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水千年的一只鼓,经九年时间修复,成了难得的国宝

本文来源于 收藏马未都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在2000年时,湖北江陵的一座战国楚墓被发现,命名为天星观楚墓。江陵曾是楚国的国都“郢(yǐng)”,历史上,许多珍贵的国宝文物都在此被发掘,比如震惊世界的越王勾践剑。

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当满怀希望地考古专家们,小心翼翼打开墓室的时候,却遗憾地看到,整座墓室都被水浸泡了,上千年的渗水汇成的水流,早已将墓中的器物冲得七零八落,还造成了严重的腐蚀。

其中有件看起来造型就非常别致的文物特别让人关注,发现它的时候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是勉强还能看出木质的结构,刻画了两只鸟兽的形象。

文物修复专家们面对高度损坏的这件器物,没有放弃,经过认真比对、研究、清理和修复,耗费了九年多的时间,终于将这件濒于消亡的文物抢救过来。它被命名为“战国虎座凤鸟漆木架鼓”。

来看看它修复后的样子。

一眼看过去,鸟型的鼓架最为醒目,它是由两只凤鸟组成。这对凤鸟造型对称,舒张着翅膀,仿佛在要飞翔,又像是在刚刚落地休息。它们目光炯炯有神,诠释了凤鸟该有的仙气。

楚国工匠们,完美地将现实中的禽类与神话传说中的神鸟结合起来,才制造出如此生动活泼的造型,让人过目不忘。

中原文化崇尚龙,楚文化则崇尚凤鸟,据说,楚国人的先祖是祝融,他本身就是火神和雷神,化身就是凤鸟。此外,楚国人向往自由,而凤鸟就是浪漫自由的象征。

在天星观二号墓中,和虎座凤鸟漆木架鼓一同出土的还有一件漆羽人。它人身鸟尾,立于凤首,底部由金蟾背负。羽人是天上的神灵,凤鸟傲游于天地之间,而金蟾则是月亮的精灵,三神合一,化为楚人傲游九天的幻想。

让我们回到这件鼓座。往下看去,两只形象生动逼真的卧虎构成了鼓座,它们昂首挺胸,仿佛在捍卫鼓心。老虎常与楚人为伴,楚国就是在与猛兽的争斗之中,生存发展壮大的。鼓上的百兽之王,表现的是楚人对既是死敌也是朋友的敬重。

在两凤之间,悬挂的就是鼓。它属于悬鼓的一种,湖北随州曾侯乙墓也有类似的文物出土,它可以作为宫廷之中欣赏的乐器,又可以奏响军队中的战歌,鼓舞将士冲锋向前。

《左传》中说:“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意思就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就两件,祭祀和战争。脆弱的木质结构不适合用在拼杀的战场之上激励将士们,但作为祭祀用的礼器,这件悬鼓是再合适不过的。

屈原在他的《离骚》开篇即道:“帝高阳之苗裔兮”,楚国人以这样一种自傲的方式铭记自己的中原血统,而那时的南方,在中原人看来却是荒蛮之地。

中原的歧视并没有影响高傲楚人的心情,而是带着这份独特起源的自尊将楚文化发扬、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