以说,Libra不论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有发展的优势。

Libra当然不可能把个人金融业务全部吃下,但小额消费借贷、转账汇款和理财这几个看似散碎的业务,每一个其实都是万亿美元级别的市场,也是Libra可以吃下并消化的。对此比较陌生的同学,可以复习一下余额宝的故事。余额宝诞生于2013年6月,由于互联网金融高效、方便的特性,满足了老百姓的小儿理财需求,到2017年初总额就突破万亿元人民币规模,迄今为止已收获超过6亿用户,超过任何一家传统银行。

余额宝面对的是国内13亿市场,Libra瞄准的则是全球市场,所以Facebook能从传统银行抢到多大的蛋糕,大家可以自行估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传统银行的饭碗一定会被砸出一个大缺口。

发币背后暴露的是Facebook的瓶颈

Facebook之所以发币敲传统银行的饭碗,背后是按捺不住的转型冲动,以及追求更大市场价值的强烈渴望。从目前美国的四大科技巨头的发展情况看,Facebook是短板最明显的,这可以从它的市值排名略窥一斑。

亚马逊、苹果、谷歌和Facebook的市值(按6月20日收盘价计算)分别是9438.51亿美元、9375.91亿美元、7630.57亿美元和5467.94亿美元,亚马逊排在第一,Facebook排在第四。这个位置反映了现阶段Facebook盈利模式面临瓶颈的尴尬。

Facebook虽然和谷歌平分在线广告市场,成为一只不可替代的力量,但广告收入的天花板若隐若现,新的竞争对手Snap和Tiktok(抖音国际版)带来的冲击不小,而花190亿美元收购的WhatsApp在商业变现的道路上一直不顺。

另外,前段时间“隐私门”的爆发,更是为Facebook的业绩增长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

在这样的发展“困境”中, 支付,看起来是Facebook成功突围的希望,但偏偏在四巨头中,Facebook是唯一在支付领域毫无建树的倒霉蛋。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但奋斗的结果只有大写的两个字:失败。

Libra的推出,不仅帮助Facebook收割用户,增强用户粘性,还打开了小扎做支付屡战屡败的心结,使支付成为Facebook除线上广告市场之外的又一个金矿。更重要的是,Libra可以让Facebook展开一场足以改变现有硅谷四巨头格局的宏大叙事。

Facebook能否借Libra“扬眉吐气”?

这场叙事将会有多宏大?我们可以通过Libra协会成员的份量管中窥豹。

Libra协会在支付业的成员有Mastercard,PayPal,PayU(Naspers‘ fintech arm),Stripe,Visa;在技术和交易平台的成员有 Booking Holdings, , Facebook\/Calibra, Farfetch, Lyft, MercadoPago, SpotifyAB, Uber Technologies。

这些成员基本都是业界大佬,有不少还是我们熟悉的,比如全球信用卡国际组织中的第一名visa,第二名MasterCard,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优步(Uber Technologies),全球第三大支付巨头PayPal(贝宝),以及广告打到汽车人领袖擎天柱那儿的C2C电商平台eBay(易趣网)。简单说,主要有涵盖消费信贷、电商平台、电商支付、共享平台等消费应用场景,完美打造出一张跨平台的互联网消费网络,在这张网络中流淌的就是Libra。

大佬们加入Libra协会,不是给小扎捧捧场那么简单,而是要齐心协力将Libra打造成为互联网世界“美元”。说白了,大佬们是在面向未来下注,赌注是Libra成为“美元”后,苹果、亚马逊和谷歌将沦为Facebook的打工仔,大家跟着分食其市场,真正的大快朵颐。

有多大可能?

我们来看看,苹果、亚马逊和谷歌都有支付业务,除谷歌外,支付是亚马逊的台柱子,在苹果那儿,支付则是未来远景,在它们的支付管道里,流淌的是法定货币。但是,一旦Facebook通过发币收割到的庞大用户群认可Libra,那么用户将迫使苹果、亚马逊和谷歌将法定货币换成数字货币Libra。三家巨头将由此沉到底层,变成为Facebook服务。如此一来,硅谷四巨头的行业地位将被重构,Facebook很可能借此成就数字霸权。

当然,所有这一切的前提是,小扎必须得通过国会山老爷们的考试。

图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图片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即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