汛情严峻,长江准备好了吗

6月9日拍摄的江西省吉安市永新县在中乡排形村受灾情况 彭昭之摄/本刊

多方面预测结果显示,今年长江流域中下游有可能发生严重洪涝灾害

“经过演练可以看出,今年即使再遇1998年洪水,科学调度已建控制性水库联合拦蓄洪水后,依靠已建成的防洪工程体系,在城陵矶地区不分洪的条件下,长江中下游可基本安全度汛”

长江流域共计有830亿立方米水库库容可调蓄洪水,将为迎战今年长江流域可能发生的大洪水奠定坚实基础

目前,长江干流水位的调控已经达到“厘米级”

文丨《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李思远

多方面预测结果显示,今年长江流域中下游有可能发生严重洪涝灾害。6月份进入主汛期以来,长江流域发生多轮持续强降雨,导致多地受灾。同时,持续不断的降雨导致长江中下游重要站点水位偏高,普遍高出多年同期平均水平,部分甚至超过1998年同期。

面对可能发生的洪涝灾害,长江准备好了吗?

气象年景差 部分站点水位超1998年

“雨带持续在长江‘拉锯’,流域内暴雨持续不断、干流水位居高不下,一轮一轮更紧急。今年发生严重洪涝灾害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6月20日,长江委水旱灾害防御局局长陈敏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

当日,针对长江流域严峻的汛情,长江委于12时启动长江水旱灾害防御Ⅲ级应急响应。这也是长江委于8日11时启动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以来,再次提升应急响应等级。

今年以来,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长江流域降水总体偏多。3月6日,湖南、江西提前进入汛期,较常年提前26天。长江委水文局预测,主汛期6~8月,长江流域降水量偏多,长江上游降水略偏少,长江中下游降水偏多。降水距平百分率预报图显示,长江上游大渡河、岷沱江、嘉陵江流域降水偏少2成,其中岷沱江、涪江上游偏少2~5成;长江中下游尤其是两湖流域降水量将普遍偏多2~5成。

长江委主任马建华说,种种迹象表明,今年长江流域水文气象年景偏差,长江流域中下游有可能发生严重的洪涝灾害。

陈敏介绍,6月进入主汛期以来,强降雨持续在长江流域“拉锯”。目前长江中下游干流及两湖出口主要控制站水位普遍高于历年同期水平,部分重要站点还高于1998年。数据显示,20日8时,七里山、汉口、湖口、大通站水位分别较30年同期水位偏高幅度1.21至1.48米,较1998年同期水位,城汉河段偏高约0.5米,九江以下河段基本持平。

“据预测,6月下旬,长江中下游强降雨过程将继续维持,将迎来今年入汛以来的最大范围强降雨过程,局地累计降雨量将达到200~250毫米。届时,两湖水系、滁河、青弋江、水阳江等支流将出现明显涨水过程,水阳江、滁河干流可能发生超警洪水。”陈敏介绍,如果7月仍维持如此强降雨过程,长江中下游防汛形势将更加严峻。

今非昔比,830亿水库库容严阵以待

5月28日,长江委防汛调度室灯火通明,人员忙碌有序。在水利部组织下,长江委会同四川、重庆、湖北、湖南、江西省(市)水利厅(局)和三峡集团公司开展长江防洪调度演练。演练假设2019年发生1998年实际洪水,基于现有条件进行预报调度模拟和推演,以检验水工程群的协同调度效果。

“经过演练可以看出,今年即使再遇1998年洪水,科学调度已建控制性水库联合拦蓄洪水后,依靠已建成的防洪工程体系,在城陵矶地区不分洪的条件下,长江中下游可基本安全度汛。”马建华表示。

经过多年水利建设,长江流域水旱灾害防御体系初步建立,水旱灾害防御能力显著提高。

“水库是目前最有效、最经济、最灵活的防洪武器。”陈敏说,随着三峡工程和其他大型枢纽的成库运行,长江上游有了一个个的“安全阀”。6月初,长江纳入联合调度的40座控制性水库,已经基本消落到位,共计腾出汛限水位以上防洪库容560余亿立方米。加上部分水库汛限水位以下260亿立方米库容和金沙江中游将于月底消落到位的接近10亿立方米库容,长江流域共计有830亿立方米水库库容可调蓄洪水。“这些巨大的防洪库容,将为迎战今年长江流域可能发生的大洪水奠定坚实基础。”陈敏说。

除了防汛抗险“硬实力”的提升,水利部门还在“软功夫”上做足了努力。

经过多年探索,水利部门初步形成一整套水工程联合调度的管理制度和运行体制,在避免“分散管理”“各自为战”“步调不一”等不利因素,充分发挥水工程在防汛抗旱、发电、航运、供水和水生态水环境保护等综合效益方面成果颇丰。

“今年,联合调度水工程范围进一步扩大。将联合调度的水工程由2018年度的40座控制性水库,进一步扩展至包括46处蓄滞洪区、10座重点大型排涝泵站、4座引调水工程等在内的100座水工程,调度范围也由上中游扩展至全流域。”水旱灾害防御局巡视员陈桂亚说,“这样,在应对中下游洪水方面将更加从容。”

此外,利用现代通讯和监测手段,长江流域水雨情监测已经实现了自动化,3万个现代化监测站点分布在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地域上,自动实时上传数据,基本做到了长江雨情水情实时监测和准确预测。“尤其是,调度部门提出一套调度方案,可以系统模拟出这套方案产生的效果。目前,长江干流水位的调控已经达到‘厘米级’。”长江委水旱灾害防御局调度处处长丁胜祥说。

短板犹存,仍需严防死守

“水旱灾害防御能力显著提高,并不意味着长江防汛高枕无忧。”马建华说,长江流域水旱灾害防御体系仍然存在诸多短板。比如仍然存在支流及湖泊防洪能力薄弱、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灾害频繁、中小水库安全度汛仍存隐患、城市内涝突出、抗旱基础设施不足等问题,这些问题在较长时期内仍然影响着长江防洪安全和供水安全。

陈桂亚说,2016年洪涝灾害后,支流、湖区补短板工作持续开展,但一些支流堤防、民垸的标准建设仍未全部达标,中小河流应对超标准洪水能力依然普遍偏弱。此外,点多面广、来去匆匆的山洪灾害处理难度很大。整个长江虽然建立了较为完备的预报和监测体系,但在局部区域预测方面仍有不足。目前,只能通过建立简易雨量报警器,群防群治等非工程措施处理。

中小病险水库一直是近年防汛体系的短板环节。陈桂亚说,长江流域集中了大大小小的水库5.2万座,超过全国的一半,其中90%是小型水库。近些年,水利部门虽多轮组织除险加固,但这些大部分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库实在久远,如果遇到大流量洪水很可能出现险情。

在长江委前期摸排中,众多涉水工程安全度汛的问题同样不容小觑。防汛专家认为,各地经济建设如火如荼,诸如桥梁、道路、码头等种类的涉水工程种类繁多。前期摸排中,个别省份就有类似工程数十个。并且,这些工程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水利工程,防水围堰标准不一,部分标准偏低只能达到五年一遇防洪标准,一旦洪水来临,这些工程很容易造成事故。

应急管理部门成立后,防汛指挥部由水利部门调整到应急管理部门。不少防汛专家担忧,防汛组织指挥新机制的磨合衔接可能是今年防汛面临的较大难题。目前,部分省市采取合署办公、或者授权水利部门签署调度令的形式过渡,取得了较好效果,但也有部分省市仅仅把水利部门列入防汛指挥的成员单位。LW

刊于《瞭望》2019年第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