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用名字缩写做公司名称的老板辞职了 GQY视讯发生了什么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严沁雯)讯,郭启寅辞职了,从那个以他名字拼音首字母缩写命名的GQY视讯。

6月25日,GQY视讯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6月24日收到郭启寅的书面辞职报告,其申请辞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同时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同时,在郭启寅辞去上述职务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与此同时,GQY视讯实际控制人股权转让也已经完成,公司实控人已由郭启寅、袁向阳夫妇变更为开封市人民政府。

至此,除了仍持有公司12.03%的股份,郭启寅与他的GQY视讯没有了任何关系。

从业绩不佳到卖资产保壳,从股东减持套现到开封市人民政府接盘,现如今董事长也辞职了,GQY视讯这些年可没让投资者省心。

蹭热点还是“GQY情怀”难以割舍?

股票简称是由董事长名字拼音首字母命名的,纵观整个A股市场,似乎再也找不到比GQY视讯更“自恋”的公司。

虽然现如今公司的“灵魂人物”郭启寅已经辞职,不过曾经的改名故事却让人看到了公司对“GQY”的“情真意切”。

公开资料显示,不同于现如今所处的电子行业板块(申万一级),在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之前,GQY视讯还是属于安防行业的,主营业务为大屏拼接显示系统。2014年2月,在机器人成为热门概念之际,GQY视讯宣布将正式进入机器人发展阶段。

另一方面,这一业务变化也让公司开始动起了“改名”的脑筋。

2015年7月,GQY视讯发布公告称,“宁波GQY视讯股份有限公司”不能反映公司未来整体战略转型及智能机器人产业方面的布局,也不能更贴切地反映公司今后发展的业务特征。为了使公司名称能更准确地反映公司的发展方向和业务特征,更好地提升企业品牌形象和品牌价值,公司董事会拟对公司全称进行变更。同时,在公司全称还未重新拟定的情况下,公司就更名事项向全体股东和广大投资者征求意见。

不过,据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根据当时最新工商法规规定,企业名称中不得使用英文字母。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改名将失去“GQY”这个标志,这显然是公司难以接受的。GQY视讯表示,若将“GQY”这个标志从公司名称中摘去,将对公司的产品、客户、经销商、员工等相关方造成巨大影响,所以没有继续实施这一更名事项。

业绩变脸、卖资产、股东减持套现 能踩的坑都踩了

真改名还是蹭热点,这个问题先放一边,GQY视讯这些年在A股的表现不乏让投资者头疼的“坑”。

上文说到,公司上市之后才有了机器人业务。然而即使有了向机器人业务的转型,GQY视讯的业绩却未见起色,这一业务对主营收入的贡献也是十分微薄。

同时,财联社查询公司历年财务数据发现,自上市之后,公司的业绩便一年不如一年,截至目前总共也没赚到5000万元。

2018年,公司实现扭亏转盈利,据财报显示,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亿元,同比增长47.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76.56万元,成功保壳。

在这一盈利数字背后,GQY视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其实是亏损的,高达-5263.26万元。背后的原因主要在于,公司在报告期间处置了宁波环城西路南段88号的房产,实现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约4577.05万元。

深交所针对公司2018年的年报也发去了问询函,要求GQY视讯说明公司盈利能力未得到实质性改善的原因、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不确定性和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变动趋势与收入和净利润变化不一致的具体原因等。

在公司业绩惨淡的另一面,公司的股东也没闲着,这其中也包括公司原董事长兼实控人郭启寅。在公司转型机器人的同一年,其便于9月通过大宗交易减持824万股股票,套现1.6亿。其配偶袁向阳则减持176万股,套现3363万元。

除此之外,自上市以来,公司其他重要股东也在减持套现的路上越走越远。

来源:东财Choice数据

截至6月25日,郭启寅还持有公司股份51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03%。除了未来的减持可能,GQY视讯实控人变更,公司的名称会改变吗?主营业务又会有所改善吗?这些问题只能在未来得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