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刷屏新片毁尽三观,你们古代人过得也太野了……

作者:公开课知酱

人们总是不知不觉就参与到了重大历史事件之中。

央视《中华揭秘》最近播出了这样一个纪录片:《大云山西汉王陵》。我看完沉默了30秒,因为实在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它的精彩和三观颠覆。

只想大喊一声: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一切要从十年前的一桩命案说起。

2009年元旦伊始,有人在江苏盱眙郊外发现两具尸体。死者来历不明,身上也无明显外伤。现场没发现任何致死的直接证据。

直到警方注意到死者鞋上的泥土:青膏泥和白膏泥。这是墓穴特有的泥土,和当年马王堆女尸的一模一样,只有王侯级的汉墓才可以使用。

转眼间,一桩普通命案变成了特大盗墓案。还涉及一座能够震动考古历史的诸侯王墓。

所有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1

盗洞能挖多大

你都想象不到

2008年12月31日的深夜,在所有人欢度元宵的时候,江苏盱眙郊区的一间民居中,一伙人也在享用着美味的农家酒席。

但让他们激动的不是新年的到来,而是一个盗墓计划。

为了这个“心肝宝贝”,为首的赵建新组织了一个庞大的盗墓团伙,每天昼伏夜出。勤恳“工作了”(挖掘盗洞)整整一个多月,终于等到了下墓的黄道吉日。这次,他要亲自指导……

可惜事情没有像他预料的一般发展。

2009年1月4日,包括赵建新本人,先后4个盗墓贼分批进入他们挖掘多日的盗洞。几个人却接连失去音讯,外面的同伙用绳子把他们从洞底拉出来,人均已休克。

与此同时,乌黑的洞底不断地传出奇怪的声音。留在地上得以幸存的同伙吓破了胆子,抛尸弃车。最后却因为车牌信息被抓。

墓穴内离奇死亡,够写本小说了吧。

可随着尸检报告出炉,人们一脸疑惑。赵建新几个人的死因是用了炸药,导致洞中氧气耗尽,进去的人都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让他费尽心机、召集多达16名成员,整整开掘一个多月所谋求的墓穴,到底埋的是谁,让无数人好奇。

很快,南京博物馆的考古队接手了。通过赵建新挖的竖十几米、横十几米的大规模盗洞的走向,考古队判定出:墓穴就在大云山山顶的水塘下。

抽干水塘后,考古队开始挖掘,可随后大家发现了一个更让人惊讶的事实:不断出土的唐代、宋代的腐朽器物居然全都是用于盗墓的工具。

这意味着,这个墓唐宋时期就被盗过了。

墓里简直就是各朝各代的盗墓工具展览馆,最早甚至可追溯到魏晋时期。而追溯盗墓贼,凶手竟指向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曹操。

盗墓的不是别人,正是曹操手下著名的盗墓特工队——“摸金校尉”。

随着发掘工作的进行,考古人员的心又凉了半截。覆盖主墓的四百平大水塘,竟是盗墓贼刨开的盗洞。墓可能已经被盗得差不多了。

看到这里,我真的已经迷惑了。能让曹操看上眼、发动大批“摸金校尉”大力刨坑的,到底是什么宝藏墓穴?

2

墓主人居然是这样的宝藏男孩

一切特征都在说明:这位墓主绝不简单。

考古人员发现墓穴呈“中”字型,而只有诸侯王,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墓穴的规模,也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

大云山山顶,整个就是座巨大的汉代陵园。除了水塘下的大墓之外,山顶还有大大小小十几处墓穴,外加围墙、道路、阙基、排水暗沟、东司马道……

山顶的水塘下,是最大的主墓

总面积达到了惊人的25万平方米,足足35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

墓主人身份还未知,唯一能确定的是:他曾在汉代东阳县城做过诸侯王,有超过建制的两个王妃。

但符合条件的墓主人有6位。这么多长得好像的诸侯王,傻傻分不清楚怎么办?

六位墓主候选人

将图片放大才发现,上面一排诸侯王长得一模一样,下面一排的两个姓氏不同,却长了另外同一张脸。

知道你们几乎都姓刘,但也不用这么像吧?

跳过找不同的环节,有几种特殊陪葬品可以用来推断墓主的身份:

极品漆器化妆盒

这个男人极为爱美,化妆用的漆器一层压着一层,考古队员们越清越多,很快就堆满了工作站。马王堆的轪候夫人都只有九子的化妆盒,这位神秘男子竟然有十一子的。

马王堆1号墓双层九子奁,一个化妆盒内设置有9个容器

人家还酷爱洗澡,搓澡石都要用套装。

画完眉,还要抹香香。那个画面,请大家自行想象……

算下来,这个墓主化个妆竟比女人还复杂。人们甚至还找到一块专门用来磨脸的鱼型美玉,如同如今人们使用脸部按摩器。

让人不禁对这位诸侯王的容颜产生了好奇。

精致玉匣裹尸身——金缕玉衣

因为盗墓贼的毁坏,这件宝贵的金缕玉衣已经无法复原。而金缕玉衣却直接与身份挂钩。一件衣服,玉石片要五千多枚,还要用黄金线串成。

首先,他得有钱。何况有金有玉,也不能自制金缕玉衣。能穿得上金缕衣的,只有皇帝,或者由皇帝赏赐。

其次,他得有地位。所以到目前为止,中国出土的金缕玉衣总共不到10套。墓主人有多牛,一件“限量版金缕衣”就说得差不多了。

霍光同款——黄肠题凑

除了金缕玉衣这个百分百“帝王定制”之外,神秘墓主的墓穴形式也是古代最高葬礼仪式——黄肠题凑。如果说金缕玉衣是帝王定制,那么黄肠题凑就是墓主身份显赫的“铁证”。

他只能是王,侯到达不了这个待遇的高度。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特殊陪葬品:

正经八百超越“越王勾践剑”的宝剑

它的出世修改了中国的考古史。

这柄两千年前的王者之刃表面有暗纹,只能眼见,手摸不出。暗花纹兵器制造工艺,秦代就已经失传。现代科技如此发达,也无法复制。

它的制造工艺比大名鼎鼎的越王勾践剑还要复杂精美。配合着墓中的两个兵器坑和两个车马坑,考古人员推测这位墓主极为好战。又爱美,有爱洗澡,还喜欢舞刀弄剑,再加上墓中钱币的年代。

候选人排除到只剩3个:吴王刘濞(bì)、江都王刘非刘建父子。

图中右侧三位,还是傻傻分不清楚

3

关键线索曝光

墓主人浮出水面

随着发掘进行,考古队们又发现了一位传奇女人的最终归处。

这座汉墓周围几十座大大小小,成序列排列整齐的姬妾墓穴。一座第一等级姬妾墓中,考古队员发现了刻有“淖氏”二字的漆器。

淖(zhuō)氏,也就是淖姬。在《史记》和《汉书》中,淖姬是一位特殊又传奇的女人。很多王侯将相被一笔带过,这个身份仅仅是诸侯姬妾的淖姬却被记录了整整三次。

她曾是刘非的姬妾。

刘非,著名“熊孩子”、江都王刘建的父亲。刘非死后,他那荒淫无耻的儿子刘建火速迎娶了淖姬。等江都灭国,淖姬又辗转进入赵国,成了刘建叔叔的情人,为他生了“淖子”。

淖姬却又被归葬到这次被挖掘的古墓,背后实在隐藏了太丰富的历史信息。

除了淖姬这条线索,考古人员还在1号主墓中,发掘出来一枚“江都”印。于是直接排除吴王刘濞(bì)。

证据指向刘非刘建父子。而印上刻的“二十七”,江都二十七年,则是刘非在位的最后一年。

在这个铁证之下,考古队终于能够确认——这位喜欢化妆,热爱洗澡,没事就舞刀弄剑一下的神秘男人正是江都王刘非

墓葬讲述的故事,比史书更多。

这位西汉的诸侯王竟过着这样奢侈无度的生活,都是史书上不曾提过的真实。

比起奢侈的生活,时代的文明才更让2000年后的你都忍不住惊叹:理应在明清时期才出现的平磨工艺、被认为唐代才出现的金银镶嵌工艺,就落落大方地出现在汉朝的墓中,比人们所推算的,早了整整几百年。

据说唐代才出现的金银镶嵌工艺

节目看得人只想说颠覆三观,但这也只是历史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或许还有更能惊掉人下巴的故事,未完待续……

往期文章

监制:易艳刚 | 责编:张慧 | 校对:赵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