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起跑线焦虑”:你的孩子会编程吗?

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逐渐普及,生活与科学越来越紧密,少儿编程课外培训也日渐火爆,写代码成了孩子的一项“必备技能”。抱着“不让孩子输在信息化起跑线上”的宏愿,家长们争相给孩子报名少儿编程培训班,少儿编程成为继“奥数”之后,又一项新兴事物。

许多数据也显示少儿编程越来越热的趋势。去年9月,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对2007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54.4%的受访者觉得孩子有必要专门学习少儿编程培训课程;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少儿编程行业市场规模约为30—40亿元,用户规模约1550万。种种迹象表明,少儿编程市场已成为一个“香饽饽”。

家长追捧——

热衷让孩子成为小小“程序员”

四川大学附属实验小学五年级学生邱俊鑫最近独自研发了一个小游戏:飞行大战。“设计和制作花费了3天时间,做完后很有成就感。”邱俊鑫已在校外学习了一段时间的编程课,如今,他能自己研发一些小程序,希望以后进入“中国民用航空局”写代码,成为专业人才。

抱着同样梦想的学生并不少,邱俊鑫告诉记者,和他一起学习编程的同学,都希望以后能从事相关工作。“因为编程很有趣,不像数学、语文、英语那么枯燥。”

邱俊鑫的妈妈谈起编程则有些迷茫:“孩子一开始在学校接触了相关课程,觉得有趣,就提出去校外上培训班,我对编程课的了解来自于培训班的介绍。”但编程到底有什么价值?培养孩子什么能力?邱妈妈还是不太清楚。她咨询了身边的一些程序员朋友,了解到未来会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学习编程是一个趋势,跟着趋势走,总没错。”邱妈妈的咨询并不是道听途说,去年8月,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其中明确提出,要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给孩子报编程班的家长分两种,一种目的明确,希望孩子通过培训可以取得相关证书,为升学加持;另外一种担心孩子落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王宇属于第二种家长,眼看周围的孩子都学了,心里着急,一咬牙,也给自己孩子报了班。“了解编程课的内容后觉得挺有意思,就是费用太贵。”王宇介绍,编程课有的按照课时收费,大概200元一节,还有的按照学年收费,1万元到2万元不等,不同课程内容涉及的费用也不一样。但高昂的费用并没有阻挡家长报名的热情,越来越多的家长加入了编程班的队伍,不愿意落下教育里的任何一环。

现实需求——

编程成为新课标亮点之一

成都市某培训机构老师许洋告诉记者,少儿编程培训班其实一直都有,但关注度不高,属于小众兴趣,从前年开始,它突然火爆起来。

树德实验中学(西区)科创社团老师刘勇一直在关注这个现象,他说:“‘奥数’曾是孩子升学的重要评价,但近年‘奥数’在中小学被叫停,孩子在展示个人能力这一块出现了空白。于是,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以下简称信息学奥赛),作为传统5大奥赛之一,成了新选择。”刘勇介绍,信息学奥赛是“五大学科竞赛”之一,和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传统学科竞赛一样,是部分学校自主招生的重要参考和录取指标。“信息学奥赛的知识内容包含80%的数学和20%的编程,‘奥数’叫停后,许多以前参加‘奥数’的学生转到了信息学奥赛中,获得升学加持,信息学奥赛的内容也慢慢提高了编程内容的占比。”他说。

编程课火爆也与社会发展变革有关。2018年初,教育部印发《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2017年版)》,加入了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等,成为新课标的亮点之一;在2018年认定的首批612个“新工科”研究与实践项目中,共有57个人工智能类项目;截至2017年12月,全国共有71所高校围绕人工智能领域设置了86个二级学科或交叉学科;仅在今年5月,就有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南京大学、吉林大学四所高校相继成立了人工智能学院。“客观来讲,人工智能未来会替代传统工业,人工智能开发行业的人才需求一定会加大,家长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帮孩子报名参加编程培训班。而且,一些高校在自主招生里也看重理工学生是否有科技类竞赛的证书,这些导向都会影响家长的选择。”刘勇说。

记者了解到,由于社会需求,不少具有前瞻性的中小学校已在校内开设了相关社团,训练孩子逻辑思维能力,提高孩子的科学素养。但这似乎并不能让校外培训班降温,不少孩子都是校内报社团,校外又上课。

以树德实验中学(西区)为例,学校已将编程教育纳入教学大纲,初一年级学生每星期都有一个课时。学校设有科创社团,学生自愿报名,每周三进行一个半小时的训练。刘勇介绍说:“学校和家长的教育目标不一样,学校为学生提供训练机会和活动,其主要目的是普及和推广科技教育。目前,编程课在没有具体教学大纲和评价体系的情况下,如果孩子想要在科技类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只能参加校外培训机构,继续训练相关能力,然后参加科技类竞赛,得到证书,打通升学通道。”

行业现状——

效果评价、课程研发、师资匮乏亟待解决

“目前来看,人工智能领域人才在未来一定有所需求,站在这个角度,从小培养孩子编程,不是坏事。”但刘勇也有其他的担心,“我不反对培训机构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大家一起为这个领域努力是一件好事。但目前统一的行业标准、权威的评价体系尚未形成,培训机构的教学质量难以评估,容易出现良莠不齐的现象。与此同时,‘不懂编程就是数字时代的文盲’、‘不会写代码就丧失了生存能力’等夸大其词的噱头,使不少机构有虚假宣传之嫌。”刘勇就曾了解到,一家培训机构打着“信息学奥赛出题老师”的幌子,做虚假宣传,结果被曝光。

许洋告诉记者,开办这样的课程门槛并不高,一些没有自主研发课程能力的培训班,只需要在网上买一套课程解码,摆几个机器人,再找一些老师就可以开课。即便是有自主研发课程的能力,培训机构缺乏专业师资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记者了解到,由于编程课还属于早期阶段,专业师资非常匮乏,一些培训机构只能邀请在从事软件行业的程序员上课,导致出现“懂编程的人不懂教学,教学的人不懂编程”的尴尬现象。

但家长也不必慌张,许洋告诉记者,一些正规的培训机构会先研究出一套少儿编程教育的方案,并根据孩子不同年龄特征进行相应的训练。例如,先从创意启蒙阶段,到Scratch编程,再到 Python编程,循序渐进。“少儿编程教育有益而无害,它的本质不是技能教育,主要是培养孩子的创造力,以及在实现想法的过程中,训练解决问题的技能。如果家长能领悟到这一点,焦虑就会少很多,选择培训班时也会理智得多。”刘勇说。

电子科技大学信息与软件工程学院院长周世杰同样建议,家长要遵循孩子的兴趣,不要抱着升学加分的目的去学。“编程并不难学,只要注意方式方法,即便是低年级的小学生,也只需要一个月就可以入门。但能走多远,能研究和开发出什么,得看个人的兴趣以及悟性。对于低年龄段的孩子,要注意教育方法,以兴趣为引导,分层次教学,比如最开始可以让孩子用容易上手的 scratch学编程,随着他们学习能力和理解能力的提高,再学习 python、 C++等编程语言。”他说。

从过去的“奥数热”到时下方兴未艾的“少儿编程热”,家长如何给予孩子最适合的教育是一道永恒的课题。无论是出于“技多不压身”的想法,还是“望子成龙”的急切,抑或“升学加分”的现实,家长们为少儿编程加了一把火。

有专家认为,从逻辑思维到运动能力,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智能类型。分析孩子属于何种智能类型,才能挖掘他们的潜力,让他们在一次次“起跳”中成长。学习编程也如此,是考虑天赋兴趣,给孩子选择权,还是大包大揽、“赶鸭子上架”,结果大不相同。

有意义的人生各有各的姿态。编程也好、数学也罢,弹琴也好、跳舞也罢……教育如同马拉松,家长不必为孩子的“加速度”自喜,也不必为厚积薄发的“慢变量”着急,陪伴孩子找到兴趣点,人生才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