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牌“江湖”:男女“标价”结婚过户京牌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郭婧婷 袁媛 北京报道

继在买房中开始扮演“关键角色”之后,婚姻在“获得”北京机动车牌照当中的角色,也开始变得重要了起来。所不同的是,出现在买房当中的是“离婚”,而出现在北京车牌江湖中的,则是“结婚”。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在多日采访中发现,一些机动车号牌“中介”宣称,通过撮合有北京机动车号牌需求的“客户”,与手中拥有北京机动车号牌且想转让的“号牌主”结婚的方式,在婚内实现北京机动车牌照转让。他们把客户称为“求标者”,把“号牌主”称作“标主”,并且对这一交易明码标价。 近日,中介对“结婚过户”方式的报价,最高已达16万元人民币。此间,又因“结婚双方”户籍、性别、居住地等原因,而报价不同。

机动车号牌“中介”称,这是当前情况下,惟一一种可以将北京机动车号牌过户到“求标者”名下的手段。 除此之外,通过“背牌”、“号牌租赁”等方式,也成为上北京车牌的渠道和手段,但无法将北京车牌直接过户到“求标者”名下。尽管如此,围绕北京车牌,已经有一整套完善的体系提供“中介服务”,中介机构通过这些服务,赚取费用。《等深线》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近期,中介所报出的北京机动车号牌“租赁价格”,也有波动态势。

车牌虽小,但已成“江湖”。其中“结婚过户”等操作手法,存在巨大法律风险,而且,交管部门也已经对其加强了监管。

“京牌价格”波动

他们将北京车牌指标出租或“转让”方称之为“标主”,承租者为“租标人”。中介在朋友圈直播接单情况,他们写道:“市场经济,永远是有供有求,有胆量就有产量,不要总是观望,后悔有啥用,行动最重要。” “特殊时期,之前报价已无效,涨的谁都没想到,市场没有后悔药,价格全都乱了套。”

6月16日,记者向一家京牌租赁中介咨询租标价格,彼时,5年租标价为4.8万元,而三天后,指标价格涨至6万元。对方承诺没有风险,并提示记者尽快办理,价格每天都在变动,甚至上午和下午价格都会有变化。

在业务超量完成后,他们也遇到了指标荒的情况,收标价格普遍上浮5000元至1万元。

此前,记者以出租指标的身份咨询,一年、两年和五年的指标回收价分别为9000元、16000元、35000元,该中介转手出租价格分别为16000元、30000元、60000元。

北京一处二手车交易市场。《等深线》记者 郭婧婷 摄影

中介方面向记者解释,出租价格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最终价格取决于租标人户籍和购买的车辆,同时租用时间越长价格越实惠。

从事京牌服务的机构不在少数,他们多诞生于摇号政策实行的2年后。同他们一起活跃在市场里的,还有办理河北牌照的中介机构。

巨大的用车需求,也催生了一批办理外地牌照的机构,记者注意到,外地车中挂河北牌照占比较高。但是近期,随着北京“外车新政”发布,以代办河北牌照的产业链随之萧条。

记者咨询了办理新车代上河北车牌的淘宝卖家,对方表示,政策紧张时期,价格有变动。河北牌唐山、秦皇岛比较合适,廊坊距离最近。沈阳则人和车不需要到现场,且办理速度最快,2800元便可搞定,并发送了一个新的价格表。

该表格列出对各个省的价格、办居住证时间、人车是否到场、距北京路程、拿到手续时间。价格最贵及办理居住证时间最长、距离北京时间最短的为河北廊坊,哈尔滨、沈阳和铁岭可以人车不到场。

而这样的贴心服务,也没有办法挽回局面。另一家办理河北牌的中介告诉记者:“至于以后做什么,他们也没有明确的想法。”

而另一家京牌中介却给出了他们的转型方向:“他们现在生意惨淡,他们可能会去做二手车往北京迁入验车提档代办。”

上述中介告诉记者,中介机构会与个别4S店合作,彼此推荐客户。记者进入一家宝马4S店,向销售人员表达希望提供一条龙京牌租赁服务,对方告知租牌有风险,店里不提供服务,同时向记者推荐外地牌照,并称挂外地牌照,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

与此景不同,10年前,由于交通违章并未联网,很多河北人选择在京购买车辆挂上北京车牌。“那时4S店求着我们上北京牌子,考虑到挂京牌后,每年需要进京验车,便放弃了。”在京工作的河北籍王女士遗憾地讲述她的经历。

谈起遇到指标最多的“标主”,京牌中介饶有兴致地向记者讲述:“曾经有个人拥有100多个个人指标。你猜标主是干啥的?”记者回答几次未中,他揭晓“过去收破烂的”。

不过,也有人对于近期京牌租价波动的情况,有不同的看法。

二手车中间商是另一个需求车标资源的群体。由于收车和卖车存在时间差,并非买卖双方的直接交易,所以他们也需要有一些车标以便能进行倒换,即先把要收的车过户到自己手里的车标上,遇到买家再卖出去。

然而,北京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经营规模较大的某二手车交易商的销售总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二手车商这个市场对于车标的需求量,还取决于二手车市场的销售量。比如花乡这个市场中,大家也会互相串用车标,毕竟不是每个用来做生意的车标都是每时每刻有车挂在上面的。另外,这个规定实施后,会不会像上海那样出台临时牌照的规定来配套二手车市场交易,也不好说。”

从事多年二手车交易的王淼(化名)也认为,新规定离正式执行还有一年多,而最近一段时间二手车交易量非常低,更大的影响来自于关税调整使买车人进入了观望状态。“现在很多品牌商已经率先降价,使得市场预期车价看跌,所以车标的需求量暂时也不大。”

另一个使二手车市场租赁陌生人车标需求减少的原因,与北京市2016年新出的车辆过户规定有关。自2016年5月份之后,整个北京市所有相关单位开始查验身份证新旧,目前对身份证的要求必须是最后一次办理且必须与户籍信息底档照片一致,旧身份证无法办理车辆上牌手续。如果最新身份证尚未办理出来,需出示临时身份证且本人到场;如果所出示为最新身份证但车管所查询结果显示与户籍信息底档照片不一致,必须本人到车管所签字方可继续办理。办理上牌手续若本人无法到场,需视频确认。

结婚过户

除短期租赁外,市场也活跃着办理背户买断、结婚过户、公司过户获取京牌的中介机构。

据中介介绍,所谓车牌背户,指的是租标人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买断标主指标使用权,买标人所购车辆登记在标主名下,不享有车辆和指标所有权。标主向租标人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和用于更新小客车指标的账号密码。

公司过户则较为复杂,本质是通过购买拥有小客车指标公司的股份,变更成为公司法人,进而拥有该公司名下的购车指标。

而结婚过户是指,拥有北京居住卡的买标人通过和标主结婚,完成夫妻间共有车辆产权过户,实现指标转让的目的。

6月16日,记者咨询中介时,对方介绍,公司过户不推荐,买断背户较为合算,结婚过户更划算。中介当时的报价是,买断“背户”20年的价格需要提交7.2万元,而结婚过户9万元起。三天后,中介的报价就变成:背户20年指标价为9万元,结婚过户则是16万元。

而当记者表示另一家给出较低价格时,对方表示“不可能”,“这个价钱指标都收不过来”,肯定车主有问题。

记者通过淘宝平台联系到一位办理结婚过户车牌业务的卖家腾飞(化名)。腾飞告诉记者,目前政策允许夫妻间进行共有车辆产权过户,可以通过结婚方式,“标主”将名下车辆转移登记到买标人名下,实现北京车牌过户的目的,这是目前获取个人名下北京车牌的除摇号中签外的唯一途径。

在结婚过户车牌这一方式中,因交易双方的性别、户籍、年龄不同,结婚过户“价格”也不同。男标主价格低于女标主,外地标主低于本地标主。

6月16日,记者咨询上述中介,中介称,北京男指标价格10.5万元,北京女指标价格11.5万元,外地男指标价格9万元,外地女指标价格10万元。三天后,北京“男指标”涨到12万元,而此时另一家中介同等服务报价升至16万元。

记者又以多种“卖方”身份咨询获悉,从中介处得到的信息是,外地男指标“收标”价格7万元,北京男指标“收标”价格8万元。

谈起外地男女价格指标稍低的原因,腾飞解释,如果双方都是外地人的情况过户,其间要去户籍所在地民政局录视频、办回函等程序,速度非常慢,至少两个月起,因此价格较低。

至于费用支付方面的问题,中介要求先交定金5000元去“配标”。所谓“配标”,就是中介充当“媒婆”匹配双方条件和资质的男性和女性,考虑的因素包括年龄相仿等,有时甚至会考虑到双方居住位置。按照这套操作流程,双方领取结婚证当日,须支付50%费用,在车辆产权变更完成后结付另外50%费用。

记者了解到,在结婚前,中介会要求买卖双方签好结婚过户协议以及离婚协议,腾飞称这可以保障双方财产和债务债权安全,也可以避免“离不掉”的情况出现。在他看来,大家所担心的车牌过不了户、婚离不掉、指标被要回的问题是不存在的。“我经常办这种结婚过户,现在结婚过户买牌儿的比租牌儿的多多了。”腾飞说。

记者获得了一份《北京购车指标配合过户协议》,该协议为标主、买标人及中介签署的三方协议。协议中写道:“双方自愿结婚配合过户北京市小客车购车指标,指标过户完成后,必须自愿解除婚姻状况。”

该协议将其定性为有名无实婚姻,“此次婚姻只是配合北京市小客车购车指标变更,婚姻成立期间双方不得私自打扰对方。”

至于夫妻财产部分,协议中写道:“立约人同意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及产生的债务和婚前财产、债务均归各自所有,各自不得干涉对方收支情况,同时也不需要对对方的债务情况负责。同时,各自负担各自的生活费用及各自子女抚养费用。”

若意向买标人是已婚状态,中介会建议对方先离婚,再跟标主结婚,完成过户办理后同标主离婚,最后同自己元配复婚。

关于全部办理完成的时间,腾飞给出办理周期为1个月。按照他们的一般流程,办理结婚证当天,就去车管所提交车辆变更手续,审核变更手续周期大概是15天,审核完成之后当天即可变更,在车辆登记证上做登记、核发行驶本后,双方随即办理离婚手续。

不过,另一家中介向记者提供了另一个时间表,在这个时间表上,完成整个工作的周期需要至少3个月。双方结婚领证后,先隔1个月办理过户,档案过到买标人名下需要1个月,1个月之后办理离婚。对此,中介方面直言,周期延长的原因系“车管所查得严”,他还向记者提供了一张图片,图片内容为2018年6月1日,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夫妻变更申请审核细则》。

这个“细则”显示,近期该所辖区内各分所收到不少群众举报,声称有不法分子利用虚假结婚证件在窗口办理夫妻共有车辆变更手续,目前相关调查工作正在有序进行。经我所研究决定将进一步加强夫妻变更业务审核细则,延长审核周期对象所提供的证件真实性进行严格查验,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管理室发布实施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对于通过虚假手段或者非法手段获取的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确认书视为无效,取消其资格,同时三年内不予受理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

业内对该业务看法不同。“正规公司不会介绍结婚过户这一业务,周期长、价格高、风险大。结婚期间如果有了外债,是需要双方偿还的。”北京朝阳区一中介王涛(化名)告诉记者。

“现在北京买车牌儿99%都是结婚过户,剩下那1%,只要不差钱,26万元直接办理过户。 甭跟我还价,民政局、车管所,我们都有关系,直接通,钱大部分给所里边儿办事儿的人了。”见记者疑虑,腾飞补充说。

对于这种说法,王涛告诉记者,对方所承诺的直接落户、包摇包中,并非找内部关系购买,实则通过一种算法计算概率,但中签率很低。周期两个月,摇不中,对方再把钱还出来,但是钱却在对方账户周转了一圈。“一个人26万元,10个人260万元,两个月资金周转,能干不少事。”

抵押租赁

“根据北京地方性政策小客车指标管理相关条例,车指标转让是不受鼓励的,不过现在并没有法律层次的条款将车牌租赁列入违法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说,租车牌虽然得不到国家政策的支持,但是也并不违法。”一家中介网站上写道。

王涛所在公司,对外业务为新车团购及二手车买卖,实际上,两项业务均围绕京牌租赁服务展开。该公司同一些4S店合作,彼此提供客户。王涛告诉记者,公司只提供京牌租赁服务,同其他“不正规小中介”不同,公司可以在绿本上进行备案,市场上能做“绿本备案”的公司不到5家。所谓“绿本”,就是机动车登记证书。

备案后的绿本。 《等深线》记者 郭婧婷 摄影

京牌租赁前需要审核双方资质,租标人和标主会了解彼此信息,比如工作、经济能力、用车需求等。双方意向达成后,会签署三种协议。王涛向记者提供了三份协议,分别为《北京小客车指标租赁协议》《汽车抵押合同》《北京小客车指标服务协议》。

《等深线》记者 郭婧婷 摄影

《北京小客车指标租赁协议》需标主、租标人及中介机构三方签署协议,协议中要求租标人每年为该车辆购买交强险和商业险,其中三者责任险包赔额度不低于100万元。协议中,对租赁双方的车辆使用权进行限定,租赁期间,虽然车辆在标主名下,但双方一致确认,该车辆使用权、所有权、处分权归属租标人,租标人及利害关系人保证不得对此车辆主张任何权利、附加任何义务。

《等深线》记者 郭婧婷 摄影

《汽车抵押合同》签订,是租赁备案最重要的环节,标主提供名下配置指标或更新小客车指标,租标人提供汽车。标主通过将车辆抵押给租标人,抵押金额为租标人购买的汽车价格,抵押率为100%,抵押年限等于租赁年限。这样,租标人便拥有在一定期限内的使用权,而这最终将体现在机动车登记证书(绿本)上,这套流程就是王涛口中的“备案”。

关于租赁期间债务问题,《汽车抵押合同》第三条也有注明,在合同签订10日内到有权部门办理抵押登记手续。抵押期间,若标主有其他债务,本合同所抵押之车辆,租标人在任何情况下均享有优先受偿权,标主不能把车辆偿付或抵押其他债务。

《等深线》记者 郭婧婷 摄影

《北京小客车指标服务协议》则为租标人同中介机构进行签署,协议中,机构承诺保证租赁期间指标正常使用。王涛向记者展示完成备案后的“绿本”,有租标人的名字及身份证号,抵押日期出现在绿本抵押登记备注一页中。

“车管所备案后,虽然车是标主的名字,但是其没有任何处理权和抵押权。如果标主要回指标,他要付给你此前抵押车价格,而此时车已经贬值,对标主来说不划算。”王涛再次强调这一信息。

当记者提出个人是否可以办理抵押租赁时,王涛说自己前去办理需要真正转账凭证、转账合同、借款合同等材料在手。而他们经手办理,是不需要这些手续的。“每份抵押合同上有相应编号,能否备案,要取决于车管所是否认可这个合同,这也是市面上能做备案的中介数量少的原因。”

记者咨询的10家京牌中介中,仅有一家可提供车管所抵押备案服务。

在王涛看来,抵押备案是最有保障、最安全的租牌方式。为佐证他的说法,他向记者讲述了几个故事。

有客户曾经在花乡二手车市场找一家中介租牌,期限20年。标主和中介签定协议是租3年,但中介和客户却签了20年。中介在租标人这里收了20年的钱,给标主3年的租赁费用。标主发现此事,便要收回车牌,此时客户刚买新车,牌子还没来得及上,中介已经杳无音信。

另一个客户,之前从个人那里租得指标,有一天下楼发现车牌不见了,后来才知晓,租给他指标的人并非标主,而是另一个租标人。标主发现此事,打听到客户的地址,跑到他所在小区,把车牌卸掉拿走了。

“以前可以收一些外地身份证的北京指标,那些人可能就是离开北京再也不需要了。但是关于上牌的新规定出台以后,这些当年买断的车标就没法用了,因为没有最新的身份证也没有新的北京居住证,对方很多连人都找不到了,更别说要求对方回来配合或者视频配合了。”王淼谈道。

在当下的政策和规定环境下,车商购买陌生人指标的情况逐渐减少,王淼向记者谈道,他现在手中的指标基本都是通过认识的朋友拿到的,很难按照市场价评估。而上述销售总负责人也透露,其公司的车标大多是公司自有的,比如很多是通过收购其他公司,达到收购这些公司所持有的车标的目的。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看到一份相关价目表,在抵押租赁获得北京号牌的模式中,职业的稳定性也会对价格有所影响。教师、公务员等工作较稳定的车标,价格相对偏高一些。而外地身份证或被评估未来难以再找到人的,多数都是一锤子买卖,价格也相对偏低。当然,由于是一对一的互相选择,如果租用车标的人能提供良好的信用证据,也会有一些价格的谈判空间。这样的浮动大约在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短期租赁的模式相对简单,操作起来也比较容易,不过相应的成本也比较高。一般是按月或按年计算费用。在记者询问明年新规定实施后车标价格会不会涨的问题时,二手车中介张某给记者的建议是:先把车标短期出租,如果遇到合适的价位再选择完全卖出。

而通过收购公司来收购车标的做法,通常中介不会推荐给个人用户。虽然这种做法更合理合法,但也是几种方法中成本最高的。并且这种做法中,要涉及对该出售的公司进行财务方面的审计以保证没有债务和违规等,这无疑也会增加成本。这个做法的价格在市场上没有报价,都是一事一议的。

王淼同时谈道,作为二手车经销商,他们反而不倾向于北京身份证的车标。“因为我们一般倾向于要能买断的车标,但以往的经验看,北京本地人通常不穷到一定份儿上,都不会卖车标。但真特别穷的,我们很担心对方会有财产上的纠纷,到时候我们的车因为挂在这样的人名下而被冻结,会得不偿失的。”

而个人租用车标,反而会倾向于北京本地人互相交易。“出了事,至少彼此能找得到人啊。或者未来万一需要对方配合办理一些什么手续,也能找到人,哪怕对方要求多加些钱也行,总比最后不能用了强。”张某表示。

责任各担 损失难估

王哲(化名)是北京人,以往上班就在家附近,也就没考虑过买车。2011年怀孕后,希望买辆车,于是开始参加摇号,摇了4年没有中签,最终不得已选择了租车标。“孩子越来越大,带他出去玩或者上各种兴趣班什么的,真是需要一辆车。”

王哲跟对方以签订合同的方式约定,车租用到自己摇到号为止,在此之前对方不得收回。而王哲需要承担的责任是,为购买的车辆上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同时承诺车辆使用产生的全部责任均由王哲方承担。

“按说租车标不合规吧,那签订的合同能有效吗?”面对记者这样的疑问,北京花乡某别克4S店销售顾问吕某给出的解释是:“不签更没有保证,至少这些合同都是律师起草的,多少能有一定的约束。”

对此,清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洋律师给出的解释是:“此类合同一旦进入诉讼程序,目前北京法院的态度一般认定为无效。起草和签署此类合同的目的更多是还原当时的事实,尤其是车辆为哪一方出资购置的。这样,一旦进入诉讼程序,至少可以保证法院能够对事实认定清楚,双方租赁车牌的真实意思表示明确。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在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结婚、离婚并无真假之分。只要男女双方履行了结婚登记程序,就产生结婚的法律效力。一旦被发现采取欺诈手段获取车牌指标,自己取得的小客车指标可能会被撤销、注销。

同时,《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李冉(化名)也是北京当地人,今年45岁,由于最近急需用一笔钱,他想把他67岁的母亲名下的车带着指标一起转出去,采用背户买断的形式,价格是7万元。中介帮他寻找到一位想购买100万元奔驰的需要车标的人。面谈之后,对方担心的问题是,车标主年纪太大,如果在约定期内去世,儿女主张遗产权利时会不会要回车标使用权。最终这个交易没有达成。“我已经答应给对方写一份保证书,保证不会追索这个车标,但对方还是不放心。对方可能觉得,涉及遗产可能产生更多的麻烦,所以不太敢要。”

对于租用车标的法律风险,刘洋给出的解释是:“司法实践中,近年来北京法院主要倾向于认为此类借用/租用买车指标的协议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一般认定其为无效合同。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法院的审判思路为,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不准予上道路行驶的登记,并非机动车所有权登记;倾向于不认可牌照/指标的借用、租用关系,对牌照借用人基于继续使用牌照/指标为前提的其他诉求不予支持。”

也就是说,按照最近的判例来看,如果能认定车辆所有权的话,财产的损失可以降到最小,但是租用关系也会相应解除。

“选择结婚形式的话,如果担心财产受损失,可以做个婚前财产公证,不过成本肯定又得增加。而且婚内转移的并不是车标,而是这个车标下的车辆财产,所以整个流程具体应该是两个人领结婚证,然后用出卖方的指标买车,买完后全部过户到购买车标人的名下,最后再离婚。”花乡二手车市场另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车标中介谈道。在他看来,这确实也涉及到这辆车是属于婚内财产的问题,更保险的做法是,婚内买一辆几千块钱的便宜二手车,拿到指标离婚后,再置换自己想要的车。

该中介还对记者谈道,如果担心租用的车会当成车标主的财产被处置,可以做质押处理,并到车管所备案。

对于此,刘洋给出的提示是:车辆质押,本质上应该是为了担保一项主债权的履行而进行的,如果为了办理质押再虚构一项债权,对于出租车牌的人的风险,出租者也应该会考虑到,因此,此方式能否操作很大程度上需要看双方的意愿。刘洋提示大家签署任何文件协议之前,均应务必清楚地了解该文件体现的内容和对自身将带来的潜在风险。

而除结婚过户以外的任何一种形式,都存在一种风险,即车标无法使用或者租用期限到期后,自己又没有别的车标资源或者自己没摇到号,就需要把车强行处理掉,损失也是很大的。

记者采访发现,最近还有一种“租用车标”形式,多在大型4S店出现,与前几年出现的“以租代售”形式类似。而以往“以租代售”的形式曾被紧急叫停。而如今,为了规避直接出租车标的嫌疑,4S店要求需要车标的买车人必须以金融贷款的形式买车,而贷款所要偿还的利息会比银行贷款更高,因为实际加入了租赁车标的费用。

“4S店跟买车人约定好的时间,对方不会再跟你续延,因为他们更大的利润来自于卖车和贷款,单独出租牌照的钱他们看不上。”王淼解释, “所以这种形式你也要酌情考虑。本来就是强迫贷款,成本就高。并且通常4S店公对公提供给你的车标,多数都属于与汽车租赁公司合作得来的,对于我们二手车商来说,挂在公司车标上的车,会比私人车标的车评估得更便宜。这无形中又是一笔成本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