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周宝会,今年81岁,20年前媳妇死了,干脆把独子嫁出去

这天中午时候,走到河南省西部一处山村,说是一个村子,其实只有两座土房子。另外一家没有人,于是站在这个没有大门的院子口,喊了几声,里面走出来一位老人。大爷有些意外,连珠炮似的问:“你们是哪儿来的?来弄啥的?吃饭没有?回来喝点茶吧?” (来自:河洛乡村)

老人自称周宝会,今年81岁,独自生活。由于山村交通闭塞,常年见不到陌生人,周大爷赶快从床底下拉出来两个凳子,用一条黑的看不出颜色的毛巾,摔了几下,连声说:“坐,坐……” (来自:河洛乡村)

周大爷住的房屋最多15平方,一张坏了抽屉的老式木桌,一张床,床头是一张矮桌,上面摆放着剩菜和药。这个院子原来是两户人家,周大爷住的是侧面的两间,因为另外一间漏雨,周大爷就把所有的东西搬进了这个房间。 (来自:河洛乡村)

“我有一个儿子,两个闺女,闺女都出门了(指嫁人)。20多年前,俺老婆子害病,死了,我干脆把俺儿子也嫁出去了。现在呀,我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在偏僻的农村,本来说媳妇就不容易,更别说家里还有个病号,周大爷没办法,让儿子做了上门女婿。 (来自:河洛乡村)

儿子让他去山下,他不去,说:“你当了上门女婿,就是外姓人了,我去叫啥事?我不去。”女儿让他住闺女家,他又怕给女儿添麻烦。一个人做饭嫌费事,早上煮一锅玉米粥,最少喝三顿。儿子女儿们给他送来不少鸡蛋,那就更好办了,一顿煮两个鸡蛋,要是实在不想生火,用筷子在鸡蛋小头打个孔,喝两个生鸡蛋,也算一顿饭。 (来自:河洛乡村)

尽管山里木材很多,对于一个80多岁的老人来说,砍柴还是比较费力的。老人的斧头已经很钝了,他说:“眼睛不好,越磨越钝。”院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老人说的磨刀石,只见一小块青石板斜靠在门堑边上。如果用不光滑的青石磨刀,确实是会“越磨越钝”。 (来自:河洛乡村)

“我也没啥别的毛病,就是有点气管炎,不能干活。吃的,没有了娃子们就送,喝的,鸡蛋吃不完,都坏了。国家还给我开着养老金,你说我要那钱有啥用?没用,能动了,吃点喝点,不会动了,往床上一躺,管他们咋办,他娘走这么多年了,啥富没享,不也是过一辈子?咱得知足!”周大爷说。 (来自:河洛乡村)

农村都说土墙最容易招来蜜蜂,周大爷做了几个蜂箱,还在墙上挖了个洞,把蜂箱糊在墙洞里。两年了,就收了一窝蜜蜂。山里人少,养蜜蜂的人家却不少,谁家蜜蜂到了分窝的时候,全家都在守着,只要飞出蜂箱,就收到另外的蜂箱里。周大爷想等的野蜂,几乎是没有的,他收的这窝蜂,还是山下一家没看好,跑过来了,等人家追过来,他已经把蜜蜂糊在了墙里…… (来自:河洛乡村)

“养蜂人也是一个大队的人,都认识,我收住了,他们就也不说啥了。要是我没收住,肯定就带走了。听说现在一窝蜂值300块钱,明年一分窝,我就是两窝了,到时候多了看不过来,就让俺娃子上来看,一斤蜂糖好几十块呢,只怕二斤蜂糖就顶我一个月养老金。”老人的想法很丰满。 (来自:河洛乡村)

村子里另外一户人家是周大爷的侄子家,准备做饭的时候,周大爷没有引火柴禾,出来寻找,孙子在远处喊他,说下了蒜汁捞面条,让他回去吃两口。周大爷想了想,扔下一把半干的栗树叶子,慢慢走向侄子家……摄影/王怀卓,编辑/河洛乡村 (来自:河洛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