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首诗辨别一个人是否真的懂诗词?

有朋友发了一首诗,说可以通过是否能理解这首诗的格式来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懂诗词。

诗词的概念很广啊,有古诗,现代诗,散文诗。

现代诗和散文诗重在阅读理解,感受诗作者的汹涌诗意,你能体会到作者的传达,你就懂了。而现代诗的格式、体制相对自由,有利于浪漫感情的抒发。没有一个固定标准,自然也无法从文体上来看出写作者是否真懂诗词,区别还是在于诗心的有无。

“轻轻地,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是诗。

“我啥都没拿就偷偷摸摸地走了”这就不是诗。

以上是玩笑。

数寒星

檐下数寒星

不知蚊热情

怕惊云上月

心颂到天明

朋友拿出这样一首诗来,说可以判断出是否真懂诗。这就很明显了,说的懂诗词是指近体格律诗。

古诗分为古体诗和近体诗,不合格律的,一概归入古体诗。而合平仄的,就是近体诗。这首诗首先肯定是绝句,至于是古体诗中的“五古”,还是近体诗中的“五绝”,懂格律的人一分析便知。所以题主的问题实际上还是用平仄格律来区分是否真懂诗词。

“檐下数寒星 ”,平仄为“中仄仄平平”,这在五绝的平仄格式中属于仄起押韵格式,即“仄仄仄平平”,我们先不看诗,推出整首诗的平仄,再看是否合律:

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也就是从平仄上来说,符合这个格式,就是近体诗五绝。

但是我们看到第二句“不知蚊热情 ”平仄为“仄平平仄平”,按理说首字可平可仄,但是这一句首字为“不”,则会变成“仄平仄仄平”,除了韵脚之外整个句子只有一个平音,这就犯了格律诗的大忌——“孤平”。如果是这样,那这就是一首古绝了。但是第三字“蚊”字发平声,这就比较明显是在这个位置做出一个针对孤平的拗救。

这句为拗律。

再看第三句“怕惊云上月”,“中平平仄仄”,第四句“心颂到天明”,“中仄仄平平”都是合平仄的。

所以,从平仄判断,这是一首拗律五绝。

当然,还要看韵脚。这很明显是首新诗,如果用新韵来判断,“星”、“情”、“明”都属于一个韵部“十一庚”,所以是押韵的。

如果一定要平水韵,“星”属于“九青”韵部,“情”、“明”属于“八庚”部,严格来讲是不押韵的。

但是,这种首句押邻韵的格式在近体诗里面是允许存在的,还专门有个名称,叫做——“孤雁出群格”。

所以,不管平水韵还是新韵,这就是一首五绝。

写这首诗的人是花了心思的,将平仄格式的变格、拗救、领韵通押这些比较特殊的情况都放到一首诗里面,相当于一个坑。

不过话说回来,从诗意上来说,更像一首打油诗。而且第二句的拗律读起来并不顺口,也许是“蚊”字和“情”字韵母大致相同,读起来有重韵的感觉。

是首五绝,但不是一首好诗。