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贾政的朋友最后却成了贾赦的座上宾?

说起贾政,简直是《红楼梦》污淖男儿世界的一股清流,就如同林如海介绍的那样——“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

不过作为仕宦名族之后,身边难免有成群结队的依附者,贾雨村便是其中之一。自从拜了门生,认了同宗,贾雨村便经常来拜访贾政,知道贾宝玉銜玉而诞的不同凡响之处,以及在荣国府众星捧月的地位,每次来访一定要见宝玉,惹得宝玉老大的不耐烦。

大观园题额的时候,贾政说道:“我们今日且看看去,只管题了,若妥当便用;不妥时,然后将雨村请来,令他再拟。”可见贾政对于贾雨村才华的认可和倚重。

背靠大树好乘凉,贾雨村也在贾府这棵大树的庇佑之下,飞黄腾达起来。 第五十三回年关将近,写道:王子腾升了九省都检点,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而此时,贾雨村与贾政的交往也日渐稀薄,几乎没有了。

第七十二回,贾琏和林之孝的一段对话,将贾雨村的仕途之路勾画出来,让人有豁然开朗之感:

林之孝说道:“方才听得雨村降了,却不知因何事,只怕未必真。”

贾琏道:“真不真,他那官儿也未必保得长。将来有事,只怕未必不连累咱们,宁可疏远着他好。”

林之孝道:“何尝不是,只是一时难以疏远。如今东府大爷和他更好,老爷又喜欢他,时常来往,那个不知。”贾琏道:“横竖不和他谋事,也不相干。你去再打听真了,是为什么。”

贾雨村是奸雄一类的人物,他善于借势逢迎,通过林如海,搭上了贾政,又因为薛蟠一事联系上了王子腾。通过与贾政的交往认识了贾府一众人物。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贾雨村渐渐地与贾政疏远了,而与贾珍、贾赦关系密切。贾雨村的不轨之心连贾琏都有所觉察,认为这样的人还是要谨慎来往,免得惹火烧身,但是却没办法阻止他与贾珍、贾赦的来往——”如今东府大爷(指贾珍)和他更好,老爷(指贾赦)又喜欢他,时常来往。“

贾赦为什么喜欢贾雨村呢?因为贾雨村帮助贾赦做了一件事。这件事发生在第四十八回,贾赦看上了石呆子的扇子,令贾琏去弄来。偏偏这石呆子是个痴心的人,多少钱都不肯卖。贾雨村知道之后,略施手段便弄了来给贾赦。这件事情的原委是通过平儿的叙述:“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

看来,贾雨村为达目的是不择手段,颠倒黑白,凭空可以诬陷人、破害人。这样的官有多可怕!也难怪贾琏说贾雨村的降职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宁可与他疏远些,免得引火烧身。

而贾赦却以为这是贾雨村的本事,而且是贾琏的无能。贾琏有这样的父亲也是醉了。由此也可看出贾赦的自私、贪婪和残暴。他有一种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感觉,只要是我想要的就跑不了我的手心,对于扇子是这样,对于鸳鸯也是这样。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贾赦和贾雨村更合得来了!

贾政的身上有一种名士风采,谈诗论道,风流儒雅,他欣赏的是贾雨村的才学,看起来读书人的风骨,但他不知道在贾雨村魁伟正直的面貌之下却有一颗丑陋肮脏的权谋之心。因此,贾政和贾雨村渐行渐远,而贾赦和贾雨村却越来越接近了。利益之交,因利而聚,因利而散,这就是贾雨村和贾赦的关系。

贾赦还有一位座上宾孙绍祖,甚至青目将其作为东床佳婿。这孙家乃是大同府人氏,祖上系军官出身,乃当日宁荣府中之门生,算来亦系世交。如今孙家只有一人在京,现袭指挥之职,此人名唤孙绍祖,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年纪未满三十,且又家资饶富,现在兵部候缺题升。因未有室,贾赦见是世交之孙,且人品家当都相称合,遂青目择为东床娇婿。

迎春与孙绍祖之婚事,贾母心中不十分称意,但想来拦阻亦恐不听,儿女之事自有天意前因,况且他是亲父主张,何必出头多事,为此只说“知道了”三字,余不多及。贾政深恶孙家,虽是世交,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并非诗礼名族之裔,因此倒劝谏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也只得罢了。

由迎春的婚事也可以看出贾赦的自私贪婪,一意孤行。贾赦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亲女儿推向火坑?在迎春后来叙述中可以约略猜出来,孙绍祖曾经说迎春:”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买给我的。“当然孙绍祖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但可以想见,孙家因为家资富饶,又愿意结交京都中的权贵,花钱是非常大方的。而贾赦这种自私贪婪,又夜郎自大的人,是不会考察对方的人品的,他的眼中只有利益。随着孙绍祖权势日隆,贾府日渐衰败,迎春的地位也就朝不保夕了。就这样,迎春成了其牺牲品。

看起来,贾雨村和孙绍祖虽然是两个不同的人,一文一武,两个不同的故事,但两人还是颇有相似之处的。他们都将摆在权贵贾府的门下,作为自己升官发财的捷径。为了讨好贾府,不择手段,而在贾府势力不在的时候,落井下石毫不留情。

从这个角度说,贾府的败亡也是自取灭亡的历程。他们在交游过程中,过分地重视眼前的利益,高估了自己的能量。而当那些看起来弱小的官吏成长起来,反噬自己的时候猝不及防。

往期精彩:

王熙凤的丫鬟都有一个共同点,你发现了吗?

《红楼梦》里那些做针线的女子,各有各的苦衷!

《红楼梦》里寡母何其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