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操场藏尸案,埋藏的真相终重见天日

2003年1月22日。

湖南怀化新晃一中教师邓世平心情不错,南方城市冬季特有的阴冷并未影响他心中的喜悦。

“明天就给儿子(邓蓝冰)把户籍迁到新晃,在我眼皮子底下学习成绩一定可以提高。”

邓世平在学校工地附近的民居里,熏了一大堆腊肉,说是下午来取,但在中午十二点后再就没有见到过。

自此人间蒸发。

谁曾想,儿子邓蓝冰再次得知他的消息,已经是16年后的2019年。

2019年6月20日。

怀化警务微博通报, “涉黑涉恶团伙头目杜某交代,于2003年1月将邓某杀害,并埋尸操场内。”有消息称,杜某全名为杜少平,与学校原校长黄炳松系亲戚关系。

果然,新晃一中的操场里,挖出了一堆枯骨。

他人即地狱

“他人即地狱”,是存在主义哲学家让·保罗·萨特在戏剧《间隔》中的一句台词。本是充满着哲学思辨的名言,用在邓世平身上,却是赤裸裸的残酷现实。

1950年出生的邓世平,当时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只有他签了字,工程才能够顺利过关。

新晃一中后山体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标后承包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包工头杜少平和校长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

杜少平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

对于不规范的工程流程,邓世平向领导提出异议,说不该付这么多钱。并在工程验收环节带领校长一起去了现场,演示用水龙头“冲垮”建造好的墙体。

同时,怀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经济问题,杜少平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所写。

较真的邓世平,引起了杜少平忌恨。其曾在施工现场,多次对其他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很多人都没当真,直到邓世平“人间蒸发”。

雨夜的推土机

邓蓝冰回忆,其父邓世平失踪前,学校工地上有一个多月没有推土了。

但在父亲失踪的那天晚上,推土机破天荒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

那天晚上,下着雨。推土机推过的地方,有两个坑。

2003年1月24日,其母亲到新晃一中,要学校报案。

学校称,已到公安局报案。但是,25日早晨,当杜家人到公安局、派出所询问,却被告知没有学校的报案记录。

蹊跷的是,邓世平上班时间失踪,但学校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县教委催促下,才派人展开搜寻。

校长黄炳松声称,学校22日就学校就放假了,但实际上,22日学校正在开总结会,23日还进行了全校会餐。

与此同时,一些关于邓世平的谣言被散布出来:

有人说,邓世平曾离家出走;还有说邓世平是放假后失踪;还有人表示曾在广州、深圳打工看见过邓;邓已经携款外逃。

邓家人多方搜集的信息显示,杜少平是最后一个接触邓世平的人。他们猜测,邓世平一定是被暗算了。

邓蓝冰甚至怀疑,父亲的尸体,极大可能就埋在工地下面。

但他们苦无证据。

随后,他们走上了举报维权的道路。据其举报材料显示,怀化警官曾在现场墙上采集到血样,准备带回去和邓世平父母的血液,做DNA鉴定,结果在当地住了一晚后,就回怀化了,再无下文。

5月,邓世平母亲找到县检察院,想请他们帮助破案。

有“好心”检察官告诉她这样一句话,“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政府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的关系都相当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

什么绊倒了正义?

从目前透露的消息来看,黄炳松一家,可以称得上是“政治家族”。

当年,黄炳松的爱人任县政协办公室主任,黄炳松的弟弟,在怀化市经委工作,黄炳松的堂兄弟任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的小舅子,则任县政法委的科级干部。

你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权力。

新晃一中官网显示,1988年至2005年,黄炳松曾担任该校副校长、校长、总支书记三职。就在去年,多个视频平台还曾发布黄炳松参加新晃一中1978届校友聚会的视频,并在会上高歌一曲,优哉游哉,好不快活。

邓蓝冰在微博中称,“自从父亲失踪后,为了防止二次迫害,我和我的家人也搬离了县城……”随后等待着他们一家的,就是长达16年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悲痛已成麻木,希望也随着时间越发渺茫。

令人扼腕的是,被迫逃离的不是作恶者,却是家破人亡的受害者。

也许有些人不清楚,地方的“权力勾连”到底有多大能量,但你只需要略微翻看一下在最近“扫黑除恶”风暴中,落网的犯罪团体就能够一目了然。

那个怎么都打不死的孙小果,就是一个范本。

诸多横行无忌的黑恶人员,其必然与当地“政治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何邓世平失踪后,案子不了了之?

因为在当地,正义伴随着邓世平,被一起埋入了地下。

权力,成了束缚正义的“雷峰塔”。

“怪生无雨都张伞,不是遮头是使风”

一叶渔船两小童,收篙停棹坐船中。怪生无雨都张伞,不是遮头是使风。

写两个小童收了船桨,坐在船中。

很奇怪没有雨,他们却搭起了伞,原来不是为避雨,是把伞当帆,帮助船前进。

用这句诗来形容“保护伞”却是再形象不过。伞不只是保护,更是“被保护者”渔利、兴风作浪的工具。

杜少平,舅舅是校长,是党支部书记。

孙小果,父亲是公安局副局长,城管局局长。

湖南的杜少平说,他将邓世平打死后埋在了操场地下。

云南的孙小果,他强迫女孩儿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再用手肘猛击女孩儿的头部,牙齿掉落一地。

他们为所欲为,他们视人命为草芥,因为他们背后有一张网,一张用人民赋予的权力所织成的网,这张网为他们兜底,他们躺在这张网上作恶。

在这张网戳破前,他们过得多么潇洒。

晚年的黄炳松生活愉快,退休后,便到深圳女儿处居住,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的他,或许已忘记,耿直教师邓世平,已和家人永远“失散”。

而邓世平“失踪”后,杜少平顺利推进项目,还“兼职”向90后女孩儿方高利贷、伪造收条复印件,干着“丰富多彩”的营生。十余年间,其招募了一群“小弟”,横行乡里,俨然当地人见人怕的“土皇帝”。

被判死刑的孙小果越出牢笼,做着夜场老大,还有翻身“企业家”的大运。

邓蓝冰说,他需要一个真相,他在等一个关于父亲的交代。

人命关天,总得有一个公道!

16年前,正义伴随着邓世平的消失,而被埋入地下。今天它随着“扫黑除恶”,终于破土而出。

迟来的正义,或许不如及时的正义。但它终归来了,没有缺席。

云开雾散,终见光。

愿人间再无“少平与小果”。愿劲风常在,吹破某些人的伞,吹翻他们的船。

不要让权力失控,再孽生食人的恶虎!

作者:吃人的西虹市酌月

编辑:雅蓉 审核:Linn

图片来源于网络

秦鉴微信矩阵的另一个号,西安新鲜事儿

欢迎朋友们关注,以防不测……

PS:很多人跟秦鉴君说找不到秦鉴,其实只需要把秦鉴君加入星标就可以了,只需要三秒钟,现在就教你如何置顶秦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