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25载成为宁波“首富”后不到一年,他的公司濒临破产

作为公司创始人, 2018 年 10 月,熊续强以 295 亿元位居胡润百富榜第 95 位,一跃成为宁波首富。如今,人们不禁感叹,熊续强的首富生涯就像一刹那的烟火。

封面题图|熊续强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6 月 17 日,上市公司 ST 银亿发布公告,为妥善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 2019 年 6 月 14 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官网显示,银亿是一家以工业制造、房地产开发、国内外贸易和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综合性跨国集团。2017 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 783 亿元,创利税 40 多亿元。目前位列中国民营企业 500 强第 61 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 3 位。

作为公司创始人, 2018 年 10 月,熊续强以 295 亿元位居胡润百富榜第 95 位,一跃成为宁波首富。如今,人们不禁感叹,熊续强的首富生涯就像一刹那的烟火。

好在「破产重整」不同于「破产清算」,银亿还有机会浴火重生。正如熊续强所言: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狂风骤雨之时。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银亿依旧会在那儿。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

银亿集团位列 2018 宁波市百强企业第 3 位

1975 年,熊续强刚当知青不久便开始参加工作,焊接、钳工、刨床……样样都会。四年后,因表现出色,年仅 23 岁的熊续强被提拔为国企余姚农药厂的副厂长。当时厂长空缺,于是,熊续强负责主持厂里的全面工作。

在余姚农药厂工作期间,熊续强被称为「包工队长」,为抓技术生产曾三天三夜不睡觉。那时候厂长没权发加班费,但可以发夜餐费,为调动员工积极性,熊续强几乎每天都给员工发夜餐费。如此拼命干了两年,余姚农药厂排进了浙江省经济效益企业 200 强。此后,熊续强卸任职务进入浙江大学求学,毕业后到市级机关任职。

上世纪 90 年代初,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亏工作。 1991 年 11 月,熊续强被市委派到大型国企宁波罐头食品厂任一把手。当时罐头厂有 4000 多个员工,里面配套设施也一应俱全,但厂长却换了好几任,每年都要亏损两三千万元,已陷入资不抵债、生产停顿的地步。

熊续强上任一年后,罐头厂就创造了 500 万元的利润、出口创汇1 000 万美元的成绩,整个企业的创汇额要占全市将近 20% 。 1993 年浙江省国企扭亏转盈的现场会就放在宁波罐头厂开,熊续强成为宁波市减亏扭亏工作最突出的贡献者,并获得了 5000 元奖金。

慢慢地,熊续强发现老国企腾笼换业是大势所趋,它们搬迁后留下来的这些位于市中心区域的土地,开发房地产是可以肯定的一个方向。于是在 1994 年 8 月,已经身为局级干部的熊续强走出体制,选择下海创业。

银亿集团

尽管宁波的城市建设号角在当时已经吹响,但随着海南的房地产泡沫应声破灭,中央开始紧缩银根。银亿刚成立时,整个公司只有五个人,但这五个人却一起走到了今天。而那时候全宁波有 400 多家地产企业,活到今天的不超过 10 家了。

从 1995 年开发第一个房产项目「国际经贸园」涉外商务别墅起,熊续强在房地产领域一路摸索。到了 1998 年,福利分房制度取消,随着月湖区域的拆迁改造,宁波迎来新一轮的城市建设,银亿自此爆发。

十年间,熊续强在宁波开发了 30 多个中高档住宅社区和写字楼项目,如「世纪城」、「外滩花园」、「日湖花园」、「环球中心」等项目,成为宁波楼市翘楚。而改建于上世纪 90 年代留存的「烂尾楼」的「世纪广场」、「外滩大厦」、「黄金水岸」、「华侨饭店」等项目,则为熊续强赢得了宁波「烂尾楼改造专家」的响亮名号。

与此同时,熊续强带着银亿到上海、南昌、沈阳等国内多个城市开疆拓土,从一名「幼儿」成长为年收入过百亿的房地产大型企业。

企业发展的同时,熊续强也不忘回报社会。银亿先后兼并、收购了宁波罐头食品厂、宁波木材厂、宁波电视机厂、宁波经济发展总公司等一大批「老、大、难」式的大中型国企。不仅盘活了资产,还理顺了 2000 多名原国企身份职工的劳动关系,解决了 1000 多名老员工的就业问题,为当时宁波市的国企改革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此外,为了有效提升城市形象,熊续强还投入 6 亿余元,支持「半拉子」改造工程;出资 1 亿多元建设「宁波市中心农贸市场」;成立银亿慈善基金会,近 10 年累计捐赠超过 2.3 亿元等。

银亿主业逐渐转型高端制造

自 2006 年起,熊续强便开始跳出地产,为公司寻找新的生命活力。此后几年,他跑遍了东南亚拓展矿产资源,最终在山西创办了集原煤开采、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并在广西新建了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2014 年,熊续强又斥资 3.5 亿元入主康强电子。随着楼市调控不断升级, 2016 年,银亿开始大力实施「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战略。

熊续强深知地产的黄金时代将结束,企业再不转型就是等死。义无反顾的同时,他认为汽车市场将迎来新的发展。

2016 年,熊续强花了 120 多亿巨资,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 ARC 、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熊续强这次押上了所有的信心。

两年后,银亿来自汽车零部件的营收占集团总营收的 60% 以上,而房产降至 30% 以下。熊续强也以 295 亿元财富位居 2018 年胡润百富榜第 95 位,问鼎宁波首富。

然而首富的椅子还没坐稳,仅短短两个月后,一颗暴雷就在银亿内部炸了。2018 年圣诞,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 2015 年银亿所发行的债券未能如期偿付,债券总额 3 亿元。

更加致命的是今年 4 月 30 日, ST 银亿正式披露公司 2018 年年报。据年报显示,自 2011 年成功借壳上市以来, 2018 年是银亿首个亏损年,净利润为 -5.73 亿元。银亿的「双主业」均出现营收下降,汽车零部件营收下降 36.54% ,房产销售营收下降 21.81% 。到 2018 年年末, ST 银亿的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金额达 91.55 亿元,其中已逾期债务 24.33 亿,但同期公司现金储备仅为 7.47 亿元。

自银亿公布 2018 年年报后, ST 银亿股票连续跌停; ST 银亿及子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独立董事余明桂辞职并怒言,「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确定性,关联方资金占用导致企业的应收款项坏账计提部分存在不确定性」。

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熊续强坦言自己工作确实没有做好,并总结了导致银亿当下资金危机的多重原因——受 2018 年资本市场大幅波动影响,银亿股价大跌;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公司未能适应资管新规;公司转型力度较大,刚好用钱地方多。

为了让企业尽快摆脱困境,熊续强也想了三个办法。一、引进战略投资者;二、出售部分资产;三、引入产业投资者。

虽然熊续强在拼命「抢救」银亿,但遗憾的是最终无力挽回,故申请破产重整。

熊续强

人们在议论熊续强的同时,也有一些人替他感到惋惜,据宁波商帮和银亿员工描述:熊总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企业家,勤俭、随和、低调、慈善。最近关于银亿的负面新闻太多了,有些说他跑路甚至更难听的,熊总也不出来辟谣,每天还是一件白衬衫一个黑公文包一双布鞋到处奔波。

做企业如同逆水行舟,每一个人都会遇到困难。希望每一位企业家在激流勇进的同时,能把握好自己的节奏,踏踏实实干,千万不要想着大跃进。有时候稳住就是赢家,毕竟活着才能有机会走向更高更远的未来。最后,我们也祝愿熊续强还能东山再起。

参考资料:

1.《在经济脉动中踩出自己的节奏》,宁波经济,熊续强

2.《熊续强:竹杖芒鞋轻胜马》,东南商报,程旭辉

3.《熊续强:从余姚农药厂的插队知青到银亿集团掌舵人》,宁波晚报

4.《民营宁波说 | 今天,我们应该对银亿报以足够的尊重》,宁波商帮

5.《大溃退!300亿宁波首富宣布:申请破产重整!股价暴跌85%,曾"打败"过徐翔》,中国基金报,泰勒

6.《银亿股份熊续强:资金问题将有所改善,公司仍将坚持双轮驱动》,经济观察报

7.《银亿求生 熊续强复盘这一年》,时代周报,杨静

图片来自网络

本篇作者|大军 主编|王滔

编审|陈润江顾问|王淑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