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首富腾挪有术:从建筑工到百亿富豪,从做裤子到搞面膜

作者| 王洪臣 韩蕾

来源| 野马财经

自去年转让控制权告吹后,“山西首富”杨建新拟再度出让跨境通(002640.SZ)的实控权,而接盘方四川金舵投资背后,则站着国内知名酒业品牌泸州老窖。

这位多次蝉联“山西首富”的神秘晋商,正在显露出他的资本大版图。

山西离四川有多远,百度地图给出的答案是1337.6公里,开车需要16小时51分钟。

最近,因为一家名为跨境通的上市公司将两地联系在了一起。

据上市公司6月9日晚间公告,跨境通实控人杨建新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新余睿景已与四川金舵投资(以下简称“金舵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的框架协议,并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金舵投资,此举有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公开资料显示,金舵投资是泸州老窖集团的全资控股子公司。

另据跨境通6月13日最新公告,杨建新和金舵投资已设立了共管账户,该账户已存入保证金5000万元,其余各项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而在这一过程中,野马财经发现,尽管偶有坎坷,但作为“山西首富”,杨建新的资本腾挪术不容小觑。

“一条裤子一百元”,从建筑工到山西首富

曾经,有人做房地产捞了第一桶金、有人靠炒股实现了财务自由。而对杨建新来说,妥妥的是做实业的一把好手。他的发家之路和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那就是——卖裤子。

和许多成功人士一样,杨建新在讲述自己的发家史时,绕不过的一个词是“白手起家”。

由于家境贫寒,杨建新读完初中便早早辍学。因为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他可以说是什么都干过。

16岁时,他进入太原市第六建筑公司,成为了一名建筑工人。不过这一时期并没有持续太久,不甘现状的他选择了辞职创业,拿着家里的2万元钱投资开了几个小杂货店。水果、蔬菜、泡泡糖,每一样商品都要经他的手。也许是经验不足,在这一过程中他也遇到了不少挫折,但是这并没有消磨他的意志。

1989年,杨建新开始接触服装行业。不过有了失败经验的他没有选择马上开店,而是选择在太原市坝凌桥摆摊。或许是传承了晋商独特的生意头脑,在实践中摸索出不少经商方法的杨建新生意红火了起来,积累了不少回头客。

有了原始积累的他将自己的店面转移到了服装城。不过,或许是习惯了粗放式经营,刚入驻服装城的那段时间,杨建新很不习惯。甚至半个月连一条裤子也没有卖出去。在加上服装城里成百上千的竞争对手,大家产品同质化程度相当高,如何才能在这些人里脱颖而出成了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灵感往往迸发于小事当中。起初,他发现自己进货来的裤子上有许多线头。为了自己的裤子更好卖,他选择对裤子进行熨烫和修剪。这样一来,就算跟隔壁商家卖的是同一种产品,杨建新的裤子成色也比别人更好一些,这样就吸引了不少客户。

然而模仿接踵而至。头脑灵活的他又发现,顾客在购买裤子的时候总是会在性价比上做过多纠结。受“10元店”的启发,杨建新决定自己要做一百块的裤子。别人是“样样都十块”,他搞“条条都一百”。这也是后来百圆裤业名称的由来。

图片来源:《新晋商》

除此之外,他的店铺还提供“无障碍退换货、终身免费熨烫、缭边”的服务,就算是别人家的裤子,到他店里进行服务也不收一分钱。一来二去,杨建新的百圆裤业快速走红,街坊领居争相抢购,连锁店从山西开到了省外,并适时推出新的产品。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12月,百圆裤业成功上市,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专业裤装企业。随着公司上市以及股价上涨,杨建新夫妇晋级“山西首富”并蝉联数年。

玩转“跨境通”,套现不手软

公开信息显示,上市之后的百圆裤业受困于服装行业的困境,业绩持续低迷。而杨建新夫妇之所以还能登顶“山西首富”,及时转身,跨界收购跨境电商环球易购功不可没。

2014年,也就是百圆裤业上市3年后,杨建新通过上市公司斥资10.32亿元收购跨境电商环球易购。

从做裤子到做跨境电商,杨建新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此后公司又通过参股前海帕拓逊、广州百伦、优壹电商等多家跨境电商领域优质企业,快速成长为跨境电商龙头企业。

2015年6月,百圆裤业发布公告宣布更名为“跨境通”。在此期间,外界曾质疑称其更名是恶意炒作,涉嫌变相卖壳,还险些被上海跨境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告上法庭,险些吃到官司。

但从转型之后跨境通的业绩来看,杨建新这一次的选择相当成功。2015-2018年,跨境通营业收入从39.6亿元增至215亿元,归属净利润从1.68亿元增至6.23亿元,期间的公司净利润增幅分别达到403%、133%和91%。

凭借上市公司的给力表现,从2015年到2017年,身家百亿的杨建新夫妇连续3年被胡润富豪榜评为山西首富。但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此时杨建新选择功成身退。2017年3月,跨境通公告称,总经理杨建新“因工作重点有所调整申请辞去本公司总经理职务。”

其实,从2015年开始,杨建新夫妇便已经开启套现之路,为抽身离开做好了准备。

2015年,跨境通转型之时,杨建新夫妇就开启了减持大计。当年初,杨建新减持旗下公司新余睿景162万股套现5442.91万元。进入2016年,杨建新开始大规模减持,当年两次减持合计1515万股,套现4.4亿元。2017年9月,杨建新妻子樊梅花将其所持的7200万股协议转让,套现12.96亿元。

图片来源:跨境通公告

2018年4月22日,跨境通公告称,实控人杨建新、樊梅花夫妇拟将1.1亿股协议转让给公司二股东徐佳东,让出控股股东之位。如果此项交易成功,杨建新夫妇将套现30.7亿元。

事与愿违,由于徐佳东筹集股权转让资金遭遇障碍,此次转让并未成功。而除了套现之外,杨建新夫妇还通过质押上市公司股份,获取大量资金。

据2018年9月跨境通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显示,从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杨建新夫妇及新余睿景累计质押2.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94%,获得融资18.84亿元。

显然,杨建新去意已决,而且早已定好了下一站,便是青松股份。

进击的“樟脑之王”开始搞面膜

其实,在转让跨境通控制权之前,杨建新就已经开始布局这家被称为“樟脑之王”的上市公司。

早在2016年9月,杨建新便以其实控的山西广佳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佳汇”)名义受让青松股份12.86%的股份,耗资5.85亿元。2017年11月,杨建新及广佳汇受让青松股份10.19%股份,耗资3.18亿元,加上此前杨建新在二级市场买入,耗资约10亿元。

此时,杨建新及广佳汇合计持有青松股份23.05%的股份,加上原实控人柯维龙委托的6.75%股权对应的表决权,杨建新可支配的公司表决权股达到29.80%,摇身一变成为青松股份的实控人。

公开资料显示,青松股份主要生产合成樟脑等松节油深加工产品,为国内松节油深加工龙头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合成樟脑生产商。

从青松股份2018年年报来看,杨建新的此次转身也颇为顺利,公司2018年归属净利润高达4亿元,同比增长322.55%。但据2018年5月《证券日报》援引业内人士称,由于松树资源短期内难以扩大规模,松节油产品需求稳定,公司未来发展受限。要进一步实现公司业绩增长,则需要借助上市公司平台,加大外延式并购。

外延式并购,从跨境通抽身而出的杨建新肯定不陌生。而成为青松股份实控人之后,杨建新就已经开始寻找并购标的。

图片来源:诺斯贝尔官网

这一次,他将目光对准了诺斯贝尔。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主要从事面膜、湿巾和护肤品的ODM/OEM业务,是国内最大化妆品代工企业、面膜代工龙头企业。据公司官网介绍,诺斯贝尔日产能面膜500万片以上、膏霜50多万支。

2015年底,诺斯贝尔曾挂牌新三板,2018年5月终止挂牌。挂牌期间其业绩表现亮眼,2016年的营收就超过10亿。外界曾猜测诺斯贝尔退出新三板或许要寻求主板上市,但最终却被青松股份并购,曲线上市。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野马财经表示,“青松股份收购诺斯贝尔后,杨建新很可能在复制跨境通的资本运作套路,这对于他来说也是轻车熟路。”

2019年4月底,青松股份以24.3亿元完成收购诺斯贝尔90%股份,其在“樟脑之王”之外,又多了一个“面膜代工之王”的头衔。而从诺斯贝尔公布的业绩来看,其完成业绩承诺亦问题不大。

但这起看来颇为理想的收购完成之后,青松股份的股价便陷入连续下跌之中,截止6月13日已连续下跌12周。而在此情况下,6月11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原实控人柯维龙家族计划减持股份不超过309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此举引来股民纷纷吐槽,对此野马财经曾致电青松股份,对方回应称董秘较忙,何时回复相关问题难以确定。

宋清辉也向表示,此举无疑对将对青松股份股价造成负面影响,使股价再次承压。而作为青松股份的现实控人,杨建新能成功将跨境通的“套路”复制到青松股份吗?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