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元春省亲两次更衣四次落泪,难怪她会失宠,贾家会败落

《红楼梦》十八回贾元春省亲,是非常隆重的出场,将贾家的盛况推到了空前的境地。而这也成了贾家盛世绝唱,此后一天不如一天。阅读元春省亲全过程,会发现贾元春一共有两次更衣,此事看似很小,却透露出很多当时的皇家礼仪,以及身为妃子与家族的感情因身份地位不得不做出的切割。凸显了元春进宫的悲剧性。

【一】

于是抬舆入门,太监等散去,只有昭容、彩嫔等引领元春下舆。只见院内各色花灯熌灼,皆系纱绫扎成,精致非常。上面有一匾灯,写着“体仁沐德”四字。元春入室,更衣毕复出,上舆进园。

贾元春省亲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并没有见贾家众多亲人。而是来到第一个下处,更衣后进了园子。之所以有更衣这个流程,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皇家礼仪。贾元春在省亲前在宫中参加了一系列活动。还陪皇帝看了灯后才出来。她在皇宫,属于“家中”,哪怕见皇帝,也属于宫中常服,出宫后来不及换上属于她贵妃的品级礼服。省亲是官方活动。一到贾家更衣换上贵妃礼服 是非常必要的。

第二,元春从下午开始,先礼佛,再参加宫中宴会,再陪皇帝赏灯,根本没时间休息、方便甚至进食。“更衣”也是一个代称,除了换衣服元春也需要处理一下个人私事。

【二】

贾元春更衣换上贵妃礼服,才开始正式的省亲大观园。而元春省亲的礼仪基本在大观园完成。换上礼服的贾元春,代表的是皇室贵妃,是君。贾家是臣。臣子为贵妃建了一座大观园供贵妃巡幸。省亲虽是元春回家,却代表了君臣礼仪。所以穿戴整齐的元春最先接受的是贾政等贾家有官身的男子觐见。再是贾母等有品级的贵妇觐见。至此,贵妃省亲的官方活动结束。元春迎来第二次更衣。

茶已三献,贾妃降座,乐止。退入侧殿更衣,方备省亲车驾出园。至贾母正室,欲行家礼,贾母等俱跪止不迭。贾妃满眼垂泪,方彼此上前厮见,一手搀贾母,一手搀王夫人,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泪。

元春作为贵妃,并不是普通人想回家就可以回家。回到家也不自由。皇家礼仪最先,家礼最次之。这种看似荣耀却毫无情义的冷冰冰亲情,对贾元春来说,是一生的痛。

【三】

元春二次更衣,是当天换下的第三套衣服。第一套衣服时,她是皇帝的女人,宫中的妃子。第二套衣服时,她是贵妃,是贾家的君,代表皇室。第三套衣服,贾元春终于卸下包袱和日常的伪装,真正成为了贾家的女儿,也真正流露出真感情。

元春对贾家送她进宫并不情愿。她进宫数年默默无闻,谁也不知道她晋升之前的数年人生怎么度过。若好的话,元春也不至于当着众人面哭着说:

“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不觉又哽咽起来。

贾元春回家这么高兴的事,一晚上竟然哭了四次。

第一次,一见贾母王夫人她就哭得不能自持。

第二次,抱怨完家族将她送进皇宫后,再次落泪。

第三次,捡到贾宝玉,元春哭了。

最后,省亲结束,元春再次流泪。

四次流泪代表了贾元春对家庭亲人的眷恋,在宫中生活的不如意,以及她对进宫的抗拒。带着这样的心情,是很难讨好皇帝的。甚至她在进宫数年不得宠也与此有关。元春深受皇恩,对皇帝也没什么感恩戴德,这样的贵妃与贾家如何能够得到皇帝的宠信?最终被皇帝抛弃固然因为贾家不轨,何尝不是皇帝下黑手一步步逼得贾家自己走上不归路?

元春省亲是短暂的。从此一别,再没有回家。等待她的,将是最悲惨的命运。她省亲过程两次更衣,形成了三次身份转换。而只有最后换成常服,与祖母、母亲等家人见面,才彻底放下包袱和面具。真正的回到了当初做贾家女儿的时光。可惜时光易逝。元春省亲不过几小时,当回宫后,她将再次“更衣”继续做她不受宠被利用的贤德妃,直到最后惨死!

【文/君笺雅侃红楼】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